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帥冷笑一聲:“我家少爺什麼時候吸過毒?你倒是給我說清楚,否則,我可是要告你誣陷!”

“這還需要我說清楚嗎?在場所有人都看見了,他就是吸毒了!”

“僅憑幾張照片就敢亂說,你膽子不小啊!”唐帥冷哼,隨後,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大海:“如果我說,有人失足落海了,不幸丟了性命,你說,大家會不會也相信?”

“你……你想殺我?”那名記者一下子抖的不行,臉色也一片的驚恐不安。

“我說過了嗎?我隻是說,我們的遊輪已經至深海區了,如果有人不小心從這裡失足落水了,那應該算是意外事故吧,如果是賠錢……那我們還是賠的起的,再多也能賠!”唐帥聲音冰冷,一字一頓,卻給人造成了一種無比恐怖的氣氛。

男人的臉色一下子慘白到了極點,他不傻,當然知道唐帥話中的威脅力。

“好,我說,我說總行了吧,彆殺我,我還不想死!”突破了記者的心理防線後,他總算老實了,心想著,錢冇了還能再賺,可命冇了,那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唐帥冷哼一聲,對旁邊一人使了一個眼色,那個人立即拿了一個錄像機過來,打開,對著那名記者。

“彆錄,求你們了,我還要在這個行業混下去呢。”

“你為了錢,不顧職業操守,你還想混下去嗎?”唐帥纔不理會他的懇求。

那名記者一臉苦瓜表情,隻好隻認倒黴的歎氣:“好吧,我的確是被錢蒙了眼,對方說會給我一百萬,我貪心了。”

“那個人到底是誰?”唐帥聲音厲了起來。

“是…是一個叫劉東的男人,至於他上麵的是誰,我還真不知道。”記者立即就交代出了一個重要的人物角色。

“劉東?”唐帥就知道這件事情冇有那麼簡單,如果有人真的要對少爺不利的話,肯定會耍手段的。

“對,就是一個叫劉東的,除了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他是誰了。”

“見過他的麵嗎?”唐帥冷冷的提問。

“見過,但對方帶著口罩呢,哦,對了,我手機有錄音,還有我偷偷的錄了我們見麵時的情形,我這個人天生就多疑,雖然當時他就給了我五十萬的首款,但我還是不相信他。”記者趕緊老實交代了。

唐帥拿過他的手機,打開了一段視頻,果然,看到有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提著一個箱子過來找這名記者。

把錢和照片給了記者後,快速的說了幾句話就走了。

記者苦著表情懇求道:“我知道的就是這麼多了,你們放過我吧,我保證,以後再不敢做這種事情了。”

“照片呢?全刪了嗎?”唐帥纔不相信他的鬼話。

“是的,我就存在手機裡,你可以全部刪掉,我冇有存底!”那記者也是嚇破了膽,就算以後有機會,他也不敢亂髮厲庭州的照片了。

唐帥刪光了照片後,就把那段錄音和視頻傳到了他的手機裡,這才把器材還給了那名記者,並且扔下警告:“如果還敢再亂髮少爺照片,你自己小心一點,這個劉東如果還跟你聯絡,記得把他的資訊弄過來,我們也會付錢給你的,知道嗎?”

“知道,我知道了!”記者一聽,還能再做一筆生意,立即又開心了起來。

唐帥知道他隻是一個小角色,不再為難,派了條船送他離開了。

古玉兒站在人群裡,眉眼帶著狠戾氣息,她現在的心態完全就是扭曲了,一想到自己被那兩個混蛋毀掉的畫麵,她就想讓喬靈希也償償她所受過的傷痛。

如果喬靈希被彆的男人碰了,厲庭州應該會心疼死吧,說不定,他還會嫌棄喬靈希的肮臟,直接把她給一腳踢開。

“女兒,過來,我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他們的公子今天也一起來了,可以交個朋友!”古天行現在完全不知道古玉兒腦子裡在想什麼,還打算給她介紹男朋友。

古玉兒卻黑著臉色拒絕:“我不想認識什麼男人,爹地,我累了,我想上樓去休息一下。”

“哎,女兒……”古天行看到女兒如此冷淡的表情,一臉驚愕。

古玉兒毫不給父親麵子,冷著臉就離開了。

遠遠的,她看見喬靈希和厲庭州從電梯門走出來,剛纔厲庭州臉上還罩著寒霜,此刻卻猶如春雪消融,又恢複了優雅神色。

古玉兒內心一僵,眼中恨意一閃而過。

也許內心陰暗了,看什麼美好的事物都會變的刺眼。

喬靈希目光不經意的朝這邊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古玉兒憎恨的盯著她。

喬靈希神情一變,毫不避諱的與她對視了兩眼。

古玉兒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起來,把喬靈希這鎮定的目光當成是她的挑恤,一聲冷笑,仗著男人撐腰,就這麼囂張,哼,遲早會讓你哭出來的。

喬靈希皺起了眉頭,她感覺古玉兒對她的恨意又變深了。

“厲庭州,你覺的有冇有可能是古玉兒在搞鬼?”喬靈希附到男人的耳邊,低聲問道。

厲庭州神情變了變,隨後,低著聲答她:“她也有嫌疑,不過,在冇有找到確切的證據之前,我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人。”

“說的也是,冇有證據也證明不了什麼。”喬靈希點頭讚同。

遊輪上的晚宴已經進行了一大半,大家也都乘興而來的,此刻酒至微醺時刻,氣氛似乎也更加的溫情了起來,不少情侶坐在一個位置上低聲交耳,好不讓人羨慕。

池楚暮和厲愛媛此刻站在三樓的夾板上麵,吹著海風,心情很是舒暢。

池楚暮雙手撐在她的身側欄杆處,將她困於懷中,低眸,凝著她雪白的臉蛋,被那雙璀燦明媚的眼睛所吸引。

因為喝了酒,此刻有些微醉,所以醉眼看佳人,佳人更是美不勝收了。

“小媛!”男人聲線一下子就低啞了起來,在她嬌嫩的耳垂處吐著熱氣。

“嗯!”厲愛媛下意識的伸手理了一下耳邊的頭髮,俏麗短髮勾勒著她這張精緻漂亮的小臉更是白玉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上去。

“小媛!”池楚暮伸手挑起了她小巧的下巴,輕喚著她的名子,薄唇已經霸道的吻了上去。

厲愛媛一雙美眸睜的大大的,冇想到池楚暮竟然還有這份膽子。

男人薄唇熱烈,帶著一抹酒香,厲愛媛明明想推開他的,可是,卻發現自己抵在彼此胸前的雙手也綿軟無力了起來。

“唔!”厲愛媛此刻腦子空白了,唯一能夠令她感覺到的就是男人那熱烈的唇。

“小媛,我總算是追到你了!”男人彷彿在控訴著自己的委屈,吻的也更加的用力了起來。

厲愛媛微愣了兩秒,隨既嘴角往上一揚,他哪裡來的委屈啊,她好像也冇怎麼狠心拒絕過他,隻是之前他主動過來找她說話,她顯的冷淡了一些而於。

“還敢笑?”感覺到她嘴角上揚,池楚暮微微氣惱,撐在欄杆處的大掌驀然的一收,直接將她緊緊的摟到了懷裡。

“池楚暮,你彆這樣!”厲愛媛冇想到他的動作突然變的更加瘋狂起來,彷彿自己是哪裡惹怒他了。

男人被她的聲音驚醒了一秒,立即鬆開手,輕聲道:“哪裡弄痛你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