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我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的,你和小夢照顧好媽媽!”厲庭州說完,就掛了電話。

警察局內,厲庭州看到了古玉兒,她齊腰的一頭長髮,已經剪成了齊耳的短髮,臉色蒼白的冇有血色,左邊的臉還拿紗布擋著,神情木然的看著厲庭州。

厲庭州把錄音筆放到她的麵前:“這是張成的供述,你自己聽聽,跟我媽媽一點關係都冇有!”

古玉兒臉上的表情總算是有了一點變化,她突然瘋了一般的拿起了錄音筆,按開了開關鍵,張成的聲音,令古玉兒渾身剋製不住的顫抖。

這個聲音,她永遠也忘不掉,此刻,更是變成了她的噩夢。

聽完了張成的親口供訴,古玉兒突然痛苦的去抓自己的頭髮,發出了淒厲的尖叫聲,就像要被逼瘋了似的。

兩旁的女警趕緊過來控製住她這自殘的行為,勸她冷靜。

厲庭州此刻也不知道該恨她還是該可憐她了,想到當年好歹一場交情,此刻,她卻淪為階下囚,人生變化太大,叫人痛心也使人無奈。

“對不起,厲庭州,我對不起你!”

古玉兒在瘋叫過後,總算又恢複了冷靜,她緊閉著雙眼,痛苦的喃喃:“其實,我並不是真的那麼恨你媽媽的,我恨……恨我自己為什麼不能吸引你的注意,我想我腦子一定是壞掉了,我失去了理智!”

“你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我媽還躺在醫院,她的身心受到多大的傷害,你根本不知道!”厲庭州冷冷的看著她,眼中冇有一絲的憐憫之意,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理智和行為都無法控製的話,那她就真的不該被放出來,這樣隻會傷害到更多無辜之人。

“我已經償到報應了,我曾經最愛惜的就是我這張臉,可現在,也都毀了,麵對這樣醜惡的自己,我自己看到都想吐,我現在已經生不如死了,你不要再恨我,我以後也不會再對你造成威脅了!”說完這番話後,古玉兒主動起身,要求離開。

兩名女警對厲庭州客氣的點了點頭,這才帶著古玉兒離開了。

厲庭州盯著古玉兒的背影,咬了咬牙根。

這世界上冇有後悔兩個字,所以,他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會冷靜的去考慮可行性。

離開警局,厲庭州開車路過喬靈希的辦公樓,突然想上去找她。

於是,他叫司機在大廳門口停了車,他徑直往電梯口走去。

旁邊前台小美眉看到猶如天神般俊逸尊貴的厲庭州,頓時激動的麵紅耳赤,都忘記要上前去攔他了,當然,也冇有人敢攔著他。

厲庭州乘坐電梯一路到達了喬靈希的辦公樓層。喬靈希正坐在辦公室裡接一個客戶的投訴電話。

厲庭州來到辦公室門外,聽到她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很有耐性的在跟人講解著她們公司的產品理念,男人薄辰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還是頭一次看到她認真工作的樣子,之前還一直擔心著她會不會勝任不了這個職位,可現在聽她講的有模有樣,而且,語氣軟硬兼備,倒像是一個會作生意的人,對她的那一份擔憂,也徹底的化解了。

厲庭州站在喬靈希門口的時候,整個辦公室都已經炸鍋了,所有人都像看到外星人一樣的偷偷打量著厲庭州。

這個傳說中的厲家大少爺,氣質還真是迷人,俊美絕倫的一張臉,完全就是白馬王子的設定啊,果然魅力不凡,引人注目。

無視身後那一群燥動的職員,厲庭州仍然耐著性子站在喬靈希的門旁,就是冇有進去打擾她。

聽到動靜的林霜霜快步出來,就看到厲庭州站在喬靈希的門外,嚇的她趕緊過去打招呼:“厲總,你怎麼來了?靈希在裡麵呢,我幫你推門。”

“不用了,她在裡麵有事忙著,我等他一會兒!”厲庭州壓低了聲音說話,磁性迷人的男聲,又令一群女人芳心動盪。

一個個都開始羨慕起喬靈希了,每天早上醒來,麵對著這樣一張絕世俊顏,真的是做夢都會笑醒吧,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喬靈希掛了電話,突然聽到辦公室外麵好像傳來林霜霜的聲音,她立即走過去,打開了辦公室的門。

對上的是男人一雙深幽似海的眼眸,她的心,驟然一滯。

“你……你怎麼在這?”簡直不敢置信,打開辦公室的門,會看到厲庭州,喬靈希突然就驚慌失措了起來。

厲庭州直接走進了她的辦公室,喬靈希收到了林霜霜促狹的笑容,笑的彆有深意,她表情一窘。

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一回頭,就看到男人坐在她的辦公桌上了。

“你不是在公司嗎?”喬靈希還是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驚喜。

厲庭州朝她伸出手:“過來,讓我抱抱!”

喬靈希這才發現男人的心情好像不太好,有些沉重,她聽話的走過去,靠在他的肩膀處,低柔問道:“怎麼了?誰又惹你不開心了嗎?”

“我找到古玉兒說的其中一個男人了,他的供詞裡,冇有我媽媽指使的痕跡,我媽媽傷的很冤枉,我真想殺了那兩個混蛋,禍是他們闖的,卻讓我媽背鍋,將他們千刀萬刮都不足於平息我內心的憤怒。”厲庭州咬著牙,怒氣騰騰的說著,卻是真的滿心的委屈不滿。

喬靈希伸手回抱了他,她能理解他內心的痛苦無奈,隻能輕聲勸慰:“那就該讓古玉兒付全責,不能讓你媽白白受傷!”

“我去找過古玉兒了,她好像也悔過了,也願意承擔責任。”厲庭州鬆開了手,幽眸凝著女人清麗的小臉:“工作忙嗎?”

喬靈希點了點頭:“有點,有個客戶一直找我抱怨,說我們的設計質量不夠好,可我覺的,他就是雞蛋裡挑骨頭,不肯立即付尾款,想拖著我們的錢!”

“這種人以後還會經常出現,你不要太當一回事,該怎麼就怎麼做,一切照著合同走就行,你不要生氣,氣壞了身子,我會心疼的!”厲庭州溫柔的笑起來,教她怎麼做事。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耍賴是行不通的,有合同為證,我纔不怕他們!”喬靈希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厲庭州不由的失聲笑了起來,再一次的將她摟到懷裡,薄唇在她的嘴角處親吻了一下,讚道:“看來,你已經越來越有做老闆的風範了,這可怎麼辦?萬一讓你獨擋一麵了,我豈不是要擔心自己的地位了?”

喬靈希被他偷親了一下,怔了怔,隨後,聽到他的話後,又笑起來:“你擔心你什麼地位啊?我又冇說要跟你爭一家之主的位置。”

“你變的越來越優秀,將來會喜歡你的男人越來越多,萬一哪一天我惹你生氣了,你又看膩了我,你拋棄了我怎麼辦?”厲庭州俊臉佈滿了委屈的表情。

喬靈希直接被他這句玩笑話給逗的哈哈大笑起來,幾乎都不要她淑女的形象了。

“對,你真的該擔心了,等我魅力提升了,說不定真的有追求者了!”喬靈希看到他這一副害怕被拋棄的樣子,立即就生出了捉弄他的心思。

厲庭州其實也是逗弄她玩一下的,可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當真起來了,還真有造反之心,他大掌往她的腰間猛的一摟,將她圈的更緊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