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立即低聲介紹:“這位是我的未婚妻,喬靈希!”

“…”孫靳澈顯然是被他的介紹給震驚了,他以為這個女人就是厲庭州的一個玩伴而於,可令他冇想到的是,對方竟然還有如此正式的身份,厲庭州的未婚妻?

“哦,幸會!”孫靳澈嘴角牽動了兩下,笑的有些免強:“我叫孫靳澈!”

喬靈希聽著孫靳澈的自我介紹,她側開了頭,發出一聲低哼聲,她纔不想跟這種無恥之徒打交道呢。

厲庭州也明顯的感覺到懷裡喬靈希的不專心,他隻好替她道歉:“抱歉,我未婚妻年紀太小,可能有些失禮,你不會見怪吧!”

孫靳澈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會如此維護這個女人,可見,她在厲庭州的心目中,是占有重要份量的。

“不會!”孫靳澈悶煩的勾了一下唇角,隨後,他好奇道:“庭州,你跟你未婚妻應該認識很久了吧!”

“嗯,我們一出生就訂下了婚姻,你不是知道嗎?我記得我跟你提過!”厲庭州淡淡的回答。

孫靳澈這才驚訝的看向喬靈希:“哦,我想起來了,她就是喬家的女兒?”

喬靈希聽到孫靳澈說想起來了,渾身一抖,一股涼意從腳底冒了起來。

這個男人不會已經想起來那個晚上發生的事情了吧?

喬靈希猛的抬頭,盯住孫靳澈的眼睛,這個男人的臉上好像並冇有出現異常的表情。

厲庭州點頭:“就是她,我已經決定完成我爺爺的心願,正式娶她為妻!”

孫靳澈趣味的笑起來:“看來,千年鐵樹也要開花了!恭喜!”

“謝謝!”厲庭州低頭微笑。

喬靈希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燥鬱感,她真冇想到,孫靳澈和厲庭州竟然會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這可完蛋了,要是讓厲庭州知道兩個孩子就是孫靳澈親生的,真不知道他的表情會有多豐富。

“厲庭州,我有些餓了,去拿點吃的!”喬靈希真心不想跟孫靳澈同框,於是,她輕輕掙脫了厲庭州的懷抱,徑直往美食方向走去。

厲庭州幽深的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回眸時,發現孫靳澈似乎也好奇的望著那邊。

“你認識她?”厲庭州微微勾唇一笑。

孫靳澈卻搖了一下頭:“不認識!”

“覺的她美嗎?”厲庭州略有些危險的問。

孫靳澈聳了聳肩膀:“我見過比她更美的!”

厲庭州聽他這樣回答,忍不住笑出了聲。

的確,喬靈希不是這宴會上最美的女人,但對於厲庭州和孫靳澈來說,都變成了最特彆的女人了。

“原來你們兩個在這…”突然,一道略帶著不悅的聲音響起,池楚暮難得一身正裝的走過來。

三個俊美不凡的男人聚在一起,立即就吸引了全場所有女性的目光。

當然,這種場麵經常可見,也不覺的有什麼好奇怪的。

“你們應該都接到韓野明的電話吧,他最近可能會回國工作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們又可以好好的聚聚了!”池楚暮笑眯眯的聊起來。

“不知道他記憶恢複了冇有,還當不當我們是朋友。”孫靳澈淡笑著答。

厲庭州眉宇輕擰:“我之前跟他父親打過一次電話,他說他病情稍微有了好轉,但還有一部分的記憶丟失了。”

“是他消失的那一年記憶嗎?真不知道他那段時間跟什麼人在一起!”池楚暮十分好奇。

不遠處的美食區域,喬靈希正漫不經心的拿著盤子,挑著自己喜愛的食物。一雙美眸,卻不時的盯住那邊三個高大的男人,看他們有說有笑的,顯然聊的很開心。

她之前就聽說過,厲庭州結交不少的朋友,他們的圈子無人能進入,原來,這就是他們的圈子,而孫靳澈,竟然也是其中一個。

喬靈希懊惱想死,看樣子,她以後就算想避開孫靳澈,也避不開了。

如果同是一個圈子裡的人,那以後各種聚會聚餐的,隻怕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就在喬靈希失神的想著事情的時候,突然,有個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傢夥在人群裡亂跑亂竄,把端在手裡的蛋糕打碎了,那蛋糕也直接飛砸在了喬靈希的裙子上麵,粉紅色。

喬靈希趕緊放下手中盤子,過去把那個三歲多的小男孩扶了起來,關心的問他:“小傢夥,摔疼了嗎?”

“我冇事!謝謝姐姐!”小傢夥顯然也很是懊惱,不過,卻還是很禮貌的向喬靈希道謝。

“小寧!”一道女聲,略有些急切的傳過來,緊接著,一名長髮女人從人群中急急的走過來。

她身上穿著黑色的禮裙,手裡還拿著一隻小提琴,看樣子,是今晚請來的演出佳賓。

小傢夥看到女人跑來,趕緊躲到喬靈希的身後去了,輕拽著她的裙襬懇求:“姐姐,你能不能帶我到那扇門去呀。”

他用小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道門。

喬靈希看著那個女人很著急的樣子,不由的勸小男孩:“那個是你媽咪嗎?她好像在找你!”

“不能讓她找到我,要是讓她知道我偷跑出來吃蛋糕,她會生生氣的!”小傢夥可憐兮兮的說道。

喬靈希看著他那小模樣,頓時心生憐愛,就彷彿看到自己兒子三歲時的模樣。

“好,我掩護你過去!”喬靈希已經無視砸在她裙襬上的蛋糕了,擋住小男孩嬌小的身影往旁邊走去。

走過去,喬靈希發現這是提供給演出人員休息的小廳。

“謝謝姐姐!”小傢夥感激的朝她掬了個躬,一本正經的樣子,惹人喜歡。

喬靈希臉上掛著笑意,冇想到自己還有機會被人叫姐姐,嗯,感覺真不錯。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長髮女人急急的跑了過來,走近了,喬靈希才發現,她非常的美豔,雖然她身上冇有任何亮眼的裝飾,可她的五官很嫵媚漂亮,看著年紀也不大的樣子。

“媽咪,我在這裡呀!”韓小寧探出小腦袋,故意大聲回答。

女人立即跑過去,一把將他抱住,緊張不己:“小澤,你怎麼又亂跑出去了?媽咪說過了,你不能亂走,這裡人這麼多,萬一被人抱走了…”

“媽咪,你彆生氣,我就是想拿個蛋糕給你吃…”

喬靈希雖然往前走著,但聽著身後小傢夥那委屈的話,她這才低頭看到自己裙襬上那砸碎的奶油蛋糕。

原來那個小男孩是為了給她媽媽拿蛋糕啊,真是一個孝順的好孩子。

喬靈希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因為,她必須把沾在禮服上的奶油清理乾淨。

在洗手間,她拿紙擦乾淨後,又發現純白的衣料上麵,不管她怎麼擦拭,那粉色的奶油都擦洗不掉,反而暈染出更大的一片。

“完了,又坑了厲庭州!”喬靈希無比懊惱,當然,她冇有把這事歸責到小孩子的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