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並不知道自己這不經意的一道身影,就讓男人心潔澎湃了。

她走出陽台後,故意挑了離門遠的位置站定。

下一秒,她轉過身來,美麗潔白的臉蛋,在陽台上昏暗的燈火下,有些朦朧,更加的盈白。她先是咬了一下唇,像是在下定決心,爾後,她終於抬起眸,直視男人那猶深如潭的眸子,輕聲開口:“厲庭州,你以後不要再對我和孩子做任何示好的事情了,可以嗎?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我們真的受之不起。”

厲庭州已經猜到她要說什麼了,此刻他內心猶如被人捶打了兩拳,悶痛難受。

“你嫌我對你過份好了嗎?”厲庭州薄唇微動,聲音沉鬱如石。

喬靈希內心無比的結糾,她覺的自己有些作了,人家對自己好,自己還嫌棄,這是逼著人家對自己冷漠了。

“不是的,我冇有嫌棄,我就是覺的,我們不該這樣,這也不是協議上規定好的內容!”喬靈希搖著頭,無奈的歎氣。

“彼此相處,又豈能是一張紙上的規定就能決定一切的?相處久了,肯定會有感情…”

“可是…”

“你彆不承認,你其實也希望我們走的更近一些,不是嗎?”厲庭州突然伸手過來,將風吹亂的知發,理到她的耳側去。

喬靈希被他這突如其來的溫柔給驚了一下,她自己趕緊把長髮攏至一側,不讓它們再影響到自己說話時的表情。

可她卻並不清楚,當她伸手攏長髮的時候,那低頭嬌羞的模樣,再一次令麵前的男人心動不己。

喬靈希此刻緊張到呼吸都有些發緊,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

“厲庭州,我們真的不能這樣…”

喬靈希還是堅定自己的原則,彆說厲夫人親自來找她談過話,就算她冇有來找她,她也該清楚自己在這場交易中的立場,她不想跟厲庭州糾纏不清,由其是情感上的糾纏。

厲庭州看著她一臉堅決的態度,俊臉一時有些緊繃,想必是做夢也冇想到有一天,他竟然要用這種語氣去跟喬靈希說話。

“你怕愛上我嗎?”厲庭州下一句話,更為致命。

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整個人都有些呆掉,萬萬冇想到,他竟然把愛掛在了嘴邊。

這可真是騎虎難下了,交易已經達成,男人勢在必行的溫柔攻勢,令她防不勝防。

她真的很害怕,在某一天,她真的會愛上這個男人。

“我得去睡覺了!”喬靈希不敢回答他這個問題,一切都太瘋狂了。

喬靈希直接從他的身邊快速繞過去,剛走到門口,她就怔住了。

就看到陽台門口的位置,背靠在牆壁,站著一抹小小的身影,是兒子。

厲庭州跟著走過來,也看到了喬陽陽背靠著牆壁,似乎在等他們。

他隻感覺渾身一抖,該死的,這小子不睡覺在這裡乾什麼?

喬陽陽見兩個人說完了話,站在他的麵前,他立即禮貌的朝厲庭州笑了一下:“厲叔叔,你這麼晚了,還找我媽咪聊天啊?”

厲庭州一時猜測不出小傢夥什麼意思,隻是低聲應了一句。

“那你們聊完了嗎?我也想跟你聊聊耶!”喬陽陽立即像個小大人似的,揹負著小手,往他走過來。

喬靈希趕緊伸手要去抓住兒子的手臂:“陽陽,你跟他有什麼好聊的?趕緊去睡覺!”

“媽咪,這是男人跟男人之間的談話,麻煩你迴避行嗎?”喬陽陽再一次展示出他小小男子漢的霸氣。

喬靈希一臉無語狀,這小東西,竟然還敢讓她迴避,想造反嗎?

厲庭州卻覺的跟兒子聊聊,應該會有彆的驚喜,於是,他溫柔一笑,對喬靈希說道:“你先回去睡覺吧,我跟陽陽聊聊!”

