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帶喬靈希回家吃飯,她全程都表現的很冷淡,可見,她是有多不想讓自己的家人看出一點貓膩啊。

該死的女人…

厲庭州忍不住在心底咒了一句。

喬靈希在店裡躲了一會兒後,見他的車子離開,她也趕緊出來。

喬靈希至所以要騙厲庭州,就是因為她接下來要去見的人,是孫靳澈。

她決定,要找一個機會,偷偷的拿到孫靳澈的一根頭髮,去跟兒子驗DNA。

如果孫靳澈真的是孩子的父親,那麼,她就該考慮一下未來要不要跟這個男人有什麼發展了。

而想要從孫靳澈的身上拿到他的DNA,就必須靠近他。

喬靈希深吸了一口氣,覺的自己這樣的做法太可笑了。

她在心底恨著這個男人,現在又想知道他和自己孩子們的關係。

雖然自己現在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要執著於證明他們的父子關係,但她必須有一個準確的答案。

喬靈希攔了一輛出租車,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她無聊玩手機,才知道孫氏集團標了一塊新地,正在舉辦奠基儀式,孫靳澈肯定會出席的。

喬靈希知道那個地方在什麼位置,坐著出租車就到達了目的地。

越過層層的人群,喬靈希看見孫靳澈果然在場,而他,此刻就站在禮台上麵,發表振奮人心的演講。

喬靈希趕緊躲在一個比較高的男人身後,通過隙縫,死死的盯住台上那意氣風發的男人咬牙切齒。

孫靳澈很有男人魅力,由其是他微笑時的樣子,讓人覺的他優雅十足。

“不行了,他剛纔好像看我了,好幸福啊!”

“少在這裡花癡了,我猜他是在看我!”旁邊有女孩子在為爭奪孫靳澈的目光,發生了爭執。

喬靈希氣恨恨的冷笑,孫靳澈根本就是一個無恥的混蛋,為什麼還會有女人把他當男神一樣的崇拜?

如果不是會影響到自己和孩子們的名聲,她真想站出來,揭發這個男人偽虛的一麵,讓大家看看他有多麼的噁心。

孫靳澈的演講結束後,他就在他助手以及保鏢的擁護下,離開了禮台,朝著旁邊休息室走去。

喬靈希一看見他要走了,立即就快速的往他那邊跑去,不行,不能就讓他這樣走了,她今天必須拿到能驗DNA的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喬靈希跑的太急了,一時冇注意到腳下還有一道水池,等到她反映過來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經失去了重心,啪的一聲,撲進了旁邊新建起的一個噴泉水池裡。

“有人落水了…”

喬靈希在水裡麵掙紮著站了起來,渾身濕透,無比狼狽。

可能是憤怒讓她失去了理智,所以纔會不長眼睛的掉進水裡麵去了。

“可惡…”喬靈希氣憤的用手拍了一下水麵,隨後,快速的離開了水池。

旁邊有些人驚愕的看著她,由於喬靈希臉上沾著她的長髮,所以,讓人一時看不清她的長相。

大家都誤以為她是孫靳澈的瘋狂粉絲,為了追逐偶像的腳步,才一時不慎掉進水裡去的。

就在喬靈希難堪不己的站在路邊打算攔車離開的時候,突然,幾輛黑色的轎車從她的麵前經過。

她趕緊將遮在眼瞼上的長髮一拔,兩隻怨氣的眼睛瞪住那幾輛車子。

突然,駛出去的車子停了下來,緊接著,中間那輛車子往後倒了回來。

喬靈希美眸驚住,緊接著,黑色的轎車停在她的麵前,車窗落下,孫靳澈俊美的麵容映著陽光,出現在她的視線裡。

“喬靈希是嗎?上車吧!”

喬靈希見他直接喊自己的名子,她氣憤極了,這混蛋根本就是認識自己的。

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渾身濕透,喬靈希重重的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孫靳澈看著她像落湯雞一樣,立即對前麵的司機詢問:“有乾毛巾嗎?”

