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萌被吻的暈頭轉向的,大腦和胸腔全部都缺氧了,等到結束這個吻的時候,她還一臉迷茫的樣子。

“下車吧!”孫靳澈嗓音一下子就暗啞了起來,剛纔他幾乎就要失控了。

隻能說這個小女人的唇太甜美了,讓他回味不己,愛不釋手。

池小萌呆呆的點了一下頭,推開車門下去了。

她站在路邊,招了招手,一輛出租車就停在她的身邊了。

池小萌回頭看了看路邊停著的那一輛黑色的跑車,彎腰坐進了出租車內。

她還冇有從剛纔那個深吻中回過神來,司機大叔喊了她好幾聲,她這才緩過神來,把地址告訴了他。

這一路上,池小萌回頭去看,都能看到那輛霸氣十足的跑車不遠不近的跟著她所乘坐的出租車,這種距離,令人心安的同時,卻也含帶著一層不可言說的曖昧氣息。

就彷彿這一輩子,她都冇辦法將那個男人從自己的心房裡惕除了,她會記住他一輩子,不會忘記。

“美女,後麵那輛跑車在跟著我們,是你朋友的嗎?”司機大哥還是敏銳的發現了,立即問她。

“是的,我朋友的,你彆管他,你趕緊往前開就是了!”池小萌心中甜甜的,臉上帶著笑意。

“是你男朋友的吧,我看他跟了一路,他肯定很愛你吧,你怎麼不坐他的車呢?”司機大哥一臉的好奇心。

“我故意在試探他的!”池小萌當然不能說實話了,隻好乾笑出聲。

“你這辦法不錯,現在看來,你試探成功了,對方肯定是喜歡你的。”司貢大哥做出了總結。

池小萌咧嘴一笑,那當然了,孫靳澈喜歡自己,她能感覺到。

遠遠的,看到池小萌下了出租車,進了家門,孫靳澈這才調轉了車頭,朝著自己的家飛奔而去。

當他回到家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了一個玻璃瓶,積滿了半瓶的水,把那一束玫瑰花養了起來,看著這花盛開的顏色,突然想到她那柔潤的唇片,就彷彿這沾了水的玫瑰花瓣似的,令人回味。

孫靳澈低頭笑了一聲,自己怎麼就像一個懷春少年一樣,竟然一想到池小萌,就會渾身滾燙,可明明,他已經是一個成熟沉穩的男人了。

是不是這就是愛情的魔力,會叫一個人變的瘋狂。

孫靳澈後退幾步,看到沙發上那兩個禮品袋,這纔想到要去打開看看。

他不由的猜測了一番,池小萌那個小東西,會給他送什麼禮物呢?皮帶,領帶?或者是彆的什麼。

孫靳澈帶著一抹期待的心情,打開了其中一個大的盒子,拿出來看了一眼:“真被我猜中了!”

這是一條領帶,顏色是灰藍色的,倒是符合他的喜好。

“眼光還不錯!”心情莫名的大好了,孫靳澈猶如至寶般輕放在一旁,緊接著,他又打算去拆另一個禮品了。

當他從包裝袋裡拿出那個盒子時,他俊臉一下子就呆住了。

簡直難於置信,池小萌竟然會給他送這種生日禮物。

竟然是男士內褲?

孫靳澈的表情有片刻的石化,隨後,他直接噴笑出聲,幸好家裡冇有彆人,否則,洛大少爺的高冷形象就要保不住了。

“真冇想到!”的確,誰能想得到呢?也不知道池小萌是抱著什麼心態給他送這種禮物的。

孫靳澈直接抓了包裝,拿出一條看了一下上麵的尺碼,俊臉一下子又僵住了。

“為什麼會是中碼?”孫靳澈不由的伸手撫額,是那個小東西對他的身材有什麼誤解嗎?

孫靳澈隻能哭笑不得了,中碼的他根本就穿不了,他要穿也是兩個加的啊。

算了,好歹是她的一份心意,就算不能穿,但也很有紀念意義,孫靳澈還是把它收好,放進了自己的衣帽室裡。

池小萌輕手輕腳的踏進客廳,就被餐廳一道聲音給叫住了。

“現在是九點三十五了,你晚回了!”池楚暮拿著水杯在喝水,看到她這做賊般的身影,立即皺眉說道。

池小萌冇想到大哥竟然真的守在大廳裡等她回來,而且,還算準了時間。

“哥,你彆這樣嘛,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池小萌立即走過去,露出狗腿般的笑容,企圖矇混過關。

“哼,少來這一套,你最近到底交上什麼朋友了,怎麼天天不著家了?”池楚暮是真的很擔心她會在外麵亂來,萬一跟了不好的人,學壞了樣,那人生就毀了。

池小萌立即一臉認真的回答:“哥,我冇有交什麼朋友,我最近都在學校努力學習呢,這一點,我的朋友都可以作證的,不信,你打個電話問問對方!”

“好啊,把手機給我!”池楚暮可一點也不笨,聽到她這樣說,已經伸出了大手,要求她交出手機。

池小萌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轉,趕緊把包往懷裡一抱,護的緊緊的:“哥,你不會要檢視我的手機吧,不行,我也有**權的!”

冇想到被她一眼看穿了,池楚暮臉色一下子就沉嚴了起來:“我可提醒你啊,如果你敢交亂七八糟的朋友,我就讓爸媽來管教你,到時候,你可彆來哭著向我求情。”

池小萌立即豎起一隻小手保證:“我以我的人格作擔保,我絕對冇有亂交朋友!”

“等等……”池楚暮神情瞬間一厲,聲音也抬高了幾倍:“池小萌,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池小萌表情瞬間驚住,下一秒,把腦袋搖的跟拔浪鼓似的:“冇冇冇,我冇有,我真的冇有!”

池楚暮幽眸一眯,一臉探究的表情打量她:“你臉紅了,眼睛亂眨,明顯就是在說謊。”

“我眼睛冇亂眨呀,你看我,多認真……”

池楚暮立即生氣的質問:“快點交代,你是不是真的交男朋友了?那個混蛋是誰?讓我揪出來,非揍他一頓不可!”

此刻,護妹狂人池楚暮,內心已經出現了一副畫麵,一個油嘴滑舌的男人,在對著池小萌說著甜言蜜語,而這個笨蛋還信以為真,一臉崇拜的看著對方,露出了花癡般的笑容。

池楚暮光是想想,就已經一身的惡寒了,他一直覺的妹妹比較單純,冇有花花腸子,很容易被人騙走,他纔會那麼擔心的。

池小萌嚇的小臉發白,大哥要揍孫靳澈?

不不不,千萬不行,她可不能因為自己就影響到他們十多年的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