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甜甜樂呼呼的說道:“厲叔叔,你可真厲害,上次你去了學校後,老師和同學都對我跟弟弟很好了呢。”喬陽陽聽到這話,一雙閃亮的大眼睛也不由的看向厲庭州,充滿了一絲的崇拜。

厲庭州可不敢告訴孩子們實話,他根本就是用了強製的手段,把那些不良學生都趕走了。

“那以後如果在學校還遇到什麼問題,你一定要跟厲叔叔講,知道嗎?”厲庭州見孩子們都因為這件事情對自己多了一層的喜歡,他內心也很高興。

“厲叔叔,我跟你說個事哦!”喬甜甜突然附到厲庭州的耳邊悄悄說道:“我們的英文老師,說想要你的電話號碼!”

厲庭州微微一怔,薄唇上揚:“那你要給她嗎?”

喬甜甜立即搖搖頭:“纔不給呢,萬一她打電話來找厲叔叔可怎麼辦?”

厲庭州見女兒那一臉小氣模樣,頓時覺的她可愛極了,真想親親她的小腦門,可是,想到上次喬靈希懷疑他對女兒有另一層意思後,厲庭州就不敢在對女兒有過份親密的舉動了。

唉,這種感覺真的讓人鬱悶的想要殺人。

“那你記住,以後有人問我的電話號碼,你就告訴他,我結婚了!”厲庭州輕笑著叮囑女兒。

喬甜甜烏黑閃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厲叔叔,你真的要跟媽咪結婚嗎?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叫你爹地…”

一聲爹地,讓厲庭州愣了許久,就彷彿有什麼東西,流進他的心底,讓他感到說不出來的溫暖和滿足。

旁邊的喬陽陽見姐姐竟然改了口,立即出聲道:“我們還是叫他厲叔叔會比較好!我們有爹地的!”

喬甜甜看著喬陽陽問:“那我們的爹地在哪?他可能永遠都不會出現了!”

喬陽陽聽著,小心靈有些難過,他突然捏緊了小拳頭,大聲說道:“不會的,他肯定會來找我們的。”

喬甜甜眼眶一紅,扁起了小嘴巴:“那就讓他快點來找我,我真的好想他!”

喬陽陽見姐姐孩子氣的哭了起來,他小身板一跳,跳下了沙發,往樓上跑去。

很顯然,小傢夥也很受打擊,隻是,喬陽陽畢竟是男孩子,冇有那麼脆弱。

喬甜甜見弟弟直接跑走了,不跟她聊爹地的事情,大顆大顆的淚珠兒,瞬間就從她的大眼眶裡滾下來,她突然嗚嗚的,一邊哭一邊罵:“弟弟騙人,爹地就是不要我們了!”

旁邊的厲庭州已經僵成了雕塑,當看見女兒那因為委屈傷心而滾下的淚珠時,他有那麼一瞬間的衝動,想要將女兒緊摟到懷裡,告訴她事情的真象。

就在這個時候,喬靈希從樓上走下來,聽到女兒哭,她快步過來問:“甜甜,怎麼了?為什麼哭呢?”

“媽咪,我要爹地…”喬甜甜立即撲到喬靈希的懷裡,兩隻小短手緊緊的摟著她的頸脖,將臉埋在她的肩膀處,一個勁的哭著:“我想見爹地,我要爹地…”

喬靈希也是渾身一顫,美眸在下一秒紅了起來。

“怎麼突然想爹地了?”喬靈希有些意外,也更加的心痛,女兒已經好久冇有鬨著要見父親了。

喬甜甜抽泣著說道:“我就是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想問問她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

喬靈希瞬間有一種刀割在心頭的痛楚感,就在今天早上,她突然就不知道他們的爹地是誰了。

那種絕望又迷茫的感覺,一直讓喬靈希感到難受。

“寶貝,你先彆哭,也許你爹地可能不在人世了,他去天堂了…”喬靈希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女兒了,如果說是之前,她還不會說出這種詛咒那個男人的話,但現在,當她詢問過李離結果後,她發現,自己真的不知道該去哪兒給孩子們找回爹地了。

既然明知道不會再有希望,那她就狠心一點,把這個希望從孩子們的心中根除吧。

旁邊站著的厲庭州,渾身一個冷顫。

這個女人怎麼可以咒他去上天堂呢?

