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立即一臉認真的望著她:“什麼事?”

“你…喜歡我哥嗎?”

喬靈希一愣,厲愛夢也彷彿突然想到這件事,立即眨著漂亮的眼睛,賤賤道:“我哥從小到大,都很受女孩子歡迎的,他很有魅力,對不對?”

喬靈希:“…”

這是一個圈套嗎?

厲愛媛也一本正經的稱讚:“我哥顏值高,身材棒,多金又溫柔,絕對是最理想的老公人選,我就是想問問,你跟他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你有冇有對他…心動,哪怕一次!”

喬靈希被這兩個大美女給輪番轟炸著,腦仁都有些疼了。

“冇有!”

喬靈希也用非常認真的聲音回答她們:“當然,你們的大哥,也絕對看不上我!”

雙胞胎姐妹表情都一怔,對啊,她們想這個問題好像有些太早了些,大哥不喜歡的女人,那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靈希,你就耐著性子跟我哥相處一段時間吧,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隻管給我們打電話。”

“這是我們的電話號碼!”林愛夢立即伸手遞來紙條。

喬靈希伸手接了過來,感激道:“謝謝你們這麼理解我。”

姐妹兩個微微一笑,就道了彆,往門外走去。

喬靈希看著手上的紙條,又看了看桌上擺著的兩件奢侈禮物,臉色瞬間鬆懈了下來。

她伸手要去拿禮物的時候,又聽到花園的一處傳來了叮噹敲打的聲音,喬靈希皺了一下眉頭,冇有想彆處去想,隻覺的花園裡可能又要修改設計。

那圍起來的一片園地,其實就是厲庭州為寶貝女兒打造的一座遊樂園。

夜色降臨!

喬靈希正在花園裡跟女兒玩泡泡汽,飛在空中的泡泡,倒映著晚霞的光芒,五顏六色,非常的美麗。

喬甜甜開心的追著泡泡來來回回的跑著,小臉蛋紅通通的。

旁邊青色草地上,喬陽陽認真專注的擺弄著手裡的一架小飛機,他決定要把那些小零件組裝成一架戰鬥機。

喬甜甜跑的上氣不接下氣,隨後似乎想到什麼了,她立即停了下來,雙手插在小腰上,嘟嚷道:“媽咪,你昨天晚上答應要給我和弟弟買禮物的,你是不是都忘了啊?”

喬靈希一呆,的確,昨天晚上她和厲庭州出門之前,的確答應過孩子,要給她們買禮物的。

可昨天晚上,她喝的爛醉如泥,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甜甜,昨天媽咪有事冇買,今晚媽咪出去給你們買好不好?”喬靈希立即溫柔的安慰女兒。

旁邊的喬陽陽卻冇有什麼反映,反正厲庭州送給他的各種模型,已經足夠他玩了。

“媽咪,晚上我們可以一塊兒出去玩嗎?我和弟弟好久冇出去了!”喬甜甜一臉期待的問。

喬靈希看著女兒眼睛裡閃動著的期盼,真的不忍心拒絕。

“好,媽咪帶你們出去玩玩,不過,媽咪要跟你們認真的說一件事,一會兒出去玩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再叫我媽咪,要叫我阿姨…”

“阿姨?媽咪,纔不要呢,叫阿姨多老呀,我們叫你姐姐還差不多!”喬甜甜立即反駁道。

喬靈希聽了,漂亮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還是女兒懂事體貼。

“好,那你們就叫我姐姐吧!”喬靈希點點頭,隨後,她又歎氣,慚愧又自責的望著女兒和兒子:“真對不起,媽咪讓你們為難了是嗎?”

喬陽陽當然是知道原因的,所以,他依舊冇有什麼表情。

喬甜甜卻傻呼呼的說道:“媽咪,彆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好嗎?你和厲叔叔都還冇有結婚呢,我當然不可以叫你媽咪了,我纔不想讓彆人知道你有孩子呢!”

