-***可惜,一直以來,他都把她看成了那些貪圖權利的富家千金,所以,雖然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可是,厲庭州卻從來不屑去找她。

“喬靈希,你知道你說這番話,會惹怒我嗎?”厲庭州臉色沉鬱了下去,故作冷酷的問。

喬靈希怔訝的抬起頭,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淚,自嘲道:“惹怒你又能怎麼樣?反正以你現在的權勢,你想報複我,也不過是你一句話的事情。”

喬靈希看著手背處的一片濕潤,暗自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哭啊?

她為什麼要在他的麵前示弱?

這不是擺明著給他機會來嘲笑自己嗎?

也許是積壓了太久的悲哀,纔會在那一瞬間觸動淚點,令她想要發泄出來。

“我爺爺逼迫我必須娶你為妻,我也是身不由己的!”厲庭州這才道明瞭自己的來意。

既然要跟喬靈希好好的談判,他就必須把實話交底。

喬靈希震驚,果然,這個男人不是自願找上她的,原來是他爺爺逼迫他來的。

“你可以不娶我,相信你肯定可以說服你爺爺!”如果這是個原因,喬靈希覺的還有轉還的餘地。

“醫生說我爺爺時間不多了,最多半年,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是一個孝子,我不願意讓我爺爺死不瞑目,我必須娶你為妻,讓他走的安心!”厲庭州臉色恢複如常,隻是聲音依舊透著他獨有的淡漠。

喬靈希皺緊了眉心,這個男人憑什麼覺的,她會嫁給他?

“就算你有你的苦忠,可我也有我不嫁的理由,你也看見了,我有兩個孩子,如果讓你爺爺知道你娶的我竟然有孩子了,隻怕會讓他更生氣,這樣對他身體也不太好!”喬靈希也漸漸冷靜下來,隻要厲庭州還講道理,那麼,好好的跟他交流,也許會比激怒他更有效果。

“我隻需要半年的時間,這半年時間,隱瞞孩子的事情,我自信可以做到!”厲庭州語氣中透著自負。

喬靈希一聽到他竟然要讓她的孩子被隱藏起來,不見天日?

“我不答應,我不會跟我的孩子分開,哪怕一天!”孩子是她的命,她怎麼可能答應?

“我不會讓你們分開的,相反,我還會給你的孩子安排最好的教育,保證他們的安全,你還會得到一筆可觀的婚姻財產,足夠你和你的孩子過完下半輩子!”厲庭州拋出他誘人的條件。

喬靈希擰起了眉頭,有些不信任的望著他:“我還是不想冒險,要不,你去勸服你爺爺吧,你們家世這麼好,想要嫁給你為妻的女人肯定多到數不清,你挑一個出身美貌人品都一流的女人結婚,相信你爺爺也肯定會非常開心的。”

“我爺爺和你爺爺曾經是戰友,你爺爺救我爺爺的時候,被炸斷了一條胳膊,我爺爺一直都記住這件事情!如今,你們喬家雖然冇落了,可我爺爺在臨死前不想違背當初跟你爺爺訂下的契約,我必須娶你為妻!”厲庭州神色中透著冷靜和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