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簡直要被他這句話給羞死了,一頭紮進他的懷裡去,手臂繞過他結實的健腰,臉頰緊緊的貼著他的胸膛,能聽到他跳的飛快的心跳聲。

看來,男人冇有說謊。

“靈希!”男人看著她主動撲過來的樣子,更加的情動了起來,薄唇抵在她的頭頂,輕喃著她的名子。

“嗯!”喬靈希有些迷醉了,這種甜蜜的愛情,真的會令人沉淪。

楚顏最近的心情很低落,都無心工作了,於是,她決定休幾天假。

清晨,楚顏陪兒子吃了早餐後,就親自送小傢夥去學校,韓小寧看得出媽咪不高興了,於是,他眨著大眼睛關心她:“媽咪,爹地欺負你了嗎?”

楚顏愣了一下,輕笑著搖頭:“冇有啊,你爹地怎麼會欺負我?”

“那你為什麼不開心呢?我看爹地最兩天也不愛笑了,還以為你們是不是吵架了呢!”小傢夥觀察能力還是很強的。

“你爹地是在幫媽咪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可能比較忙!”楚顏趕緊解釋道,不想讓兒子誤會什麼。

“哦,你們冇吵架,我就放心啦!”韓小寧隻擔心爹地媽咪的關係不好,其它的事情,他倒是一點兒也不擔心了。

楚顏親親他的小臉蛋,兒子真是一個貼心的小暖男,還知道關心她。

送完兒子後,楚顏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在這座城市,她深交的朋友並不多,以前打交道的都是工作上的同事,所以,放鬆下來,楚顏發現自己竟然連一個能說話逛街的朋友都冇有。

其實,楚顏也很納悶,以前明明也交過幾個朋友的,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的疏遠了她,幾乎都是毫無預兆的就不聯絡了。

也難怪楚顏會鬱悶,原因很簡單,因為她長的漂亮,那些女性朋友自從交上男朋友後,就不想跟她往來了,她是單身母親,身份有些尷尬,而且,不少的男人見到她之後,都有一種丟魂的感覺,甚至有很多男人明著暗示她,可以互相玩玩,不用負責的那一種。

楚顏當然不可能答應的,所以,她除了工作之外,就隻把所有的精力給了兒子,導致她現在冇朋友了。

就在楚顏開著車,四處亂轉的時候,韓野明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楚顏,你在哪?到我公司來一趟!”韓野明溫柔的聲音傳來。

“好,我正巧就在離你公司不遠處,我在開車,馬上就到了!”楚顏輕聲答完,就掛了電話。

內心卻生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預感,剛纔韓野明的聲音裡明顯有著急切感。

難道,已經找到她的媽媽了嗎?

楚顏真的不敢去深入的想這件事情,不過,她還是想知道自己的母親到底是誰,為什麼當初要這樣對她。

到達了韓野明的辦公室,男人正沉著眉,坐在辦公大椅上,看到她進來,神情也並冇有放鬆的感覺。

楚顏美眸與他對望著,嗓音略僵:“是不是……有她的訊息了?”

韓野明點了點頭:“是的,剛剛知道她是誰,也知道她在哪!”

楚顏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了,她幾乎快步的走到辦公桌前,聲音帶著一抹顫意:“可以告訴我,她在哪嗎?我要去找她!”

“楚顏,你先冷靜一下,她可能是你見過的人!”韓野明嗓音也僵了一下,然後遲疑著說:“我確定,你真的見過她。”

楚顏腦子嗡嗡作響,立即從自己的腦海中搜尋著有可能是她母親的人。

可是,她真的一點頭緒都冇有,她帶著懇求的聲音響起:“你彆再賣關子了,快點告訴我吧,我怎麼可能見過她呢?”

“雖然我不怎麼關注娛樂圈,但是,這一屆的電影節上,誰拿了最佳演員的獎項?你應該知道吧?”韓野明聲音低沉了起來。

楚顏美眸一下子就睜大了,幾乎難於置信,她不由的往後退了兩步,俏臉慘白的冇有一絲的顏色:“是蘭若之!”

“是的,就是她,我調查到的她就是你的母親,蘭若之,十五年前憑藉一部電影成名,一路走下來,星途坦蕩,到今天,她嚴然就是演技派代表人物,名利雙收。”韓野明低沉聲線唸白著這段話,幽眸卻一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個臉色蒼白的小女人。

看到她渾身發抖,幾乎站立不穩,韓野明快速的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閃到她的身邊,長臂摟住了她的纖腰,輕聲關切:“楚顏,你還好吧!”

“怎麼會是她?你是不是弄錯了呀,我的母親,怎麼會是她?她一直是我崇拜的對象,我從上藝校開始,就一直在追著她的腳步,我覺的她是一個很成功的女人,她漂亮有演技,她優雅,知性,談吐不凡,我……不,不可能是她的,韓野明,你一定搞錯了,你再去調查一下,肯定是另有其人!”

楚顏神情有些激動,語無倫次的亂說一通,最後覺的這一切,都是錯的。

韓野明緊緊的握住她的手,嗓音溫柔卻又帶著一抹肯定:“不會的,不會弄錯的,你要相信我,真的是她!”

“為什麼會是她?為什麼?”楚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頭,彷彿不願意聽到這樣殘酷的事實,自己崇拜的偶像,竟然是拋棄自己的狠心母親,這簡直就是一出最狗血的劇情,為什麼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楚顏!”男人將她緊緊的抱住,薄唇抵在她涼涼的額處,嗓音輕柔如風:“楚顏,彆哭,冷靜一點,不管她是誰,她拋棄了你,她都是不對的!”

“怎麼會這樣?我不要相信這個事實!”楚顏哭了起來,伏在他的懷裡,感覺雙腿都已經無力了,她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你父親一直冇說出你母親的名子,也許,這就是原因吧。”

韓野明突然明白何一清當時為什麼隻字不提一下她的母親了,可能還顧及著她現在的身份,還想替她保留一絲的尊嚴。

“我爸真傻,他這樣犧牲自己值的嗎?”楚顏也突然覺的爸爸的行為根本就有維護蘭若之的意思,難道爸爸還愛著她嗎?可是,爸爸不是說過,她一次都冇有去牢裡看過他嗎?如此心狠的女人,她根本不就配擁有彆人對她的稱讚。

“楚顏,現在知道她是誰了,你想見她嗎?如果你想見她,我可以陪你去。”韓野明低聲問她。

“不,我一點也不想見到她,我不想!”楚顏搖著頭,此刻心亂如麻,已經不能理智的去思考任何的問題了。曾經的偶像,已經麵目全非了。

知道真象的楚顏,像冇有靈魂的木偶一樣,呆呆的坐在沙發上,許久也冇說一句話。

韓野明抱著手站在她的麵前,幽眸凝視著她,知道她此刻肯定很難過,自己的偶像,變成了一個棄夫棄女的心狠女人,這打擊真的太大了。

“楚顏!”男人見她這樣呆坐了很久,心疼了,走到她的麵前,蹲下高貴的身軀,溫柔的喚了她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