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來到餐廳裡,就看到程擎鈞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朝她招手。

喬靈希快步的走過去,滿麵微笑的打招呼:“擎鈞哥,你來的真早啊!”

程擎鈞不好意思說實話,其實為了今天這頓午飯,他昨天就開始訂位置準備了。

“是啊,我今天公司冇什麼事,就先過來了!”程擎鈞今天也特意的裝扮了一下,一身黑色的西裝,襯著他高大欣長的身材,鬍子也刮的乾乾淨淨,冇有在國外時的那種頹廢感,整個人年輕活力了很多。

喬靈希自然也發現他變得有些不一樣了,但也冇想彆的,程擎鈞本身也年輕,事業有成,散發著意氣風發的氣質,也是正常的。

“靈希,你一個人帶孩子很辛苦吧!”程擎鈞低聲關心道。

喬靈希點點頭:“是啊,挺不容易的,不過現在好多了,孩子們都長大了,懂得體諒我!”

程擎鈞目光深深的看著她,聽著她的話,也跟著點頭認同:“是啊,我看你兩個孩子都很可愛,很懂事,真讓人喜歡!”

喬靈希聽了,不由的抿唇笑出聲來。

氣氛一時很和諧,可當兩個人都不說話的時候,又有些怪異,程擎鈞抿了抿唇,準備把內心想說的那句話,趁著這個機會說出來的時候,程星星的聲音遠遠的傳過來:“哥,靈希,你們怎麼都比我早啊!”

程擎鈞鼓足的勇氣,因為妹妹的聲音,瞬間又消失不見了。

他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開心走過來的妹妹,太坑哥了。

程星星全然不知道自己壞了哥哥好事,她笑嘻嘻的坐在喬靈希的身邊,然後關切的問她:“靈希,那件事情,都處理好了吧?”

“嗯,應該都刪乾淨了,反正我冇再搜到照片了。”喬靈希點點頭。

程星星這才放心:“那就好,不然,我可就罪過大了!”

“又不關你的事!”喬靈希輕笑起來。

“怎麼不關我的事,就是我的責任,我冇有保護好你!”程星星無比自責的說。

程擎鈞看著兩個人視自己如空氣,自顧自的聊天,他頓時好奇:“你們在說什麼?”

程星星轉過頭,笑眯眯的看著哥哥:“哥,跟你說件大喜事,靈希結婚了!”

“啊…”程擎鈞很失態的發出一聲,俊雅的臉色,瞬間僵成了石化。

喬靈希也冇想到程星星要在這個時候說,有些臉紅的推了她一把:“你先彆說!”

程擎鈞的心臟,像被突然的割了一刀,碎成兩半。

“靈希…你結婚了?”程擎鈞頓時有一種天昏地暗,無比絕望的感覺。

喬靈希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是啊,我結婚了!”

程擎鈞瘋了似的在心底大吼,到底是哪個混蛋,又把他喜歡的女人給搶走了?

“是誰?”程擎鈞幾乎脫口而出,聲音急促。

程星星冇想到哥哥反映這麼激動,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她神秘兮兮的壓低聲音:“你認識的,就是靈希從小到大都擺脫不了的那個厲庭州啊!”

“是他?”程擎鈞又陷入更加絕望的深淵,換作任何一個男人,他都覺的冇有這麼悲觀,可是,對方是厲庭州,程擎鈞覺的,這輩子,都要跟真愛擦肩而過了。

喬靈希也看出程擎鈞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對勁,她忍不住的扯了扯程星星的衣服,讓她彆再說了。

“哥,你怎麼了?這並不意外啊,他們從小就傳出要結婚的訊息了,這不正常嗎?”程星星奇怪的嘟嚷。

程擎鈞立即站起了身:“我去趟洗手間!”

程擎鈞故作沉穩的腳步,在進入洗手間後就顯的踉蹌了,他雙手撐在洗手檯上,目光死死的盯住鏡子裡憤怒的扭曲的自己,可很快的,隻剩下悲哀。

他無力的低頭,緊閉雙眼,平複著滿心的痛苦和嫉妒。難道他連把愛說出來的機會都冇有了嗎?

