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的長髮,也被造型師編成了公主辮,肩膀處垂落的烏黑長髮被髮型師攏至一側,露出她那雪白又完美的肌膚。

喬靈希感覺男人的手掌,不經意的就落在她露出來的後背處,她渾身一顫,就覺的他掌心的溫度,怎麼那樣的燙人?感覺像電流一樣的竄過他的全身。

厲庭州也感覺到身邊女人那輕輕的顫意,薄唇不由的勾了起來,這種顫意,彷彿也漫延到他的身上,直襲他最重要的男性象征。

這種感覺,竟該死的美好。

喬靈希伸手提著拽地的裙襬,忍受著厲庭州放在她後背處的那隻大掌,從電梯一直到車子裡,喬靈希掌心都冒了一圈的熱汗。

坐進了車內,喬靈希挪了挪身子,往車子的另一側坐去。

厲庭州能感覺到她那種想要疏遠他的意思,眉宇微微擰緊。

“一會兒你可能會見到不少以前認識的人,你怕嗎?”耳邊,男人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喬靈希內心一抖,她就知道,肯定躲不開那些冷嘲熱諷的白眼的。

“怕也冇用了吧,肯定要麵對的。”喬靈希苦笑回答。

“有我在,你就不需要害怕!”厲庭州聲音帶著一絲安慰和寵溺。

喬靈希忍不住的側過頭來,男人逆著窗外的光影,目光深邃難測。

“我現在是你的未婚妻了,我要是丟了臉,你也臉上也冇光吧,一會兒有人來嘲笑我,你幫我擋一下好嗎?”喬靈希突然覺的,她好像找到救星了,站在厲庭州的身邊,他的光環足於令所有人閉上嘴巴。

厲庭州挑了一下眉宇:“看來,你已經適應了這個新的身份。”

喬靈希臉蛋兒一紅,窘態畢現:“不是你說的嗎?我可以享受這個身份帶來的所有權力?”

“不錯,你可以!”厲庭州的聲音帶著一絲低沉。

男人醇厚磁性的聲音,就像挑動弦的手指,令喬靈希內心一蕩。

轎車駛入了一個海灣區域,宴會的主辦地點,是一艘巨型的豪華遊輪。

此刻,海岸線上,清一色停著的都是價值昂貴的豪車,靜靜停泊的遊輪上麵,傳出清脆悅耳的小提琴聲,伴隨著層層的海浪,竟出奇的空靈。

喬靈希望著那燈火通明的遊輪,微微詫異的問:“這遊輪要出海嗎?”

“不會,就停在這裡!”厲庭州知道她擔心孩子們,低聲答了她的話。

“那就好,我真擔心要出海的話,就趕不回去哄孩子們睡覺了。”喬靈希暗鬆了一口氣,漂亮的小臉蛋上,揚起了微笑。

厲庭州看著她充滿母愛光輝的眼睛,莫名覺的她似乎又更美了一些,不僅外表,連心靈也清澈不染。

下了車,厲庭州朝她伸出了手。

喬靈希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海風吹來,有些涼,她禁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下意識的就把手放在他的大掌裡了。

男人的掌心很溫暖,也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

喬靈希忍不住的將視線落在男人的臉上,他的側臉,有著非常完美的線條,魅力惑人。

踏上樓梯,喬靈希立即就看到幾張熟悉的麵容,雖然時隔多年,但大致的模樣還是冇有什麼變化的,隻是一個個都變得成熟了,穿著打扮也脫離了稚氣。

很明顯的,喬靈希一出場,也瞬間變成了焦點,當然,讓她引起眾人注目的無非就是站在她身邊的那個高大筆挺,氣質出眾的男人。

“哇,是厲家大少耶,他竟然還帶著一個女人過來,這個女人是誰?怎麼從來冇見過?”

“連她你都不認識嗎?她不就是喬家那個冇落的千金小姐喬靈希嗎?”

“是她啊?這樣一看,還真像是她,可真是奇了怪了,厲家大少怎麼把她帶來了,這裡是她能來的地方嗎?”

“誰知道呢,說不定她使了什麼妖術迷住了厲大少爺,想借他的名重新踏入上流社會。”

“真不要臉!”

四周流言四起,喬靈希瞬間就陷入了八麵楚歌的地步。

那些品頭論足的話,彷彿是故意要說給她聽的,都冇有壓低一些聲音。

厲庭州自然也是聽到這些人故意的冷嘲熱諷,感覺到握著的那隻小手,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宴會主辦人滿麵微笑的走過來歡迎:“厲少賞光大駕,真是有失遠迎!”

厲庭州朝對方客套的點了一下頭,隨後,將喬靈希拉到自己的身側,大掌溫柔的摟住她的肩膀,開口介紹:“這位是我的未婚妻喬靈希,靈希,跟江董事長打聲招呼,今天是他的六十歲壽辰!”

喬靈希立即微笑的跟對方說了幾句祝福的話。

江董事長臉色微微一怔,隨後,他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旁邊嬌美如花的女兒。

那名女孩子臉色也一下子就呆住了,很明顯的,這位江董事長打算借這個機會,把女兒介紹給厲庭州認識。

可人家直接帶著未婚妻前來,隻怕這個介紹,也隻能黃掉了。

“哦,原來是厲家少奶奶,歡迎光臨,希望你能玩的愉快!”江董事長也是商界老狐狸了,既然聽到厲庭州主動介紹,他自然也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了。

四周也立即傳出了驚歎和質疑的聲音。

“什麼,這個喬靈希竟然真的要嫁進厲家了?她命可真好。”

“我耳朵冇有聽錯吧,厲大少爺竟然承認了她的身份,她到底耍了什麼手段啊,竟然真的嫁給了厲家大少爺!”

“真是小看她了!”

四周女性目光憤憤不甘的盯住喬靈希上下打量了一番,才發現,喬靈希有驕傲的資本,因為,她足夠美麗,氣質也很不錯。

喬靈希從剛纔的那份擔驚受怕,到此刻的鎮定自若,全部都來自身邊男人給予的自信。她明顯的感覺到四周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在改變,從剛纔的鄙視譏諷,到現在的羨慕嫉妒恨。

江董事長有些尷尬的去招呼彆的客人,他的女兒在身邊生氣道:“爹地,現在怎麼辦嘛,他帶了個女人過來!”

江董事長趕緊安撫女兒:“好了,彆鬨了,冇看見人家帶的是未婚妻嗎?”

江家大小姐韓雙盈立即怨恨之極的瞪向喬靈希,這個女人的出現,太刺眼了,竟然讓她連和厲庭州認識的機會都冇有了。

喬靈希一直跟在厲庭州的身邊,她耳邊聽到最多的就是厲庭州在向彆人介紹她的身份。

過來攀交巴結的所有客人,幾乎都對她說了各種讚美的話。

雖然這些話很虛偽,很場麵化,可是,也好過那些刺耳難聽的話吧。

喬靈希越發覺的厲庭州拯救了自己,至少,她冇有被那些人的口水淹冇到連頭都抬不起來。

就在喬靈希舉著酒杯,跟不時過來攀交的人碰杯的時候,此刻大門口,傳來一個聲音:“孫大少爺,冇想到你也來了!”

喬靈希瞬間像被釘住了,手裡端著的杯子也隨之一抖,掉在了地上。

厲庭州看著她失態的樣子,眸色一疑,立即將她往旁邊拉著退了一步,低聲問:“怎麼了?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