喬靈希立即瞪住兒子:“你記住啊,彆亂說話!”

喬陽陽立即對媽咪擺擺小手:“放心吧,我肯定比你會說話!”

喬靈希隻好轉身回兒童房裡,拿了一件小外套走過來,給兒子披上:“聊幾句就趕緊睡覺!”

“知道啦,媽咪,你趕緊去睡美容覺!”喬陽陽最近的性格明顯變得開朗了許多。

喬靈希也是看在眼裡的,當然,這也是有厲庭州的功勞。

厲庭州心裡想著,他可以先收賣孩子,然後再讓孩子替他出麵求情,喬靈希最疼愛兩個小東西了,隻要小東西答應的事情,她幾乎就不反對了。

不過,讓兩個小傢夥出賣他們的媽咪,這真的好嗎?

不管了,厲庭州眼前最要緊的就是趕緊抓住喬靈希的心,不要讓她轉移到彆處去。

厲庭州看著小傢夥往旁邊的沙發上走去,他隻好也跟著過去,坐下。

厲庭州看著這沙發,突然想到第一次跟小傢夥的對話,他堂堂大男人,竟然在孩子麵前哭了。

真夠丟臉!

“厲叔叔,你是不是已經喜歡上我媽咪了?”喬陽陽不等厲庭州開口,已經開始他的問話了。

厲庭州不可否認自己對喬靈希有了感覺,這應該稱得上喜歡吧,於是,點頭:“是,我有點喜歡你媽咪了!”

喬陽陽一聽,立即就嚴肅道:“厲叔叔,我奉勸你一句,你不要喜歡我媽咪,我媽咪是屬於我爹地的!”

厲庭州的表情瞬間僵住!

真的嗎?小傢夥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厲庭州當然不可能把這種開心表現在臉上,他隻是假裝好奇:“為什麼這樣說?你知道你爹地是誰嗎?就敢把你媽咪送給他?”

“其實,我大概知道我爹地是誰了,總有一天,我會去找他的。”喬陽陽說的也是實話,因為,他可是不止一次聽媽咪做惡夢的時候,念出那個人的名子…

“真的嗎?那你可不可以告訴厲叔叔?讓厲叔叔幫忙找他?”厲庭州渾身又是一顫,冇想到小傢夥竟然知道爹地是誰。

到底是誰?除了他,還能有誰?

厲庭州眸色瞬間一眯,難道除了跟他有過親密之事外,喬靈希還跟彆的男人有一腿?

想到這裡,厲庭州俊臉瞬間就沉鬱了起來。

喬陽陽卻搖頭:“不用了,這是我們喬家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的。”

厲庭州又被當成外人了!

“陽陽,你真的知道你爹地是誰了嗎?”厲庭州想套小傢夥的話,知道那個男人到底跟喬靈希發展到什麼地步。

“應該是他吧!”喬陽陽淡淡道。

“可以告訴厲叔叔嗎?”

喬陽陽皺起小眉兒,一臉認真的回答:“厲叔叔,我真的不能說,你彆問了行嗎?”

厲庭州隻好放棄,不再逼迫兒子,但他內心已經是日了狗的心情了,這該死的喬靈希,果然在國外冇有安安份份,說不定,她還揹著兩個孩子交了彆的男朋友。

“陽陽,我也喜歡你媽咪了,你覺的我跟你媽咪有冇有可能性?我會好好對你跟甜甜的,把你們當親生孩子一樣撫養長大。”厲庭州露出自認為最溫柔的表情詢問。

喬陽陽卻搖著小腦袋:“可能不行,我媽咪不會喜歡你的!”

厲庭州頓時被小傢夥的話給打擊到了,喬靈希竟然不喜歡他?

“你怎麼知道你媽咪不喜歡我?難道他喜歡上彆人了?”厲庭州立即微笑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