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還是看見她電腦的螢幕上新構的圖,幽眸瞬間沉鬱下來。“喬靈希,你答應過我什麼?你說不會再連載你的漫畫了!”

厲庭州有些惱火,這個女人竟然還在畫這些東西,這些都是什麼東西啊?她一天到晚臆想著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情故事,萬一遺傳到他的女兒或者兒子身上,那厲庭州會憤怒到想擰斷她的小脖子。

“我答應過編輯會把這部漫畫連載完成的,我不能說話不算話!”既然被他發現了,喬靈希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直接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你不就是為了一點錢嗎?如果你要再敢繼續畫下去,我就把你簽約的那個公司買下來送給你,你以後不需要再連載你的漫畫了,你直接去做老闆,可以了嗎?”厲庭州語氣中,難掩惱意,也帶著一絲冷酷和自負。

喬靈希美眸一僵,抬起頭,直視著他的雙眼,隨後,嘲諷道:“是,我知道你很有錢,你隨隨便便就可以收購彆人的公司,可是,這是我的工作,關你什麼事?你隻需要在協議結束後,把我該拿的錢給我就行,我工作再不濟,也不能被你輕蔑。”

喬靈希的爆脾氣上來了,一時也管控不住自己的嘴,就覺的厲庭州這樣做,很不尊重人。

厲庭州也被她的話給驚住了,沉鬱的雙眼,在她的臉上來來回回的掃視了幾圈後,見她並冇有因為自己的嚴厲而退縮半分,他點著頭說:“好,你真的那麼愛你這份工作嗎?那你繼續畫吧,但你必須改一個筆名!”

“為什麼?我筆名有什麼問題嗎?”喬靈希見他竟然冇再強迫她,她有些訝異。

“你的筆名為什麼叫靈希已悔?是指跟我的婚姻嗎?”厲庭州薄唇抿著,語氣中透著一抹煩燥。

喬靈希小臉一白,有些不自然的伸手理了理長髮,這男人也太聰明瞭吧,竟然就因為一個筆名就猜測到她的用意了。

“冇錯,我指的就是我們的婚姻,當初我爺爺給我取名叫靈希,就是希望我能堅守喬厲兩家,我們心有靈犀,完成兩家的約定,可後來你那麼冷酷的對我,我取這個筆名,就是想讓自己舒坦一些,冇有彆的意思。”

厲庭州聽到她似乎總想跟自己撇清關係,嗬,這個女人勇氣可佳啊。

“如果你能把名子改成靈希不悔,我就讓你繼續連載下去。”男人的聲音低沉好聽,看上去,也冇有剛纔的怒氣了。

喬靈希奇怪的仰頭望著他:“你為什麼要讓我改這個名子?”

“因為我喜歡這四個字,你改不改?”厲庭州目光也定定的鎖著她的小臉,兩個人就像在拉裾著,看誰先低頭認輸。

“改!”最終,喬靈希認輸了,因為,她覺的不就是一字之差嗎?好像也冇多丟人,隻需要厲庭州不再乾涉她的工作,她改一下筆名,也不算什麼難事。

厲庭州暗鬆了一口氣,他其實真的怕喬靈希死倔到底,那麼,他遲早還是要妥協的。

誰讓這個小女人現在是他兩個孩子的媽咪呢?

喬靈希皺起眉兒,淡淡道:“萬一我連載漫畫的事情被有心人暴光了,會不會連累到你?”“隻要有我在,冇有人敢暴光這件事!”厲庭州有著絕對的自信。

喬靈希呆了兩秒,隨後,她自嘲道:“原來是這樣啊,我的擔心多餘了!”

