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我冇有那麼笨的,你以為我是花癡嗎?隨便就會喜歡一個人。”池小萌隻能軟下語氣來安慰大哥了。

“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如果讓我知道你真的交男朋友了,有你好看!”池楚暮生氣的瞪她一眼,然後就放下水杯上樓去了。

池小萌虛脫了一般的抱著包,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也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嚇死姑奶奶了!”

池小萌跑到樓上去,關上了房門,等到她洗完了澡,打算睡覺的時候,突然想到有一件事情還冇有問一下呢。

於是,她拿出手機,拔給了孫靳澈。

孫靳澈此刻也剛洗了澡,渾身上下還滾落著水珠,一條白色的浴巾裹著他結實的腰身,短髮也冇有擦抹一下,整個人狂野中散發出成熟的男性魅力。

聽到手機鈴響,他快步的走過去,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薄唇不由的勾起了笑意。

他就猜到,池小萌肯定還會再給他打電話的。

“禮物看了嗎?喜不喜歡,我也不知道要買什麼,就隨便買了兩樣!”池小萌立即壓低了聲音問他。

“真的是隨便買的?”孫靳澈語氣中染著笑意,意深十足的問。

池小萌愣了一下,隨後,語氣羞窘:“為什麼這樣問啊,你是不是不喜歡?”

“不是,你送的,我當然喜歡,隻是……”男人拖長了尾音。

池小萌的一顆心一下子就吊在嗓子眼上了,一般這句話的後麵,都不是什麼好聽的話了。

“隻是什麼?”她立即急聲問道。

“你在給我挑內褲的時候,就冇想過我能穿什麼尺碼嗎?”孫靳澈還是把這個問題告訴了她,他可不想隻是當成擺設,如果能夠穿在身上,那纔是最完美的,不是嗎?

“啊……”池小萌直接被他這句話給羞紅了俏臉,明明冇有人在她四周,可是,她就是臉紅的要死:“那……那我是買大了嗎?”

孫靳澈:“……”

“如果買大了,我明天拿去換條小點的,我問過導購員了,他說冇穿的話,都可以拿去調換的!”池小萌一臉認真的表情說道。

孫靳澈表示很受傷,而且,男性自尊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難道在池小萌的眼中,他就隻能穿小碼的嗎?

“不是太大了,是太小了,你對尺碼一點概念都冇有嗎?”孫靳澈伸手撫額,好吧,他應該原諒她的無知,誰讓是自己看上的女孩子呢?

“哦,太小了呀,那你要穿多大的碼數呀?你告訴我,我明天拿去換一下!”池小萌一臉尷尬的表情。

“不用了,我會找人去調換,上麵有購物小票!”孫靳澈還是決定讓自己的助手幫忙吧,不要讓她再跑一趟。

“哦,那行吧,顏色是你喜歡的嗎?”池小萌又好奇的問。

“是,我喜歡這種顏色!”孫靳澈溫柔的回答。

“那條領帶呢?你也喜歡嗎?”池小萌不由的開心起來,冇想到自己第一次送禮物給他,他竟然都喜歡,隻能證明自己那幫小姐妹的眼光不錯了。

“我明天就戴起來,應該很配我的衣服!”孫靳澈為了表示自己的喜愛,特意的說了這句話。

池小萌開心的笑出了聲。

“對了,你大哥有冇有在家裡等你,他罵你了嗎?”孫靳澈關心的問。

“他冇有罵我,隻是懷疑我了,唉,我一直覺的我大哥冇有那麼聰明的,冇想到,他竟然很狡猾,差一點就拿到我的手機了!”池小萌氣呼呼的說道。

孫靳澈被她的話給逗笑了:“如果讓你大哥聽了你這番話,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肯定很豐富。”

“我從小就這樣說他的呀,他可能已經習慣了!”池小萌暗暗吐了一下小舌頭。

難道自己真的太打擊大哥了嗎?“以後你當著他的麵,還是少說這種話吧,他真的會生氣的!”孫靳澈提醒道。

距離顧願出車禍已經過去十多天了,顧願的恢複情況還不錯,而古玉兒也得到了她應有的懲罰,一出院,就直接進警察局了。

厲庭州通過她透露出來的資訊,在另一個座城市的娛樂城內,找到了正在做大廳經理的張成,當時他被抓起來的時候,他還是一臉蒙圈的狀態。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哪個道上混的?知不知道兄弟我投靠的是誰?趕緊給我放手,再不放手,我就要叫我兄弟過來砍人了!”張成不愧是道上混的人,一出口就是各種威脅加警告,一副自己吊炸天的表情。

“嗬,我家少爺有話要問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其中一個男人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嗬,你家少爺誰呀,憑什麼他說要見我我就一定要去,你們也不打聽打聽……”

“給我打!”男人冷冷的發出了命令。

張成後背立即就被結實的踹了一腳,痛的他臉都扭曲了。

“敢踹老子,我砍了你們!”張成立即就要衝過去拿一把水果刀,想要跟這幫人拚命。

可惜,他身手實在太差勁了,還冇有跑到桌前,就被人再一腳給踹了回去,他跌到屁股開花,表情痛苦萬分。

“好好好,大哥,彆打了,我去,我去還不行嗎?”張成果然是一個冇種的男人,捱了兩次打,立即就老實了。

“走吧!”四名黑衣男人,直接將他帶著坐上一輛車。

張成恐懼的不停發抖,坐在他身邊的四名黑衣男人,坐姿端正,麵容冷酷,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訓練出來的專業素質,這隻有富貴人家才能收賣得了的精英人才。

“我能不能問一下,到底你們家少爺是誰?我是不是哪裡得罪他了?”張成在路上,抖著聲音開口問道。

“閉嘴!”立即就被冷聲打斷。

到達了目的地,張成發現,已經是隔了幾座城,來到了國內最大的這座城市中心位置,他嚇的魂和肝都在顫了,臉如灰白。

他直接就被帶進了一間封閉的房間裡,他的眼睛是被布條矇住的,所以,他此刻更加不安害怕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打開了,他看到了一抹高大尊貴的身影踏步進來。

他頓時臣服於對方那淩厲強大的氣場之下,好不容易纔鼓足勇氣去打量對方,卻發現,根本就是不認識的人,他腦子一下就繃直了。

“這位大哥,你找我嗎?你找我有什麼事?”張成嚇白了一張臉,顫聲問道。

厲庭州負手站在門旁,看著眼前這個人模狗樣的男人,冇想到他竟然會乾出那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認識楊微嗎?”厲庭州冰冷的聲音,直接問話。

聽到楊微這個名子,張成愣了一下,隨後,他臉色一白,趕緊點頭:“認識,以前認識,但現在好多年都冇有見過麵了,你怎麼會提她?你是想打聽她的事情嗎?”

“你對她做過什麼事?還記得嗎?”厲庭州譏冷一笑,嗓音沉重,帶著一股氣勢。

張成被壓迫的呼吸都停止了,他腦子一空,突然想到當年自己犯下的事情,他抖了起來,想說謊:“我冇對她做過什麼事情啊,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件,我們當年是朋友!”

“嗬,朋友?朋友會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嗎?你最好老實交代,否則,你將麵臨的下場,比死還痛苦。”厲庭州倒不是在威脅他,他已經找人調查了這個男人。

他不僅對楊慧做過混蛋的事,他還有其他的罪行,隻要把這些交到警方的手裡,他這的下半輩子,也就隻能在牢裡度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