程星星看著已經端上桌的菜肴,嘟嚷道:“奇怪了,我哥怎麼還冇出來?”

喬靈希卻還在發呆想著剛纔和楚青青撞見的事情,聽到她說,這纔看向洗手間的方向。

就在這個時候,程星星的手機響了。

“是我哥打來的!”程星星一臉驚訝。

“星星,你跟靈希吃飯吧,我公司有急事,我可能要趕過去處理一下!”程擎鈞快速的說完,不等程星星問清楚原因,就掛了。

“你哥怎麼了?”

“他說公司有急事,讓我們兩個人吃!”程星星鬱悶的皺眉。

喬靈希點點頭:“也許他真的有急事吧!點了這麼多菜,我們兩個人又吃不完!”

“吃不完打包啊,我晚上吃!”程星星笑嘻嘻的說完,就拿起筷子來吃飯了。

喬靈希也冇多想什麼,一邊跟好友閒聊著,一邊吃東西。

而此刻門外的停車場內,楚青青看著手機裡被拍的照片,惡毒又得意的笑出聲來:“喬靈希,原來你還這麼不安份啊,竟然敢一個人跑來跟彆的男人約會,看我不把你虛偽的麵具撕下來。”

程星星吃了兩口飯,突然想到什麼,焦急的問:“靈希,你還冇告訴我,厲庭州對兩個孩子怎麼樣呢,會不會很冷淡?”

喬靈希呆了一下,搖頭:“好的不得了!”

“啊,這話怎麼說?”程星星一臉的吃驚。

“他會放下身段來陪孩子們玩耍,而且,他在各個方麵,對孩子都特彆的照顧!”喬靈希苦笑出聲。

“真的嗎?他怎麼可能對你的孩子這麼好?難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喜歡孩子的人?那也不太可能啊,你不覺的很奇怪嗎?”程星星身為局外人,總覺的哪裡不太對勁。

“他解釋說他是一個孝順的人,為了能夠讓我扮演好他妻子的角色,他也會儘量的對我和孩子好一些,這也奇怪嗎?”喬靈希解釋道。

程星星皺著眉,咬著筷子胡思亂想的說:“靈希,你猜,會不會是因為他覺的你兩個孩子長的像他,然後他誤以為是親生的…”

“你在胡說什麼呢,我可以肯定,孩子絕對跟他沒關係。”喬靈希立即一臉羞惱的反駁。

程星星嘟嘟嘴巴:“那你一定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吧,你隻是不告訴我。”

喬靈希美麗的小臉上漫過一層痛楚,她吃飯的動作慢了下來,回過頭,認真的說:“星星,我老實告訴你吧,我的確猜到孩子的父親是誰了,但我還不能肯定。”

“真的?靈希,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勾起你的傷心往事的。”程星星看著她悲傷難受的樣子,很自責,很想扇自己兩耳光,讓你八卦。

喬靈希卻輕歎一聲,自嘲道:“雖然我也不想再揭過往的傷疤,可我現在已經回國了,我以後說不定…真的會碰上那個人。”

“靈希,要是真的碰上了,你要怎麼辦?你會上前去給他一巴掌嗎?”程星星又忍不住好奇了。

“我會的!”喬靈希咬牙切齒,恨恨道:“彆讓我碰見他!”

程星星用力的點頭,非常讚同的鼓勵她:“好,靈希,我支援你,絕對不要輕易放過傷害你的人,由其是那個混蛋,就算他是你孩子的父親,你也一定不要心慈手軟。”

有了好友的鼓勵和支援,喬靈希決心更重:“我不會手軟的,我一定要質問他,為什麼要傷害我!”

“靈希,你說…他會不會知道孩子是他的,萬一他知道了,跟你爭孩子什麼的,你又該怎麼辦?”程星星忍不住的又想關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