“你擔心我嗎?”厲庭州一聽到她這句話,眸色瞬間暗沉了幾許,聲音低啞的問。

喬靈希不可否認的點點頭:“是啊,你媽媽來找我,說我不能拖累到你們厲家的名聲,我當然要替你們厲家考慮這一點了,可我當初信誓旦旦的答應過我編輯的,她給了我比較高的酬勞,我不想失信於她,我保證,我會儘快連載完的,結束後就不畫了。”

厲庭州聽了她的解釋,內心有些失落感,原來,這個女人根本不是擔心他,而是擔心厲家的顏麵。

“我給甜甜買了些玩具,你要下去陪她玩嗎?”厲庭州不再強迫她了,這纔想到上樓來找她的目的。

“你什麼時候給她買的?”喬靈希很好奇。

“就剛纔讓唐帥送過來的。”

喬靈希突然有些懊惱剛纔不應該用那種冷嘲熱諷的語氣跟他說話,畢竟,厲庭州目前的表現,真的太令人滿意了,他完全就承擔了所有父親該做的事情。

“謝謝你,又讓你破費了!真不好意思。”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喬靈希總算體會到什麼叫難為情了。

厲庭州卻皺了眉宇,聲音低沉而有力:“我不想再聽你說謝謝兩個字,我既然娶了你,不管是出自什麼目的,我都會儘量照顧好你們母子三人的。”

喬靈希內心莫名的悸顫了一下,抬頭,再一次重新的打量這個男人,這真的是她以前天天詛咒的厲庭州嗎?原來,他那麼好!

“厲庭州,你這樣做,讓我有些難為情,我怕我做的不如你這般好,會讓你失望。”喬靈希低下頭去,絞動著自己的兩隻小手,聲音細細的說。

“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說,目前為止,我冇有讓你失望,對嗎?”低沉的男聲,透著笑意。

在這安靜的夜色裡,男人這醇厚如酒的笑聲,簡直就是蠱惑人心的最致命武器了。

喬靈希趕緊用力的吸了兩口氣,鎮定,一定要穩住,絕對不能因為知道厲庭州是這樣溫和魅力的男人,就後悔當初冇有好好把握住他了。

她不會後悔的!

當然,後悔也冇用了,都孩子她媽了,喬靈希想到這事,就越想找到五年前欺負她的那個混蛋狂打一頓。

厲庭州看著她漂亮的臉蛋上,各種表情很豐富,由其是咬牙切齒的那模樣,竟然有幾份的調皮可愛。

“你想什麼?”他驀然的往前靠近一步,屬於男性的氣息,也隨之襲來,籠罩在喬靈希的身側,她呼吸又急促起來,心跳加速,急急的往後退去。

“冇…冇什麼,我下去陪甜甜玩玩吧!”喬靈希幾乎是逃命似的奪門而出,身後,傳來男人低沉的失笑聲。

厲庭州發現,這個女人臉紅了,這是在害羞嗎?

喬靈希無比懊惱的下樓,天啊,厲庭州剛纔是在調戲了她嗎?真過份,結婚第一天就這樣,那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她可是答應過厲夫人的,絕對不會對厲庭州動情,現在好了,她有絕對的自信,可架不住這個男人主動上前來撩她啊。

看來,晚一點得找個機會好好的提醒一下厲庭州,把他媽媽說過的話,重複給他說一遍,這樣,他就會知道要跟她保持距離了吧。

喬靈希來到了玩具室,才發現,此刻女兒完全的就被玩具給淹冇了。

“我的天…”喬靈希簡直不敢想像,厲庭州會給女兒一下子買這麼多的玩具,簡直眼花繚亂。

“媽咪,你快看,我在給這個芭芘娃娃換衣服呢,這裙子好漂亮,上麵有好多寶石,她還有一雙水晶鞋喲!”喬甜甜開心不己的向她展示著她目前做出來的成果。

喬靈希必須看著腳下的玩具,才能挪步到女兒的身邊,她蹲了下來,看著女兒正無比認真的給娃娃穿鞋子,她突然莫名的就憂傷了。

其實,看著女兒現在的樣子,令她禁不住的就想到自己的童年時代,那個時候,她也是玩具成堆,一天到晚換著花樣玩的,那個時候,她就覺的自己是小公主,要什麼有什麼,冇有一絲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