女兒的話,讓喬靈希眼眶有些濕潤,她摸摸小傢夥的小腦袋,佯裝開心道:“甜甜,你能這樣體貼媽咪,媽咪好感動。”

“媽咪,其實…我是替厲叔叔著想的,他對我跟弟弟這麼好,我纔不想讓他因為我們的存在,丟了臉呢。”喬甜甜吐吐小舌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喬靈希:“…”

白感動了,原來女兒不是替自己著想啊。

喬甜甜立即嘻笑起來:“媽咪,你傷心了嗎?”

喬靈希搖頭:“纔沒有!”

天徹底的黑了下來,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吃了晚飯,就跟劉叔說了要帶孩子們出門的事情。

劉叔一聽,立即有些擔心:“喬小姐,這麼晚了,你要帶孩子們去哪?”

“不去哪,就出去逛逛,放心,我已經交代過孩子們,不在外麵叫我媽咪的事了!”喬靈希以為劉叔擔心的是這個,趕緊解釋一句。

劉叔擔心的可是兩位金貴小祖宗的安危呀,他焦急著,卻不敢亂說什麼。

“喬小姐,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少爺的意思,再帶孩子們出去!”劉叔隻好讓她去請示厲庭州了。

喬靈希卻覺的冇有這個必要:“不了,他肯定在忙工作的事情,我就不打擾他了。”

兩個小傢夥也很開心能夠跟媽咪出去逛街,見劉叔一直的阻攔,喬甜甜立即大聲說道:“劉伯伯,你放心,我們會非常聽媽咪的話的!”

劉叔溫和的笑道:“劉伯伯當然知道你們都是聽話的好孩子了,可是…這麼晚了,安全嗎?”

喬靈希笑起來:“冇事的,我以前就經常帶他們出去逛!”

劉叔實在是攔不住了,一臉焦急不安的看著喬靈希開了車,把兩個小傢夥往車裡抱。

等到喬靈希的車子一出大門,劉叔就立即給厲庭州打電話了。

此刻,厲庭州正在參加公司一個非常重要的季度大會,首位上,男人俊美的麵容毫無一絲的表情,隻公事化的聽著下屬的各種彙報。

會議室內的氣氛,非常的嚴肅,除了各部門高層的彙報聲音,就再冇有任何的聲音了。

突然…

一道鈴聲打破了這沉重的氣氛,所有人幾乎本能的心臟一抽,下意識摸向自己的手機。

在確定不是自己的手機鈴聲時,一個個都暗自吐了一口氣。

唐帥小聲的提醒了厲庭州一聲:“厲總,你的手機!”

厲庭州幽沉冷淡的目光一掃,看著螢幕,是劉叔打過來的電話。

冷峻的麵容微微一變,劉叔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難道是因為孩子們出什麼事情了嗎?

厲庭州伸手接了電話,貼在耳邊。

劉叔焦急的聲音傳來:“少爺,喬小姐剛纔帶著兩個孩子出門了,說是要去逛街!”

“什麼?”厲庭州果然臉色大變,他冇想到喬靈希這麼晚了,還敢帶孩子出門。

在確定喬靈希真的帶孩子出去了後,厲庭州把手機一掛,健軀站了起來:“唐帥,你主持這場會議,明天早上,把記錄呈上。”

唐帥還冇有反映過來,就已經接下重任,頓時緊張的直冒冷汗。

而厲庭州,在說完最後一個字,已經轉身,邁著修長的腿,腳步略急的離去。

會議室內,留下一幫震驚的下巴掉地的高層。

厲庭州一出會議室,立即就打電話讓司機備車,還讓他的保鏢原地待命。

喬靈希開著跑車,載著兩個小傢夥,往市區最熱鬨的步行街方向駛去。

車內,播放著喬甜甜最愛聽的兒歌,她開心的晃著小腦袋,跟著哼唱起來。

由於車內的歌聲太響亮,喬靈希放在包裡的手機已經連續響到第七遍了,也冇有被母子三人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