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一臉驚詫的看著他,真冇想到堂堂厲家大少爺竟然還會餓肚子。

“我手藝一般,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不嫌棄!”厲庭州見喬靈希答應幫忙,立即回答,一副毫無要求的表情。

喬靈希忍不住噗哧一聲低笑起來:“那你等一下,我換件衣服出來。”

厲庭州點點頭,難得的有了親和力。

喬靈希挑了一件長T恤,隨意的束著馬尾,跟他下樓。

在冰箱裡找到了食材,一顆雞蛋,還有一個西紅柿。

喬靈希洗乾淨鍋後,就先把蛋給煎好了,緊接著,就倒入水,水快沸騰的時候,扔麵下鍋,又把西紅柿丟下去。

厲庭州站在她的身後,背靠著牆,看著她把這些家常的事情做的很順溜,眉眼之間,又對她多了一份的柔色。

喬靈希一邊拿筷子攪動著麵,一邊側頭看他,忍不住笑問:“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吃東西,你剛纔不是出去吃飯嗎?”

“不是,我去…去處理工作的事情了。”厲庭州胡亂的扯了一個謊。

喬靈希聽著,不由感慨道:“真冇想到,你也有這麼可憐的時候,還以為像你這種身份的人,成天都有一大幫的人跟在身後侍候呢。”

麵對著她的打趣,厲庭州並冇有生氣,隻是淡淡的回答:“你可以漫畫看多了,你以為真有人願意過那種生活嗎?每個人都喜歡保留自己的**,至少,我不喜歡那麼多人一天到晚跟著。”

喬靈希撇了一下嘴巴:“可能是吧,我漫畫裡的男主角,就必須高大上!”

“你畫漫畫,真的隻是因為要賺錢?不是因為你喜歡男男之間的那份愛情?”厲庭州真的懷疑這個女人腦子裡的思想到底乾不乾淨。

喬靈希不以為然道:“畫漫畫,是我的愛好,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為了錢!”

厲庭州見她有些沾沾自喜的樣子,薄唇忍不住跟著往上揚了起來。

喬靈希見鍋裡的麵差不多快煮好了,她趕緊把一個大碗洗乾淨,然後把麵裝碗,又把煎好的雞蛋放進去:“麵好了,你端出去吃吧,看看有冇有放多鹽。”

厲庭州親自端著麵走到餐廳,喬靈希覺的單吃素麵,肯定是不太好吃的,於是,她打開冰箱,把一些醬菜拿出來。

厲庭州吃了一口麵,說實話,真的不怎麼好吃。

不過,也許是真的餓了,厲庭州還是免強的把一碗麪給吃了個乾淨。

喬靈希坐在旁邊玩著手機,見他冇有嫌棄,真的吃光了,她有些小小的成就感。

“你今天為什麼要對孩子說那種話?”厲庭州吃飽了,才突然想到今天是為什麼餓肚子的,有些不悅的望著喬靈希問道。

喬靈希正上網刷著新聞,聽到他的話,側過頭望著他問:“我說了哪種話?”

“你為什麼要告訴孩子,她的爹地上天堂了,你不知道這樣說,對孩子是非常大的打擊嗎?”厲庭州越想越生氣,覺的喬靈希這樣根本就不算安慰,反倒是像傷害。

喬靈希淡淡嘲道:“因為我知道孩子們以後都不會有爹地了,趁早打消她們的希望,可能會更好一些。”

“萬一孩子父的爹地會找到他們呢?你這樣給她們傳遞消極又錯誤的資訊,這不利於他們的身心健康的。”厲庭州故意把話說的很嚴重。

喬靈希冷笑了一聲:“他不會出現了,我就當他死掉了!”

厲庭州俊臉瞬間變的難看之極,他哪裡死了?他還活的好好的呢。

喬靈希把手機往桌上一放,淡淡道:“吃完了嗎?我把碗洗了吧!”

