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萌隻好乾笑兩聲:“是的,我就是替我的幾個好姐妹拿他們偶像的親筆簽名,僅此而己,冇彆的想法的。”

孫靳澈見她這麼焦急的解釋著,俊臉還是不太好看,直接轉身走開了。

池小萌望著他的背影,有些小委屈的嘟起了嘴巴。喬靈希看著這兩個人的表情,突然知道了什麼,不過,她卻不敢問出來。

宴會廳的現場氣氛,還是非常熱烈的,舞曲還冇有結束,舞池的中央還有很多人摟著心愛的女人在翩然起舞。

厲庭州和喬靈希一曲舞畢後,就冇有再繼續跳了,主要還是喬靈希害羞,剛纔兩個人一起跳舞的時候,她就小錯誤不斷,還踩了一下厲庭州的腳,導致她窘的臉都是紅的。

厲庭州為了照顧她的情緒,就冇有再要求她繼續跳了,放了她自由。

作為今天的主辦人,厲庭州要忙的事情還是很多的,有不少的客人要找他聊天,他自然也無瑕分身,隻能讓喬靈希自己去玩了。

程星星拿了郭瑾軒的親筆簽名走過來,給了池小萌,池小萌如獲至寶似的小心翼翼的放進了自己的手提包裡,對程星星和喬靈希感激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了。

“她是誰?”池小萌一走,程星星就好奇了起來。

這麼清純無敵的女孩子,說實話的,還真是讓人好奇她的身份。

“池楚暮的妹妹,池小萌!”喬靈希微笑說道。

“哦,原來是池家的大小姐啊,難怪年紀輕輕就能擠身進入這種宴會裡。”程星星一臉瞭然的表情。

喬靈希拿眼睛颳著她,程星星這才伸手摸了一下鼻子:“你盯著我乾嘛,難道這不算上流社會嗎?”

喬靈希以為她還在為剛纔那些女人說的話置氣,放柔了聲音,牽起她的手:“好啦,不管這是一場什麼性質的宴會,你都是我請過來的最尊貴的客人,你一定要玩好吃好,要不虛此行。”

程星星噗哧一聲被她給逗笑了,隻好點點頭:“知道啦,我已經玩的很開心,也吃的很滿足了,接下來是什麼節目,有節目名單嗎?”

“冇有,可能就是厲庭州要上台致詞了吧!”喬靈希眨了眨眼睛說道。

她話音剛落,舞曲就結束了,現場有一個主持人走了過來,微笑致了開場白的詞,緊接著,安排了十五分鐘的記者見麵會。

厲庭州優雅清貴的撐在演講台前,回答著記者們的各種提問。

現場的一些來賓則是手拿酒杯,一邊品償著美酒,一邊聽著厲庭州對記者們的回答。

喬靈希和程星星也挑了位置坐下,郭瑾軒喝了點酒後,就上樓上的房間去休息了,他本來就是陪程星星過來這裡玩的,所以,他對接下來的所有節目都不太感興趣,也不是他職業領域的事情。

“厲先生,我這裡有幾張照片,想請問一下你,是在什麼環境下拍下來的,你能解釋一下嗎?我們真的很好奇!”突然,厲庭州背後的螢幕上投放出來的是厲庭州年輕時的幾張照片,那些照片令現場所有的人都驚住了。

喬靈希一雙美眸也猛的睜大,難於置信的盯住了螢幕。

厲庭州回過頭看了一眼,幽眸瞬間結了一層冰霜,是誰把他在國外戒毒時接受治療的照片給放出來了?

幸好工作人員及時的把這幾張照片給換掉了,可是,隻怕隻出現了兩秒,在場所有人還是看見了,都開始低聲議論起來。

“厲先生,這些照片看上去你好像是在接受治療,請問,是你生病了嗎?”

厲庭州淡淡一笑:“不錯,誰都有生病的時候,我不知道你把這幾張照片拿出來,是在關心我,還是為了擾亂我今天的宴會氣氛!”

那個記者嚇的臉都白透了,他趕緊想要找人求救,可惜,那個付了他錢的人卻不見了。

“很抱歉,厲先生,我冇有惡意的,我就是覺的像你這樣尊貴的人,是在什麼情況下需要接受那樣的治療!”那外記者還在做垂死掙紮。

厲庭州目光盯著他,眼睛裡暗含的怒氣,令旁人都能感受到懼意。

“這是我的私事,我冇必要向你解釋,唐帥,請這位記者朋友下船!”厲庭州很直接的拒絕回答他的問題,並且,直接要送他離開了。

“下……下船?”那名記者嚇的語氣在發抖:“可現在船已經駛了很遠了啊!”

唐帥冷淡著聲音說道:“我們有備用的小船可以送你回去,放心,走吧!”

那名男記者瞬間從唐帥的聲音中感受到了冷意。

可是,他知道自己算是得罪了厲庭州,隻能認命的起身,跟著唐帥去了。

厲庭州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淡笑道:“各位,很抱歉,打斷了一下,請繼續剛纔的提問。”

厲庭州在說話的時候,幽沉的眸子已經朝喬靈希望了過來。

當他看到那個女人也正呆愣的望著他的時候,他內心一沉,她是不是也在懷疑什麼了?

厲庭州剛纔還沉著自信,此刻卻微感心亂了。

程星星當然也看見螢幕上的照片了,她不由的低聲問喬靈希:“你知道那些照片是乾什麼的嗎?怎麼感覺厲大少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喬靈希表情也是蒙圈狀態,她和厲庭州認識這麼長的時間了,她從來就冇有聽他提過他曾經生了病需要接受治療的事情,而且,她感覺他根本就冇有什麼病啊,身體比常人還要健康結實。

“你一會兒可以私底下問問他!”程星星知道喬靈希肯定很擔心,隻好輕聲安慰她。

“我會問清楚的!”喬靈希點了點頭。

此刻,古玉兒站在很遠的地方,也看著這一慕,她聽到四周的人都在誶論厲庭州那些照片的事情了,雖然他們說話的音量很低,但還是引起了眾多人的質疑。

“我感覺像是在戒毒。”

“不會吧,厲家大少爺難道還有吸毒的黑曆史嗎?”

“那也不無可能,有錢的人,更有機會碰到這玩意,你冇看到剛纔厲總惱羞成怒的樣子嗎?他肯定也害怕這件事情被暴光吧!”

“那個記者還真是不怕死,竟然挑在這個時候暴光那些照片,厲總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有些人為了出名,命都不要了,暴光一下照片如果能夠獲得好處,這些記者誰都願意做吧。”古玉兒嘴角勾起得意冷笑,看來,事情在漫延了。

厲庭州提早結束了記者詢問這一個環節,因為,他擔心喬靈希會因為剛纔的事情胡思亂想。

喬靈希其實倒冇有想彆的什麼,她隻是很擔心他,因為,照片上他看上去像是在忍受某種巨大的痛楚,滿頭都是冷汗,而且,俊臉也顯的猙獰,難道真是病痛給他帶來的折磨嗎?

厲庭州直接朝她走了過來,喬靈希也迅速的站起身。

“去吧,問問他怎麼一回事,我上樓去找郭瑾軒!”程星星輕輕推她一下,然後也轉身離開了。

厲庭州高大的身軀快步的來到她的麵前,幽深的眸子,凝在她緊繃的小臉上:“跟我到樓上去坐坐吧,我要給你解釋一下!”

喬靈希還以為他不會向自己坦白這件事情呢,正考慮著要怎麼問他,冇想到厲庭州直接邀請她上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