司機趕緊遞了一條過來。

孫靳澈扔到喬靈希的身上:“擦一下吧。”

喬靈希也不客氣,拿了毛巾將臉上的水珠擦乾淨,一雙美眸警惕的盯住孫靳澈。孫靳澈也在打量她,眉宇微擰,隨後,低淡開口:“彆告訴我,你真的喜歡我?”

“什麼”

喬靈希被他的話給驚呆,眨眨眼睛,羞惱道“我纔不喜歡你”

“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是打聽到我今天會在這裡做演講,所以過來看我的,不是嗎”孫靳澈冷淡的嘲笑,把喬靈希當成了一個怪胎。

喬靈希被他的話怔住,看來,這個男人已經注意到她了。

“孫靳澈,你到底要演戲到什麼時候”喬靈希恨怨的質問他。

孫靳澈挑了一下眉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問∶"我演什麼戲喬靈希,你做這麼多,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不是嗎現在,我注意到你了,你成功了。”

喬靈希見他到現在還裝傻充愣,她突然往他懷裡猛的撲過去,兩隻纖細的手腕,就這樣往孫靳澈的脖子處卡去。

孫靳澈毫無防備,就感覺身體上壓著女人濕噠噠的小身子,而她的兩隻小手,竟然在掐他的脖子。

“混蛋,我殺了你…”喬靈希是真的忍不住想要對他使用暴力了。

孫靳澈冇料到這個女人看似嬌弱,手勁還蠻大的,他俊臉一時有些脹紅。

司機從後視鏡看到這一慕,猛的將車子停了下來,急急道∶“孫總,這女人發什麼瘋需要幫忙嗎”

“不…用!”孫靳澈反手將喬靈希的手腕一扣,聲音冰冷如霜∶“喬靈希,你個瘋子,你要乾什麼”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混蛋...”喬靈希憤怒的大叫著,眼淚瞬間就湧出了眼眶。

孫靳澈身材高大,手勁更大,輕而易舉的就將喬靈希從身上推開,下一瞬,他健軀猶如沉重的山一樣,將纖弱的喬靈希壓置在車座上,讓她動彈不得。

司機嚇的臉色有些發白。

“出去等著!”孫靳澈立即對司機遞過去一個冷冷的目光,司機大哥識趣的趕緊推門下車。

喬靈希立即將手插入了孫靳澈的短髮裡,使出了女人最無賴的一招,抓頭髮。

孫靳澈吃痛,俊臉黑沉如鐵,他真的冇想到,有一天,他會跟一個女人打架,還是以女人的方式…扯頭髮

喬靈希手指發了狠力,扯了他不少的短髮,在孫靳澈冇有注意到的情況下,快速的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去。

“喬靈希,你個瘋子!”孫靳澈感覺到自己手腕被女人張嘴狠狠的一咬,他痛到鬆手,就看見手腕處已經見血,氣的他想打人,狠狠的一拳砸下,卻砸在喬靈希的耳邊位置處。

喬靈希看著男人已經徹底的被自己惹怒,她目的達成,不想戀站,氣恨恨道∶“孫靳澈,你放開我”

孫靳澈這才發現自己還壓著她,優雅如豹的男人,此刻露出他惱羞成怒的一麵。

“喬靈希,你知道對我動手的後果嗎信不信我讓你後悔”孫靳澈說話之間,彷彿是故意要嚇唬她,壓製著她的健軀狠狠的一挺,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響。

隨後,她嚇的直接哭了起來,哽咽的大叫∶"孫靳澈,你要敢再欺負我試,我可是厲寒霆的未婚妻。”

“如果厲寒霆知道你主動送上門讓我欺負,他會作何感想”孫靳澈冷笑,毫不受威脅。

喬靈希卻冷笑起來:“他會跟你絕交”

“你還冇這能耐!”

孫靳澈說話之間,健軀卻還是從她的身上坐了起來,看著左手處那血淋淋的牙印,他俊臉鐵青之極,一聲怒吼“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