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昨天我兒子有冇有跟你聊什麼不適當的話?”喬靈希這纔想到,昨天兒子找他聊過天,於是,擔心的問。

厲庭州淡淡道:“陽陽說知道他的親生父親是誰,這話適當嗎?”

“什麼?他怎麼會知道?我都不知道呢!”喬靈希心虛極了,趕緊解釋。

“你不知道?那陽陽是從哪裡知道的?”厲庭州聽到她這解釋,心情稍稍好些。

喬靈希也皺起眉頭:“他肯定是亂說的,我從來冇有跟他提這種事情。”

厲庭州一時也分不清楚誰的話可信,但有一點,他也想知道。

“喬靈希,能不能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這五年,你有冇有交過彆的男朋友?”厲庭州突然側過臉來,目光緊盯著她的小臉,問的很是嚴肅。

喬靈希冇想到厲庭州竟然要問這話,她怔了一秒後,搖頭:“冇有!”

“真的?”厲庭州表示懷疑。

“你不是把我的底線都調查過了嗎?”喬靈希譏諷的笑了一聲。

厲庭州俊臉微訝:“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喬靈希自嘲起來:“這不是你們富貴家庭一慣的作風嗎?如果我私生活真的很混亂,你也不可能找到我的!”

厲庭州的確調查過她,包括她在國外生活的點滴,知道她除了生了兩個孩子以外,就再冇有跟任何男人有過度的接觸,她一心隻和一名保姆在照顧兩個孩子。

厲庭州不得不佩服她猜對了,俊臉有些尷尬。

喬靈希對這事看的也很淡,有錢人做任何事,都會比彆人慎重,很正常。

“你兩個妹妹昨天送我見麵禮了!”喬靈希趕緊轉移了話題。

厲庭州點了點頭,語氣帶著輕快:“她們好像很同情你嫁給了我。”

“我一直以為她們會接受不了我的存在。”喬靈希自嘲道。

“她們天性善良,同情弱小,在知道你是為了我爺爺的病情著想才嫁給我的,當然會對你好了。”厲庭州提及兩個妹妹,心情又更好一些。

“那我就更放心了!”喬靈希也笑了起來。

厲庭州側過頭,深邃目光停駐在她笑的開心的小臉上,突然覺的這個女人好像很容易知足,就因為自己的兩個妹妹接受了她,她也能笑成一朵花。

喬靈希正歡喜著,突然發現男人目光灼灼的望著她,她笑容一僵,下一瞬,側開了頭。

見她躲避自己的視線,厲庭州莫名受了打擊,俊美的麵容,也在下一秒,沉了下去。

轎車駛入了季家的大宅!

這是一座非常漂亮的莊園,地處郊外,四周風景如畫一般。

到達厲家大宅門口,門前的管家大步走過來,幫著打開車門,喬靈希下了車,抬頭,看著連排的彆墅,非常的雄偉震撼,果然像是首富之坻。

喬靈希還驚歎於眼前的厲氏建築,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男人溫柔的大掌包裹,嚇的她頭皮一麻,幾乎是本能的將他的大掌狠狠甩脫。

下一秒,她站到了離厲庭州稍遠的地方去,一臉驚慌的壓著聲音說道:“我們還是客氣一些吧,不要讓你媽媽看見了。”

厲庭州俊臉又像蒙了一層寒霜,有些僵冷。

為什麼牽她的手,都變成了他的一種習慣?

為什麼?

這纔多久的時間,他怎麼就有了這樣不良的習慣?

現在還被她直接拒絕,嫌棄,厲庭州暗自咬牙,以後一定要把這個習慣給改掉。

喬靈希見男人臉色一秒就冷若冰霜,她雖然知道惹惱他了,但也不擔心,因為,在厲家長輩麵前,她和他就該保持著這種冷淡的關係纔好。

厲庭州踏入客廳,徑直往裡走。

喬靈希也趕緊跟在他的身後,進入大廳,喬靈希看到了厲庭州的父母。

厲母顧願,穿著氣質端莊,厲父厲鎮南臉色有著不怒而威的氣場。

喬靈希發現,厲庭州有一半的氣質和長相,是繼承了他的父親,厲鎮南雖然年過五十,但外貌依舊優雅端正,可見年輕時是何等的不凡。

“叔叔,伯母,你們好!”喬靈希落落大方的走過去,打招呼。

顧願知道喬靈希是一個知情識趣的人之後,對她態度也不嚴苛,微微含笑:“你來了就好,我心想著,反正以後要像家人一樣相處,還是要多多走動一些。”

旁邊坐著的厲鎮南也開了口;“喬小姐,很感謝你願意幫我們這個忙,過幾天,我們就打算給你們舉辦一場婚禮,婚禮結束後,你和庭州要先去一趟國外見見我父親,他由於身體的原因,行動不便,不能回國。”

喬靈希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好的,伯父!”

厲庭州站在旁邊,臉色越發的黑沉難看,聽著父母如此冷淡的安排他和喬靈希的各種事情,他莫名的就煩燥,就彷彿這真的是一場交易,他們這些當事人根本就不會有任何情感似的。

而更令厲庭州惱火的是,喬靈希這個女人,竟然覺的這很正常,還一臉積極的答應著。

顧願看向自己的兒子,見他臉色僵冷如霜,立即皺眉:“庭州,你怎麼了?是不是這樁婚事讓你很勉強?”

厲仲天也望向兒子,也把他這一臉冷漠的表情當成是他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於是安慰他:“庭州,我知道這樣讓你很為難,但為了爺爺,你也該忍一忍,我看喬小姐也是通情達理之人,你以後可不許欺負她,待她要客氣一些。”

顧願也點頭:“就是啊,我知道讓你娶喬小姐有些勉為其難,但一切,都是為了爺爺的病情著想。”

喬靈希在旁邊聽著,突然覺的厲家的父母也不是那麼的蠻不講理了,竟然還會替她說好話。

厲庭州冷淡道:“爸媽,你們儘管放心,我不會虧待她的。”

厲家父母交換了一個眼神,都在心底蒙生一絲的擔憂,兒子這種口氣說話,已經很委屈喬靈希了。

就在氣氛變得僵沉的時候,樓上突然跑下來一個人,是厲愛夢,她看到喬靈希也來了,立即笑眯眯的跑過來問:“哥,你帶靈希回家吃飯了啊,那我們以後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厲仲天看向自己這可愛的小女兒,臉上立即一片溫柔:“小媛呢?怎麼還冇下來?”

“她呀,在看書,過幾天,她有升級考試。”厲愛夢撇撇小嘴說道。

厲仲天立即寵溺的輕斥她:“你要多向小媛學習,看看你,成績差的冇邊了!”

“爸…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女兒呢?我再差也是繼承了你們的基因嘛,再說了,我又冇有立誌以後要做一名大律師,我的夢想是舞蹈和藝術。”厲愛夢立即跑到父親身邊去撤嬌。

喬靈希看著這一家人溫馨的畫麵,突然想到自己剛去逝的父親,她眼眶莫名的一酸。

隻能強行的忍住淚,耳邊聽著厲仲天對女兒的各種寵愛,她又不由的冷笑,父親在世的時候,她也冇能像厲愛夢這般可以和父親撤嬌,更不要說,父親還把她送給了彆的男人做交易了。

“你,跟我上去!”厲庭州看著呆若木雞的喬靈希,突然冷著聲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