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喬靈希緊揪著的心放了下來,既然他願意說,她當然很想聽一聽是怎麼一回事。

厲庭州握緊了她的小手,在一眾人目光中,朝著電梯走去。

二樓有不少休閒的場所,厲庭州直接帶著她進了一個安靜優雅的休閒客廳,立即有服務生送來了飲料和水果。

厲庭州坐了下來,幽眸閃動了兩下,因為一時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提這件事情,所以,他略有些緊張,大掌也不由的交握在了一起。

喬靈希在他身邊的沙發椅上坐下,神情透著關切的擔心。

“你不是說要跟我解釋嗎?怎麼又不說話?”見他坐下後,目光有些閃動,喬靈希更加的不安起來。

厲庭州幽眸抬起,輕輕的落在她的臉上,嗓音低沉:“我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靈希,我希望你聽了之後,不要生氣,也不會誤會我。”

喬靈希放落下去的一顆心,因為他這番話,又吊了起來。

“我要不要誤會你,那得先聽聽你說的是什麼內容,我又不是無理取鬨的人,如果你是有原因的話,我當然不會生氣!”喬靈希此刻對厲庭州多了一層的瞭解,知道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但至於原因是什麼,她還真有些擔心。

“那些照片,其實是我在國外戒毒所時拍下的,我不知道是誰拍的,但目前看來,我一直以為不會被人知道的秘密,還是被有心人給挖出來了。”厲庭州隻能坦白這一切了。

“你吸過毒嗎?”喬靈希雖然做了心理準備,可還是被他的話給驚住了,俏臉微微變了顏色,她實在想像不到厲庭州曾經吸過毒。

厲庭州俊臉閃過一抹慚愧,眼瞼垂了下去,蓋住了他那一雙自嘲的眸。

“是啊,曾經少不更事,犯下過錯誤,靈希,你會不會因為我有這樣的過往而嫌棄我?”一向自以為是的厲家大少爺,此刻竟然害怕被嫌棄,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喬靈希眉心微微擰緊,她輕笑一聲:“我怎麼會嫌棄你呢,我隻是心疼你那個時候受儘痛楚。”

“靈希,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會犯下這樣的錯?”厲庭州覺的還有事情冇有跟她說清楚,內心始終還是不放心。

喬靈希點了點頭:“對啊,你到底是怎麼吸毒的?你能不能跟我說一下,以後我教育兒子的時候,也有一個素材嘛!”

厲庭州聽到她提兒子,俊臉窘了一下:“你能不能不要讓孩子們知道這件事情?”

“這個嘛……”

“我願意答應你所有的條件!”厲庭州往她身邊靠了過來,語氣瞬間沙啞了幾許,帶著一點哄誘。

喬靈希輕笑一聲:“既然這件事情已經被某些用心險惡的人挖出來了,你覺的真的能瞞得住孩子們嗎?就算我不說,哪天他們也會在網絡上看到這個訊息的啊。”

“能瞞一天是一天,至少在孩子們冇有長大之前,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否則,我在他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就要被毀掉了!”厲庭州以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可現在,他真的很怕讓孩子們知道自己的糗事啊。

見他俊臉都急的變了色,喬靈希隻好點頭:“好吧,我絕對不會說的,那你現在告訴我,你是怎麼吸毒的?”

“我……我其實是為了救一個人,然後不小心被帶入其中的。”厲庭州在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幽眸一直偷看著喬靈希的臉色,生怕她會突然生氣。

“救人?救誰啊?”喬靈希此刻精神緊張,自然也不能亂猜,就直接問了。

“是古玉兒!”

果然,這三個字纔是最有效果的,喬靈希漂亮的麵容瞬間就失了血色。

剛纔說不生氣,可此刻,想到他竟然是為了救古玉兒而吸毒了,她不生氣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你為什麼要救她?你對她的感情很深嗎?”喬靈希問出這幾句話的時候,語氣難免有些酸。“不,我當時對她真的隻是朋友之情,靈希,你一定要相信我,那個時候她叫楊微,她不是現在的性格,那個時候她很單純,而且,她待人也很真誠,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現在會是這種目中無人,強勢驕傲的樣子!”厲庭州隻能繼續解釋,可是,他發現,越描越黑是怎麼一回事?

果然,在女人麵前,多說多錯,如果全部說了,哪怕是對的,也絕對會變成錯的。

男人好無奈。

喬靈希已經拿出最大的耐心來聽他解釋這件事情了,可為什麼,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

是不是愛的深了,眼裡,心裡都容不下一點沙子了?

“好吧,我相信你是為了做好事才誤入歧途的,那後來呢,你就在國外把毒戒了?後來有冇有再吸過了?”喬靈希想跳過他和古玉兒的那一段,隻想關心他後來的情況。

“當然冇有,那一次就已經讓我爸媽和爺爺大失所望,我當時也很自責,很懊悔。”厲庭州一臉認真的回答。

“那這麼說來,古玉兒以前還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可為什麼現在她性情大變了呢?難道她是遇到什麼打擊了嗎?”喬靈希真的冇辦法相信一個人會有兩麵性。

喬靈希的好奇,厲庭州也冇辦法給她解釋,他聳聳肩膀表示:“如果一個人的跡遇不一樣了,性格可能會改變吧,古玉兒以前是楊微的時候,她跟著她的母親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後來,她找到她的父親後,一下子就富貴了,心境肯定是會變的。”

喬靈希點了點頭:“也許真是這個原因吧,一個人能夠保證靈希不變,真的很難得了。”

“你呢?你的靈希是什麼?”

厲庭州突然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凝著她的小臉:“當年你的名子是你爺爺給取的,我是聽我爺爺提過,取的是靈希不悔之意,是指跟我的婚姻嗎?”

喬靈希聽他突然提那件事情,俏臉有些羞紅,賞了他一個白眼:“你還好意思跟我提過去,你那個時候指不定有多嫌棄我呢。”

“所以,你後來就給自己取了一個筆名叫靈希已悔是嗎?就是在諷刺我們這段婚姻嗎?”厲庭州笑意加深,雖然當初聽到她這個筆名時還著實的生了一頓悶氣,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隻能讓他覺的好玩又有趣,也顯示著這個女人俏皮可愛的一麵。

喬靈希挑了挑眉兒,輕哼了一聲:“我在你辦公樓上等了你三天,你都不見我,我難道還不能生氣啊,你這個雙標狂魔!”

厲庭州長臂一摟,握住她的肩膀,將她輕拽著靠向自己,薄唇抵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對不起,當初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以後不會了,以後我會加倍的對你好。”

“嘴上說說,誰不會呀?”喬靈希故意捉弄他。

厲庭州聽到她這小聲的埋怨,薄唇突然就咬上她的耳垂,氣息一下子也不穩了起來:“那我不光要嘴上說說,還要身體力行的對你好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