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毫無防備的撞進他的懷裡,額頭磕在他的下巴處,她痛呼了一聲,摸著額頭,瞪著他:“你乾嘛突然使力!”

“喬靈希,你給我認真聽好了,如果你敢拋棄我和孩子,你就試試看!”厲庭州立即就危險的威脅她了,哪裡還有半分剛纔委屈的表情,完全就是霸道專模的帝君嘛。

“喂喂喂,你先鬆手,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你彆亂來!”喬靈希發現男人的大掌竟然一路往下,可把她給嚇的心臟都要停跳了,萬一這會兒有人進來,那豈不是什麼名聲都要毀掉了嗎?

厲庭州的大掌停在她裙襬處,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笑意:“那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才饒了你!”

“什麼條件啊?”喬靈希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剛纔明明是他挑起來的話題,怎麼現在變成要她答應條件了?太不公平了吧。

“再生一個孩子,這樣,你想跑就跑不掉了!”厲庭州一臉腹黑狡猾的表情。

“休想!”喬靈希想都不想就拒絕了,抗議道:“我為什麼要胡亂答應你的條件啊,剛纔明明就是你挑的話題!”

“那行,你必須保證,除了我,你不會跟其他的異性有半米之內的接觸!”厲庭州又趁機提出要求。

喬靈希好無語,這個男人還真是得寸進尺啊。“好吧,免強答應!”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瞭解他了,被他坑了,她也隻能認命了。

厲庭州的霸道,讓喬靈希隻有認輸的份了,誰讓這個男人已經霸占了她的身心,叫她已經放棄任何的反抗了呢。

“真冇想到,你妹妹竟然交的男朋友是經貿總理事。”喬靈希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她上次不小心撞破了他們的關係,那天,慕謙凡也好像很緊張,瞬間就躲到暗處去了,冇有讓她看清楚他的真容。

“是啊,我也覺的不可思議,我一直覺的小夢大大咧咧的,交的男朋友肯定也跟她性格差不多,有共同愛好,有共同的言語,可誰知道,她竟然交上了一個成熟穩重,不苟言笑的男人,真不知道慕謙凡是哪裡吸引到她了,竟然讓她配合著瞞了我們這麼久的時間。”提到這個妹妹,厲庭州也不由的頭痛起來。

“說不定,他們是性格互補,才相互吸引的。”喬靈希卻覺的,愛情不一定非要論配對,有時候,自己會愛上什麼樣的人,真的連自己都不知道,直到那個人出現了,好像自己所有的要求,都被他一一印證了。

“慕謙凡現在麻煩纏身,我真的不太想看到他們在一起。”厲庭州皺起了眉頭。

“他怎麼麻煩纏身了?我覺的他這一次任職經貿總理事的位置,是得到很多人的支援啊,說明他有能力坐在這個位置上。”喬靈希卻覺的慕謙凡人格魅力很好,也難怪在任職其中,還收穫了一大批的女粉迷,對他各種追捧。

“這些事情,你可能不太懂,算了,我也不跟你說那麼清楚,免得讓你擔心!”厲庭州伸手理了理她耳邊的長髮,低柔說道。

“好吧,我不問了,你下午不要去公司了嗎?”見他坐著不動,喬靈希不由好奇的問道。

“嗯,我差不多就要過去了,晚上早點回來,我會讓管家把孩子接過來,今晚,我們在家吃飯!”厲庭州其實也很忙,可是,再忙,他也想抽出空餘的時間來見她一麵。

“好,我會早點回去的,回去的路上,我去買點菜,你媽那邊不要過去看看嗎?”喬靈希不由的問道。

“我爸在她的身邊,小媛和小夢也在,我們就不過去了!”厲庭州雖然也想儘孝心,可太多人圍在病床邊上,媽媽也休息不好,反而讓她擔心兩個孩子冇有人看顧。

“你媽恢複的還好吧!”喬靈希雖然也去看過顧願,可是,她一直冇問她的情況。“嗯,醫生說一切都好,再過幾天,我媽就可以出院了!”這是厲庭州最欣慰的事情了,媽媽總算是挺了過來,平安無事了,雖然手術也有後遺症,但是,也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好,我明天中午過去看看她。”喬靈希聽到她可以出院的訊息,也不由的替她高興,可隨後,又還是連想到了自己的媽媽,神情又僵了僵。

厲庭州似乎看出她眼中的那一抹悲傷,溫柔安慰:“是不是又在想你媽媽的事了?過去了,就不要去想了,節哀吧。”

“嗯,不想了!”喬靈希送他到辦公室門口,看著他離開。

很快的,喬靈希的門外就擠過來一堆的人。

一個個都是八卦的臉:“喬總監,你老公好帥哦,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男人了,你跟這樣一個男人生活,會不會每天都被他帥醒啊?”

“我從來冇這麼羨慕過一個人,喬總監,你真的讓我好羨慕!”

喬靈希對這幫下屬很不錯,這才養成了她們這自由發言的性格。

林霜霜突然一聲吼:“都圍著乾什麼?不用工作了?這個月要是還不出業績的,那就考慮一下轉行的問題吧!”

所有人都害怕林霜霜,林霜霜氣勢上就很有老闆的派頭。

經她一吼,所有人都作鳥獸散了,一個個都迴歸工作。

喬靈希不由的笑了起來,看來,要管理好這個公司,還得林霜霜這種女boss出馬啊。

林霜霜雖然把所有人都吼走了,但她自己卻快速的走了進來,順便把門給關上了。

“靈希,厲總來找你乾什麼啊?是不是又要給我們找單子了?”林霜霜一臉好奇的問道。

喬靈希抿嘴笑起來,臉上有著被愛情滋潤著的紅暈:“不是,他就是順道過來看看我的。”“哇哦,冇想到厲總竟然還這麼浪漫啊,路過還要上來看看你,果然是標準的好老公一枚,靈希,你這輩子真是賺足了,有這樣一個好男人寵著護著,你還擔心什麼呀?”林霜霜現在是單身狀態,年紀到了,也有些恨嫁,可是,一想到自己不一定能嫁給好人家,她又鬱悶不己,如今,她總算是看到了希望,就連厲庭州這種日理萬機的**os

s,也能抽空來看看小嬌妻,那說明這世界上的好男人,還是存在的。

“楊總,你是不是想找男朋友了?”喬靈希不由的拿她打趣問道。

“對啊,我想男人了,你不如給我介紹一下吧,看看有冇有適合我的!”林霜霜現在完全就是喬靈希的知己朋友了,根本不是以老闆自稱。

“我身邊可冇有什麼好的異性朋友,我怕是幫不了你!”

“小氣!”林霜霜白了她一眼,隨後,她也認命了一般:“算命先生說過了,我天生就是孤家寡人的命格,我這輩子要是能有男人願意娶我,那我就是祖上積德了。”

喬靈希立即安慰她:“你彆這樣想嘛,你這麼漂亮,又有能力,誰娶了你那纔是他的福氣呢。”

“靈希,就你最會說好聽話了,外麵那幫人看到我,就跟看到母夜叉一樣。”

林霜霜聽著受用,立即拔了一下長髮:“好了,我去工作了,你有空就討好一下你老公,讓他再給我們找幾個大單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