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他就打了一個電話,隨後,在喬靈希車子的後麵,有兩輛黑色的轎車,正不遠不近的跟上喬靈希的跑車。

喬靈希到底程星星的小區樓下時,程星星已經下樓來接她們母子三個了。

“星星姐姐…”

“叫我什麼?”

“乾媽…”

“這才乖嘛,來,每人獎勵一顆糖!”程星星伸手從衣袋裡拿出糖來,一人一顆。

喬靈希看到好友,隻感覺連空氣都是自由的。

上了樓,兩個人一起幫孩子洗了澡,然後讓孩子們自己在外麵看動畫片,兩個人跑房間裡去閒聊了。

喬靈希靠在窗前,看著窗外的夜色,神情難掩悲傷。

“怎麼了?”程星星走過去抱住她:“怎麼看你好像又有更多的心事了?在厲家過的不好嗎?”

喬靈希內心的那種感覺,令她想要爆炸,她覺的,她必須要找個人聊聊了。

“星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嗎?”喬靈希看了一眼門外,壓低了聲音說道。

程星星一聽,立即就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點頭:“對啊,對啊,我想知道啊,你現在要告訴我了嗎?好激動!”

“我原本以為會是孫靳澈,可我已經拿到他的DNA和孩子們的比對過了,才發現,他不是!”喬靈希已經不想給好友製造神秘感了,她隻是很平靜的在說這件事情。

“什麼?”程星星還是被驚住了,很快,她捂住了嘴,小聲道:“孫靳澈?我滴天啊,靈希,你怎麼會懷疑是他?”

喬靈希苦澀的歎氣:“我媽跟我提過,說五年前睡我的男人,就是孫家的人,我想著,孫家就孫靳澈一個兒子,不是他,還能有誰?”

“那現在…孩子不是他的,那又是誰的?”程星星也吊起了一顆心,感覺事情變的很不妙。

喬靈希掩住了臉,一副冇臉見人的表情:“我懷疑是孫家的幾個老男人…”

“啊,我去,你不會懷疑是孫靳澈他爸或者他叔叔之類的吧?”程星星說出這些話,也被噁心到了,渾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喬靈希崩潰的站都站不穩,直接跌坐在飄窗上麵,痛苦失聲道:“我明天就去找李離問清楚,我一定要讓她說清楚,她到底把我賣給了誰?”

“要,一定要,靈希,你堅強一點,不管事情怎麼樣,你現在都必須堅強。”程星星抱住好友,輕聲安撫,可是,她內心也很難受。

“星星,我好害怕!”喬靈希擁緊了自己的膝蓋,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彆怕,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程星星能感覺到好友那種絕望崩潰的感受,她內心也很不好過,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這一夜!

對於玩累的孩子們而言,睡的很香甜,可對於喬靈希來說,卻是漫長的無邊無際。

她又失眠了,早上起來,臉色更加的不好看。

今天孩子們要上樓,喬靈希一大早就把兩個小傢夥送回了厲家,由劉叔親自送去學校。

喬靈希隻把孩子們送回來了,她自己開著車又出去了。

厲庭州坐在餐廳裡,等著喬靈希進門,卻發現,隻有兩個小傢夥跑了進來,跑車遠去的聲音,讓男人的臉色又蒙了一層的寒霜。

好歹,她也是他厲庭州的正牌妻子了,回到家,連門都不進,這是幾個意思?挑戰他的權威嗎?

“厲叔叔,你吃完早餐了嗎?”喬甜甜跑過來,笑嘻嘻的問。

厲庭州就算對喬靈希有再多的不滿,在看見女兒和兒子的小臉蛋時,他的表情都是非常喜悅的。

“甜甜,過來,厲叔叔抱你坐到椅子上吃早餐!”厲庭州溫柔之極的說完,把把喬甜甜放到了兒童椅上坐穩。

隨後,厲庭州親自給小傢夥遞牛奶,還有替她把麪包沾上醬料。喬陽陽也被厲庭州這麼細心溫柔的照顧著,可是,他一雙雪亮的大眼睛,卻盯著厲庭州各種審視。

小傢夥也是很敏感的,他昨天發現媽咪眼眶紅紅的時候,他就猜到,肯定又是跟厲庭州吵架了。

隻是,為什麼昨天他跟媽咪吵了架,現在又對他和喬甜甜這麼好呢?

難道這是他偽裝出來的嗎?

喬陽陽眯起了大眼睛,可是怎麼看,厲庭州都是一片真心誠意,不像在偽裝啊。

奇怪了,難道媽咪哭了,不是因為跟他吵架嗎?

那又會是誰欺負了他的媽咪?

是他們真正的爹地嗎?

孫靳澈?

喬陽陽其實已經知道這個名子了,他在媽咪的惡夢中聽到的,隻是,他一直默默的記在心底。

他想著,等有一天回國了,他一定要去找孫靳澈,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能不能做他的爹地,能不能替他好好的照顧媽咪。

喬靈希開著跑車,返回到程星星的住所,隨後,兩個人一塊兒開著跑車,直奔李離現在的住所了。

喬靈希至所以知道李離的住所,全是因為媽媽唸叨個不停,說李離這種惡毒的女人,命還真好,竟然又讓她找到一個有錢的老頭子了。

想到媽媽,喬靈希皺起了眉頭,媽媽上次不是說要買飛機票回來找她的嗎?

怎麼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喬靈希現在也不想去管媽媽的事情了,她肯定又是哪裡玩開心了,又忘記她這個女兒了。

這是一棟富人區的彆墅,喬靈希在保安處登記了之後,就直接開車來到了李離的住所。

遠遠的,她就看到李離正在跑步,身邊跟著幾隻寵物狗,生活看上去蠻享受的。

喬靈希和程星星下了車,直接擋住了李離的去路。

李離看到喬靈希,表情也一下子驚慌起來,立即轉身想逃,程星星快了她一步,擋住她的後路。

“喂,喬靈希,你想乾什麼?耍流氓啊,我可以叫保安的!”李離一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攔住她的去路,立即很惱火的大叫起來。

喬靈希冷笑起來:“李離,你彆嚷嚷了,你要是不把五年前的事情給我說清楚,我今天不會放過你的!”

“什麼五年前啊…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李離立即失口否認,一副想要裝傻過去的樣子。

程星星氣憤不平的指責:“李離,你好歹也是靈希的後媽,你怎麼可以乾出這麼無恥,這麼惡毒的事情呢?那個時候的靈希,她才十八歲!”

李離其實良心上也是過不去的,她立即一臉痛苦道:“我有什麼辦法,我當時也是想要救喬家的公司,喬靈希,你不能把帳算到我頭上來,你要怪就怪你有一個狠心的爸爸,是他…是他說要這樣做的。”

“我爸已經去逝了,他也跟我認錯了,你現在隻需要告訴我,到底把我賣給了誰?你要不說實話,我就讓你女兒也發生這種悲劇。”喬靈希是故意說狠話來嚇唬李離的,她當然不可能真的做出這種冇人性的事情來。

“喬靈希,你敢…”李離果然嚇壞了,臉色慘白,伸手指著她大吼。

喬靈希冷笑起來,裝出一副心狠手辣的表情:“你看我敢不敢,我現在可是厲家的少奶奶了,我想做什麼,都能做到。”

李離一聽,臉色又更加的不安發慌了,不過,她也不甘心這樣服輸,她冷笑道:“喬靈希,你這少奶奶的位置能不能坐的穩,還必須看我要不要揭穿你,如果讓厲庭州知道你五年前就跟男人鬼混過,他還會要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