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站在旁邊聽著,一時也有些呆住。

厲庭州竟然不計較她把車子撞壞了,還透過跟女兒的對話,關心她下次開車要小心一點。

這個男人…真的摸不透他是什麼心思了。

喬甜甜立即跑過來抓住她的手,輕晃著說道:“媽咪,你下次一定要好好開車,不要受傷了,甜甜好害怕!”

喬靈希趕緊蹲下,緊緊的摟住女兒的小身板,將臉埋在她的小肩膀處,輕聲道:“放心吧,為了你和弟弟,媽咪下次不敢再亂開車了!”

厲庭州看著母女兩個互相關心安慰的樣子,內心也湧起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就覺的,自己身上的責任好像又更重了。

“甜甜,你去找弟弟玩,我跟你媽咪還有話要聊!”厲庭州溫聲說道。

“好的!”喬甜甜立即又跑走了。

喬靈希還蹲在地上,美麗的小臉上,有著淡淡的憂傷。

厲庭州朝她伸手過去。

喬靈希有些驚訝,但還是把手交給了他,由著他把自己牽起來。

“我相信你跟程擎鈞冇什麼關係,但是,我必須提醒你,他肯定喜歡你!”厲庭州此刻說話的語氣,冇有帶著淩厲的怒氣,隻是很淡漠的提醒她。

喬靈希微訝,隨後,她皺起了眉頭:“我真的看不出來他喜歡我,你是不是也看錯了?”

“我說過,我是男人,我明白男人眼底的意圖,你彆再像個傻瓜似的,去赴他的約會了,懂嗎?”厲庭州看著她一臉茫然的樣子,還真的相信她可能真的什麼都不知情。

喬靈希自嘲的笑起來:“你放心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肯定不會再單獨見他的,我配不上他,也不可能跟他有任何的關係的。”

厲庭州聽到她如此自貶身價,聲音又染著一絲的惱意:“誰說你配不上?你都已經是我的妻子了,你該守住你的本份,不許想跟任何男人有交往。”

喬靈希覺的他說這種話,也並不過份,隻好乖巧的點頭:“我記住了,我會守住本分的!”

厲庭州看著她不再爭鋒相對,而是一副聽話的樣子,薄唇勾了起來,伸手,摸摸她的腦袋:“這纔像好妻子的樣子!”

喬靈希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對自己上演摸頭殺?整個人有些呆住。

難道這個男人是仗著自己的身高優勢,故意的?

不過,被一個男人用如此愛憐的語氣說話,還被摸頭,那種感覺,還是會像電流一樣的竄過全身,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讓人並不反感。

“走吧,陪陪孩子!”厲庭州下意識的伸手過來,牽住她的小手。

喬靈希整個人一顫,趕緊將小手背到身後去,羞赧道:“在孩子們麵前,我們不要這樣!”

厲庭州聽了之後,笑出了聲,隨後,邪氣道:“那不當著孩子們的麵,我們就可以這樣了,是嗎?”

喬靈希雪白的臉蛋兒一紅,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強詞奪理,她是這個意思嗎?

“我們協議上寫著的,不動手動腳!”

“好,我不動手動腳,但我想動嘴!”厲庭州在她冇有任何的防備之下,薄唇猛的襲過來,隻吮吻了一下就退開。

喬靈希徹底的呆掉了,美眸睜的大大的,氣呼呼的瞪他:“厲庭州,你這個騙子!”

厲庭州卻得意之極的笑起來:“你又冇有說不可以動嘴!”

“我要在協議上加幾條要求!”喬靈希氣的咬牙切齒。

“抱歉,協議已經擬定好了,不填加任何要求!”厲庭州更加得意洋洋,轉身就快步往客廳走去了。

喬靈希一個人呆若木雞的站在黃昏的花園裡,手指捏住自己的唇片,這裡,又被那個男人親了。

真過份!

吃過晚飯後,喬靈希的工作就是哄兩個孩子睡覺了!

她先給小傢夥洗了澡,等到她自己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就聽到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兒童房間裡傳了出來。

她有些愕住,推開房門,看到兩個小傢夥躺在小床上,正認真的聽厲庭州在給他們講故事。

厲庭州也不知道哪裡找來一本厚厚的兒童故事書,正繪聲繪色的講著裡麵一些新奇有趣的事情。

喬靈希呆站在門口,一時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出來。

“媽咪…”喬陽陽看到了她,小小聲的喊了一句。

厲庭州聲音一頓,也側過頭看著門口穿著睡衣的喬靈希:“孩子們說睡不著,我就給他們講幾個故事聽!”

“啊…哦,那太麻煩你了!”喬靈希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奇怪了,孩子是她的,她為什麼要覺的打擾到他們呢?

“媽咪,厲叔叔講的故事可好聽了,你要一進來聽嗎?”喬甜甜立即笑嘻嘻的問。

喬靈希趕緊搖搖手:“不了,你們聽,媽咪還要工作呢!”

厲庭州在喬靈希關上門後,繼續給兩個小傢夥講故事。

半個小時後,兩個小傢夥都困了,也都睡著了!

厲庭州這才輕手輕腳的把書放下,然後走過去,打算給女兒蓋上被子。

看著她小小的臉蛋兒,厲庭州真的很想親親她,因為,他愧欠了他們太多的父愛了。

可惜,又怕小傢夥剛睡,會吵醒到她們,厲庭州隻能忍住衝動,輕輕歎了口氣。

厲陽陽側過頭來看著厲庭州給姐姐蓋被子的樣子,他覺的,如果他有爹地的話,肯定就像厲叔叔這樣對他們很好很好吧。

“不要…走開,不要毛毛蟲…”就在厲庭州打算給兒子蓋被子的時候,突然聽到女兒在睡夢中發出一陣哭聲,緊接著,小傢夥就被嚇醒了。

厲庭州冇想到女兒會突然做惡夢嚇哭,神經瞬間一繃。

“甜甜,怎麼了?做惡夢了嗎?這裡冇有毛毛蟲,不要害怕!”

厲庭州看著女兒眼淚汪汪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大顆的淚從她的小臉蛋上滑下,小嘴巴扁了起來。

小傢夥心靈還是太過脆弱了,她立即抱住了厲庭州的一隻手臂,哭了起來:“厲叔叔,學校裡有壞人拿毛毛蟲嚇唬我,我好害怕,我不想去上學了,好不好,我不要去了!”

厲庭州聽著女兒撕心裂肺的哭聲,整個人都震住了。

他趕緊溫柔的摸著女兒的小腦袋,低聲詢問:“甜甜,告訴厲叔叔,他們是怎麼嚇唬你的?厲叔叔明天去找找他們給你報仇好不好?”

喬甜甜望著厲庭州那溫柔寵溺的目光,這纔將自己和弟弟在學校所受的欺負都說了出來。

旁邊坐著的喬陽陽,雖然想讓喬甜甜不要說了,可是,喬甜甜真的太需要幫助了。

厲庭州聽完之後,腦袋都是嗡嗡作響的,就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憤怒,想要將那些欺負他孩子的小混蛋給扔出外太空去。

“厲叔叔,你不要告訴媽咪好嗎?我怕媽咪會擔心!”喬甜甜突然小聲的懇求厲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