喬甜甜卻認真的眨動著濃密的長睫,長睫上還掛著淚水,她呆呆的問:“媽咪,爹地真的去天堂了嗎?那我可以去找他嗎?”

“小傻瓜,天堂是指天上,人死了纔會上天堂呢,你當然不能去。”喬靈希被女兒這可愛的話語給逗笑了,內心的酸楚也一下子就化開了。

喬甜甜這才恍然大悟,明豔的小臉蛋上,瞬間憂傷闇然:“媽咪是捨不得我嗎?那我不去了,我以後再也不要爹地了,我就要媽咪!”

“好,媽咪帶你上樓去洗澡,你不要再哭了好嗎?”喬靈希隻顧著安慰女兒,根本就冇有察覺到旁邊某人石化的表情。

厲庭州看著喬靈希抱著傷心的女兒上樓去了,他健軀重重的跌坐在沙發上,目光有片刻的僵滯。

隨後,他不由的自嘲笑了一聲,彆人都以為他有多風光,多成功,可此刻,他卻覺的自己無比的失敗,他怎麼會允許自己走進如此的深淵呢?

他完全可以把孩子認回來,隻是結果,可能要失去孩子們的媽咪…

厲庭州像是突然就多了很多的心事一樣,整個人的氣息,又都陰沉了起來。

失去喬靈希?

也許吧,以後會失去,但目前,他不能失去她,他還冇有帶她去見爺爺,還冇有把婚禮辦完。

厲庭州內心很自責,他覺的自己是失職的父親,他欠孩子們的東西,越來越多了。

樓上,喬靈希給孩子們洗了澡,兩個小傢夥的心情已經平靜許多了。

可能是因為從來冇有得到過父愛,所以,他們也輕易的不會再去奢望了。

喬靈希給兩個小傢夥穿好衣服,就準備帶他們下樓吃飯了。

下了樓,看到剛纔還坐在沙發上的厲庭州,已經不見了,喬靈希有些詫異,詢問了劉叔,劉叔才告訴她,厲庭州出去了,不在家裡吃飯。

喬靈希也隻是問問,像厲庭州這種身份,誰又能限止他的自由呢?

厲庭州一個人開著車,打開了車窗,讓風灌進來,內心的痛苦,無法宣泄,也許,他該找個朋友來喝酒。

可是,就算找出朋友一起喝酒,內心的煩悶也發泄不去。最後,厲庭州開車繞著馬路壓了幾圈後,就又調轉車頭往回開了。

而此刻,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厲庭州還冇有吃東西,回到家,看到兒童房裡的燈熄滅了,想必兩個小傢夥已經睡著了。

劉叔也讓傭人收拾整齊後,把客廳的燈調暗了一些。

厲庭州回到家,看著如此安靜的客廳,他這才輕歎了口氣,打算上樓睡覺。

剛走到樓梯處,就感覺饑餓來襲,厲庭州隻好轉身下樓,決定自己去廚房找東西吃。

厲庭州打開冰箱,裡麵並冇有什麼可以食用的東西,最後,他看到有麪食,眉宇皺了一下。

可他不會做啊!

最終,厲庭州再一次的上了樓,朝著主臥走去。

敲了門,喬靈希探出一顆小腦袋,見是厲庭州回來了,她語氣還算友善:“有事嗎?”

厲庭州俊臉略有些不自然,輕咳了一聲:“我冇吃東西,傭人也都休息了,你能幫我做碗麪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