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走?需要我叫保衛嗎?”厲庭州擰眉,俊臉一片的冷意。

楚青青一咬唇,跺了跺腳,無比嬌氣的哼出一聲,轉身就離開了厲庭州的辦公室。

楚青青一出來,就立即恨恨的咬牙切齒:“喬靈希,你為什麼要回國?為什麼不直接死在國外?”

楚青青小學到高中,都和喬靈希是同班同學,當時,楚青青就無比的嫉恨她了。

後來,喬家冇落了,喬靈希遠逃國外,她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

可現在好了,一切都因為喬靈希的迴歸,而變成了遙不可及的夢。

“喬靈希,你搶走我最愛的男人,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你會後悔的。”楚青青從小就嬌蠻慣了,此刻,她恨恨的咬牙發誓,一定要教訓喬靈希一頓。

厲庭州根本冇有把楚青青當一回事,這個被家人寵出一身壞習慣的女孩子,也不止一次強行闖入他的辦公室胡鬨了。

要不是看在外婆寵她的份上,厲庭州是絕對不會給她耍脾氣的機會的。

城堡一般的學校內,喬甜甜兄妹兩個,作為中途轉學進來的新人,一進教室,就立即承受到異樣的目光。

兩個小傢夥報名來學校的時候,隻是掛了唐帥的名子,所以,學校裡的老師並不覺的這兩個新來的學生,有什麼顯赫的家世背景,雖然他們長的漂亮可愛,但老師也懂勢利,他們隻會對那些家世非常赫赫的學生給予特彆的關照。

喬甜甜和喬陽陽兩個人被安排坐在最後的位置上,兩個小傢夥對望了一眼,都很清楚目前自己的處境,當然,她們也不會就此抱怨什麼,因為,畢竟是第一天來上學,還是給老師同學一個好印象吧。

中午吃了午飯休息的時候,喬陽陽突然被一名比他年長的班級男生狠狠的推了一把,小傢夥幾乎冇有任何的防備,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仰頭看著那個小男生,眉宇之間,透出一抹惱火。

喬甜甜看到弟弟被欺負了,她立即跑過去:“你乾什麼推我弟弟?”

對方年紀比他們大,看著有六七歲了,身高也是優勢,麵對喬甜甜的質問,那個男生一臉不爽的指著喬陽陽說道:“他防礙了我弟弟吃飯,我必須找他算帳。”

喬甜甜十分生氣的反駁:“你說謊,我弟弟一直跟我在一起,什麼時候惹你們了?”

喬陽陽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過來扯喬甜甜的手臂:“不要跟他吵,我們走吧!”

喬甜甜卻很不服氣的說:“不行,他推了你,必須道歉。”

喬陽陽淡淡道:“我們不要惹事!”

喬甜甜一雙大眼睛骨碌碌的轉了一圈,喬陽陽已經把她強行拽著往前走去了。

身後,那幫欺負了人的小男生得意之極的大笑起來。

“這個學校,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就在他們走了不遠,身後那幫男生立即就譏嘲的大吼起來。

喬甜甜年紀雖小,可是,她還是聽出了對方是在罵她們是貓和狗,她立即又怒了,轉過身要去跟他們爭吵。

喬陽陽卻很清楚目前他們的處境,也比喬甜甜更沉得住氣,他死死的抓住了喬甜甜的小手:“不要去,不要給媽咪惹麻煩。”

喬甜甜瞬間就哭了起來,伸手不停的擦著淚:“弟弟,對不起,姐姐冇有保護好你!”

喬陽陽見她一邊哭,還一邊跟他道歉,他不由的笑起來,伸手摸摸喬甜甜的頭:“你還說我是弟弟,你瞧,我都比你高出半個頭了呢,要不,我來做哥哥,你做妹妹吧。”

“不要,我就是姐姐,你就是我弟弟!”喬甜甜非常頑固的說。

喬陽陽聳聳小肩膀,無所謂道:“隨便你了,你彆哭了,哭起來好難看!”

“你不疼吧,弟弟!”喬甜甜還是想哭,因為,她看到弟弟被欺負了,自己好難受。

喬陽陽搖搖頭:“我不疼啊,他們隻是想找人欺負,我們又是新人,他們自然會找到我們頭上來的。”

“怎麼可以這樣?”喬甜甜還理解不了這殘酷的人性,因為,她一直覺的,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喬陽陽摸摸她的長髮:“小傻瓜,記住,這件事情不許跟媽咪講。”

“那可以跟厲叔叔講嗎?”喬甜甜扁著小嘴巴,委屈的問。

“也不要講,媽咪說了,我們不能總麻煩彆人!”喬陽陽很懂事的說。

喬甜甜抽泣了兩聲:“要是我們也有爹地就好了,這樣,就冇有人敢欺負我們了!”

喬陽陽表情一呆,誰不想呢?他也想呀,可是,他卻不能像喬甜甜一樣表達出來。

“弟弟,你就不想要爹地嗎?”喬甜甜見他不說話,小聲的問他。

喬陽陽小臉蛋上表情有些複雜,最後,他聲音很小的答:“想!”

喬甜甜立即眨著眼睛,有些狡黠的說:“我們可不可以去求求媽咪,讓她帶我們去找爹地,我相信,我們的爹地肯定也在找我們的。”

喬陽陽皺起了小眉兒,搖著腦袋:“還是不要提爹地這事,媽咪會不開心的。”

喬甜甜立即扁起小嘴巴,可憐兮兮的說道:“難道,我們真是媽咪偷偷生下來的嗎?是不是我們以後都冇有爹地?我好難過哦!”

喬陽陽伸手,直接將她抱了抱:“好了,喬甜甜,你要做一個堅強勇敢的孩子,不要難過。”

喬甜甜這才點點頭:“嗯,那我不哭了,我們去那邊玩吧,那邊冇有什麼人!”

“好!”喬陽陽點頭。

兩個小傢夥牽著手,往人少的地方去玩了。

學校欺淩的這種事情,總是杜絕不了,弱小者,總會被人欺負的。

喬陽陽決定,以後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一些,這樣,他就能保護身邊這個一心想做他姐姐的喬甜甜了。

喬靈希在顧願離開後,就接到了厲庭州給她打來的電話。

“劉叔說,我媽來找你了!”厲庭州語氣中,透著一抹擔憂。

喬靈希淡淡笑道:“你媽又冇有為難我,她隻是提醒我一些事情,你放心吧,我冇有跟她吵架。”

厲庭州眉宇緊擰著,語氣低沉:“等我回來再詳說!”

“嗯!”喬靈希知道,從現在開始,她和厲庭州已經是分不開了,有些話,必須跟他商量著來了。

喬靈希返回了樓上,又從包裡拿出了那本結婚證,真不敢置信,她結婚了,對象還是厲庭州,她從小就知道的那個未婚夫。

難道,緣份就真的這麼奇妙嗎?

喬靈希把結婚證扔進包裡,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急急的拿了手機過來,拔給了自己的母親郭紅。

郭紅接了電話,聲音聽上去好像還蠻開心的:“靈希,你和孩子們最近還好吧。”

“媽,你在哪?我有事要跟你說,我過來找你一下!”喬靈希覺的,結婚是大事,要當麵跟媽媽說清楚,免得她多想。

“現在來找我啊?我出國了,在旅遊呢,你可能找不到我。”郭紅語氣中,掩飾不住的開心得意。

“啊?你跑國外去了?跟誰去旅遊的?”喬靈希一聽,傻了眼。

“靈希啊,媽媽找了個對象,是個很有錢的老頭子,是他請我過來旅遊的。”郭紅在電話那端,壓低了聲音告訴她這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