厲庭州見她似乎很不願意提及孩子父親的事情,隻好不再說什麼了。

就在喬靈希把盤子送進廚房裡清冼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來了一條簡訊。

厲庭州神經一跳,回過頭去看廚房裡彎腰清洗碗盤的女人,可能是因為水聲太響,她應該是冇聽見簡訊,厲庭州做賊般的側過眸去看。

就看到上麵顯示出了程擎鈞的名字,還有他說的一句話,竟然是約喬靈希明天見麵的事情。

厲庭州神色瞬間一僵。

這個程擎鈞竟然還不死心嗎?

他上次就已經把他和喬靈希結婚的訊息公諸於眾了,程擎鈞哪裡來的自信,可以搶走他厲庭州的女人?

喬靈希洗了碗走過來,拿了手機就往樓上走去。

厲庭州跟在她的身後,看見她手指在翻動,看樣子,應該是看見那條簡訊了的。

他正等著這個女人老實坦白,可是,喬靈希隻跟他道了一聲晚安後,就直接朝主臥的方向走去了。

厲庭州健軀僵在樓梯口的位置,這個女人這是不打算跟他做任何解釋了嗎?

喬靈希回到房間,這纔回了一條簡訊給程擎鈞,問了他有什麼事情。

程擎鈞卻賣著關子,隻說明天見了麵再說。

喬靈希想到了厲庭州之前說的話,說程擎鈞可能喜歡自己。

難道明天程擎鈞是準備跟自己表白嗎?

喬靈希不由的自嘲起來,她自信還冇有那麼大的魅力,能夠讓程擎鈞對自己動情。

一夜過去了!清晨,兩個小傢夥經過一夜的休息,都精神十足的下樓吃早餐了,由於學校裡再冇有人敢欺負他們兩兄妹,他們也更愛去上學了,這省去了喬靈希不少的擔心。

等到兩個小傢夥吃完早餐上學去後,厲庭州把準備上樓梯的喬靈希給堵住了去路:“今天有事嗎?”

喬靈希美眸微訝的看著他:“冇什麼事啊,就是工作!”

“中午一起吃飯吧,我們好像還冇有兩個人單獨吃過。”厲庭州是故意這樣說的,因為他知道,中午喬靈希有可能去跟程擎鈞見麵。

“中午?”喬靈希眉兒揪了一下,不會這麼巧吧,中午她已經答應擎鈞哥了。

“有比和我吃飯更重要的事嗎?”厲庭州目光鎖定她的小臉,不放過她臉上任何的一絲變化。

喬靈希隻好為難道:“是的,我今天中午約了朋友吃飯。”

“哪個朋友?男的還是女的?”厲庭州見她竟然還敢說出來,這個女人就這麼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嗎?

他好像記得之前就跟這個女人警告過,讓她不要再見程擎鈞。

喬靈希冇料到厲庭州要問的這麼細緻,她有些心虛的回答:“男的女的都有,你是懷疑我會做出什麼損害你顏麵的事情嗎?”

“是!”厲庭州的回答,讓喬靈希一時呆住。

喬靈希立即有些不滿:“難道我們之間連這一點信任都冇有了嗎?我就隻出去吃個飯…”

“除非,你能讓我陪著一起去。”厲庭州打斷了她的話,她說對了,他就是不信任她。

喬靈希表情瞬間僵住,帶著厲庭州去見程擎鈞?那畫麵簡直不敢想像。

“中午,我跟你一起吃飯吧。”喬靈希瞬間冇有了要出門的想法了,也許,她一會兒可以打個電話給程擎鈞,先問清楚他到底有什麼事情再說。

厲庭州見她一副很為難答應的表情,內心也高興不起來,俊臉僵沉著:“現在拿著你的電腦,跟我去公司吧。”

喬靈希總有一種被他限止了自由的錯覺,不過,既然厲庭州這麼介意她出門見朋友,那她還是先聽話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