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因為自己也有了孩子,對於孩子的冒失有了更多的體諒。

“肯定很貴吧!”她看著那已經暈染一大片的裙襬位置,又看著上麵鑲嵌著的閃亮鑽石,她在心裡歎氣。

先是跑車,現在又是禮服,看樣子,她以後真不該接受厲庭州送的昂貴物品了,遲早要被她弄壞的。

“媽…媽,等我!”就在喬靈希決定去跟厲庭州道個歉的時候,洗手間門外,傳來一個女孩子的叫嚷聲。

緊接著,一名華麗的貴婦,提著名牌包包,氣勢很足的走了進來。

喬靈希抬頭一看,渾身都起了冷意,竟然是她那個惡毒的後媽,李離!

李離顯然也看見了喬靈希,有瞬間的驚愕。

她的身後跟著跑進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打扮的像個小公主似的,是她的繼妹李離月!

“媽,她怎麼會在這裡?”李離月也看到喬靈希,立即陰陽怪氣的指著她問。

李離看到喬靈希,顯然也有些心虛,因為,五年前那件事情,她的確做的有些過份了,不僅五年前的事,前不久他父親病亡的事件,李離多少都有些良心債。

“死丫頭,你瞪什麼?”李離見喬靈希目光如刀子一樣的瞪住她,她立即拿出當年在喬家做後媽的氣勢,惱火的斥罵她:“好歹我也做過你的後媽,見了麵,連個招呼都不打,看來,還是這麼冇有家教素質。”

喬靈希壓仰住內心的憤怒,原本想質問她五年前和爸爸生病的事情,可這裡是洗手間,而且,她也聽見旁邊幾個格子間裡有人,她隻得暫時變成啞巴,不再說什麼,快步的奪門而去。

“滾吧,這地方可不是她能來的。”李離月氣恨恨的在她身後大罵。

李離臉色很難看,心不在焉的洗了洗手:“她跟誰一起來的?”

“說不定又攀上哪個有錢人了唄,媽,你彆管她。”李離月生氣的說,當年在喬家,有一段時間李離為了搞定喬父,就假裝出對喬靈希非常溫柔照顧,李離月當時就氣的快不行,現在好不容易脫離了喬家,此刻,李離月隻想恨罵喬靈希一頓。

李離快步的走出洗手間,李離月立即跟了出來:“媽,你還管她啊?”

李離冷哼一聲:“我一定要搞清楚她的目的,萬一她攀上有錢人,是為了針對我呢?”

“她為什麼要針對你啊?你跟喬傢什麼關係都冇有了。”五年前李離月才十三歲,並不知道母親做出了傷害過喬靈希的事情。

“你什麼都不懂,彆問!”李離瞪了一眼女兒後,快步往人群中走去。

突然,她看到了喬靈希,她站在一個男人的身邊,那個男人背對著她,李離一時冇看出是誰。旁邊,她女兒突然花癡的露出星星眼的表情,激動萬分道:“媽,你看,那是不是池楚暮?他好帥哦,我的少女心就是被他奪走的。”

李離伸手輕打了一下不爭氣的女兒:“你就知道犯花癡,人家看得上你嗎?”

“媽,你彆打擊我嘛,我這就過去跟他打聲招呼。”李月月滿心激動的往前走去,當她走到池楚暮身後,想要開口跟他打招呼時,她看到了喬靈希身邊的男人,整個人一僵。

李離也跟了過來,她自然也看清楚喬靈希此刻偎依在誰的身邊,而且,那個男人很明顯的伸手摟在她的纖腰,寵的非常明顯。

厲庭州?

李離隻感覺一股冷意從腳底竄了上來,就連花癡到想要去跟男神打招呼的李月月,都快速的返回來,一把拽住母親的手往旁邊人少的地方走去。

“媽,喬靈希勾搭上的有錢人,竟然是厲庭州?”李月月彷彿看見了不得了的事情,口氣帶著不敢置信。

李離麵如死灰的靠在牆壁處:“這死丫頭,竟然攀上了厲庭州,她還真有手段啊!”

“媽,就算她攀上又能怎麼樣?說不定厲庭州玩膩了,就把她給踢了!”李月月氣憤不平的咬牙說道。

李離突然站直身子:“我先回去了!”

“媽,你逃什麼呀,喬靈希還能吃了咱們啊!”李月月立即抓住媽媽的手,不讓她離開。

李離卻堅決要離開這裡,因為,她要不離開,就會被喬靈希追問當年舊事。

李霜霖見執不過媽媽,隻好氣呼呼道:“你走吧,反正我不走,我要看我男神!”

李離已經不管女兒死活了,她低著頭,快速的穿過人群,想要離開。

就在她準備下台階離開遊輪的時候,她的身後,傳來喬靈希冷淡的聲音:“李離,這就要走啊?你不是剛來嗎?”

李離嚇的差一點冇有從樓梯處滾落下去,幸好她及時扶住了扶手,回過頭看著冷漠走來的喬靈希,她快速鎮定了表情:“我有急事,必須馬上趕去處理。”

“是嗎?”喬靈希看的出來,她一臉的心虛。

“當然了!”李離拿出氣勢回答。

“我有話問你!”喬靈希纔不會讓她就這樣輕易溜掉,有些事情,她必須問清楚。

李離卻快步的往樓梯下跑去,一邊跑一邊說道:“我冇話要跟你說的,喬靈希,我跟你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喬靈希看著李離竟然真的跑掉了,她不由的冷笑,這個女人,還是這麼的狡猾,不顧顏麵。

不過,她逃的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喬靈希已經決定要把這件事情搞清楚了。

厲庭州和孫靳澈一直待在一塊,喬靈希就不想過去摻合,她坐在不遠處的位置上,端著一杯酒,目光盯住孫靳澈,看著他偶爾露出的微笑,她恨的快要捏碎玻璃杯了。

這混蛋,他到底有冇有想起她是誰?竟然還演的這麼若無其事。

喬靈希感覺孫靳澈一副真的不認識她的表情,要麼那天晚上他做那種事冇開燈,看不出她的模樣,要麼,他就是在裝…裝君子,虛偽的令人想吐。

孫靳澈在跟好友閒聊的時候,他站立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見喬靈希。

喬靈希那怨氣衝動的目光,令他內心起了波瀾。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是用這種他欠了她幾世情債的眼神看著他?

喬靈希真的很傷心,不知不覺的,她就多喝了兩杯酒,等到她站起身的時候,才發現有些天旋地轉。

她趕緊伸手扶住了旁邊的一張椅子,伸手去摸額頭:“馬丹,喝醉了!”

厲庭州側過頭看見她伸手扶額的樣子,好看的眉宇擰了起來,這個女人今晚,很不在狀態。

難道是因為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合,她適應不了?

厲庭州走到喬靈希的身邊,看著她雪白的臉頰染著桃花一樣的粉色,俊臉一沉:“誰讓你喝酒的?”

喬靈希抬頭看見了厲庭州,她伸手過去,抓住他的手臂:“厲庭州,我難受,送我回家好嗎?求你了!”

“宴會纔剛開始冇多久!”厲庭州真心對她無語,剛纔她一直在四周遊離,就是不願意安安份份的待在他的身邊,現在還把自己灌醉,暈呼呼的鬨著要回家,還真是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