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陽陽繼續皺眉:“厲叔叔,你彆把我當三歲小孩行不?我怎麼可能出賣我媽咪的秘密呢?你是對我們很好,我以後也會一直對你好的。”

厲庭州看著兒子那聰明的表情,他突然感覺挫敗,他竟然想在兒子身上探尋到喬靈希的秘密?

“好吧,陽陽,如果我一定要娶你媽咪,你會怎麼樣?”

“不怎麼樣,如果我媽咪真的喜歡你的話,我不反對啊。”喬陽陽立即聳聳小肩膀,隨後,他很肯定的說道:“我相信我媽咪不會真正喜歡你的,厲叔叔,你可彆被她給騙了哦。”

“你怎麼可以這麼肯定呢?”厲庭州臉色有些不悅了。

“我媽咪說過,她不會再對任何男人動心了,厲叔叔,我隻能幫到你到這兒了,所以,我纔要勸你不要浪費時間呀,因為你對我媽咪太好了,我媽咪又不喜歡你,她也很為難的。”喬陽陽一本正經的說道。

厲庭州瞬間就明白小傢夥的意思了,肯定是喬靈希被男人傷心過度後,就說出了這種絕情的話,然後讓小傢夥給聽見了,就這樣認為她以後都不再動心了。

“陽陽,你還是孩子,大人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絕對,有些人說不再愛彆人,那隻是對自己的一種安慰,等到她又遇到一個令她心動的男人時,她又會敞開心扉,繼續相信愛情的。”厲庭州必須糾正兒子的這一點認知,教育孩子,要從娃娃抓起。

“是這樣的嗎?”喬陽陽一臉驚訝。

“是的,你們小孩子不會理解什麼叫愛情的,你放心,我會償試讓你媽咪再相信愛情的。”厲庭州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你加油吧!”喬陽陽打了一個哈哈:“我睡覺去了!”

厲庭州看著小傢夥對他和喬靈希的事情並不上心,他有些失落。

回到房間的喬靈希,也滿腦子混亂,她在床上翻動著各種姿勢,就是睡的不安心。

奇怪了,她這是怎麼了?

就因為那個男人說的幾句話?她就要失眠了?

不不不,她曾經發過誓的,這輩子絕對不會再愛上任何人,她隻跟兩個孩子過日子。

可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竟然會因為厲庭州說的幾句溫柔之言,就搞到春心盪漾的地步?

要知道,五年前,她可是把厲庭州詛咒了好幾遍呢,並且也發誓這輩子不要再見到他。

原來,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切啊,包括一個人發過的誓言。

這一夜,對於喬靈希和厲庭州來說,似乎格外的漫長。

清晨!

喬靈希失眠到半夜才睡,此刻她有一種想要睡到天昏地暗的衝動。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聽到有人推門的聲音,她睜開雙眼,突然看見一抹高大的身影進來,嚇的她趕緊坐了起來。

“你…你有事嗎?”

厲庭州看著她拿被子將自己包裹起來,隻淡淡道:“我來拿我的衣服!”

喬靈希這纔想起來,厲庭州的衣帽室在房間裡,她有些苦逼的跨下小臉。

難道她以後天天都要忍受他不敲門就進來的習慣?

“厲庭州,要不…這房間還給你吧,我睡客房!”喬靈希可不想讓這個男人在自己的私人空間來去自如。

厲庭州眸色微揚:“又怎麼了?不是說好的嗎?你睡主臥!”

“那能不能麻煩你把你的衣帽室搬到你房間去啊?你這樣推門進來,有些不太方便!”喬靈希大著膽兒跟他提意見。

“哪裡不方便?”厲庭州卻並不覺的有什麼奇怪的。

喬靈希怔住,這個男人難道不知道男女有彆嗎?

“哪裡都不方便,我跟你又不是真正的夫妻,我也有我的**,你總是這樣進來,真的不太好!”喬靈希心想著,萬一哪天自己在房間換衣服,他突然進來,那豈不是什麼都要被他看光光了?

厲庭州已經聽懂她的意思了,不過,他卻並不覺的這算什麼問題。

“我以後進來敲門就是了!”他知錯認錯,但不改錯。

高大的身軀進入衣帽室後,不一會兒,他就西裝革履的走出來,看著床上依舊縮作一團的小女人,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淡淡道:“中午,我媽讓你去家裡吃頓飯,要帶孩子們一塊去嗎?”

“啊…不要,孩子們就留在家裡吧,讓劉叔幫忙照看一下!”喬靈希急急的回答。

厲庭州其實也是這個意思,畢竟,孩子們在冇有認回之前,的確不太方便回家見家人。

他倒不是怕家人有什麼意見,他隻是怕孩子們會受影響和傷害。

“那你準備一下,中午我回來接你!”厲庭州說完之後,就沉步往門外走去了。

喬靈希伸手撐住額頭,有些無奈:“這麼快就要見家人了嗎?”

認命的起床洗漱,喬靈希下樓吃了個早餐,就回樓上去工作了,孩子們在休息日,她都喜歡讓他們睡到自然醒。

坐在沙發上,準備工作的時候,看到旁邊擺著的兩件新禮物,是昨天厲庭州兩個妹妹送給她的。

她們可真有心,還會送她禮物,自己卻冇有任何的準備,唉,她覺的自己的確有些太不積極了。

小傢夥起床後,就自己穿衣服,下樓去找劉叔要吃的,劉叔對這兩個小傢夥也是有求必應,照顧的無微不致,兩個小傢夥跟在他的身後一口一個劉伯伯,也喊的很是開心。

十一點左右,喬靈希挑了一件端莊優雅的裙子穿上,畫了個淡淡的妝容,這才下樓找孩子。

兩個小傢夥看媽咪一副要出門的樣子,都圍過來好奇的問:“媽咪,你又要跟人約會去嗎?是厲叔叔嗎?”

喬靈希伸手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溫柔說道:“媽咪有點重要的事情要出門,你們聽劉伯伯的話,彆頑皮知道嗎?”

“媽咪,你放心吧,我們會聽話的!”喬陽陽很體貼的回答。

喬靈希這才安心的站了起來,走到門口,遠遠的,就看見厲庭州的車隊駛了過來。

孩子們站在大門口送她上車,厲庭州也跟孩子們揮了揮手。

喬靈希一坐進車內,就莫名緊張,雖然她不是厲家真正的兒媳婦,但目前這身份,在外人眼中,也還算是正式的。

“去見你的家人,我需要買禮物嗎?”喬靈希低聲問道。

“不必,就過去吃頓家常便飯!反正我們的關係,我家人也都知道,不必講究。”厲庭州伸手過來,在她的手背處輕輕一拍,像在安慰她。

喬靈希小手驀的一捏,不著痕跡的將手從他的掌心處抽開,捏住了自己的手提包包。

厲庭州想占點便宜,都冇機會了,他俊臉略有些挫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