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過了晚飯,喬靈希就和厲庭州準備離開,兩個小傢夥雖然也想跟著爹地媽咪,可是,被兩個姑姑給抱住了。

“甜甜,陽陽,多給你們爹地媽咪時間,讓他們好好的戀愛,現在不要去打擾他們,好嗎?”厲愛夢笑眯眯的說道。

喬靈希聽著臉紅,走了過來,牽著女兒的小手:“想跟爹地媽咪去那邊住嗎?走吧!”

“不去啦,爹地媽咪,你們趕緊回去睡覺吧,儘早給我們生個妹妹玩!”喬甜甜突然就懂事了一樣,輕輕的掙開媽咪的手,往後退了一步,像個小人精似的眨著大眼睛說道。

這句話,讓喬靈希的臉蛋又羞的更紅了,這小傢夥,誰教她的。

厲庭州在一旁也有些難為情,握拳抵在唇邊輕咳了一聲:“靈希,讓孩子們留在這裡睡吧,我們先回去。”

兩個小傢夥一臉壞壞的笑容。

喬靈希隻好趕緊跟著厲庭州離開了。

由於厲庭州喝了酒,就由司機開車送他們回去。

坐上車,喬靈希還覺的臉熱,嘟嚷道:“這兩個小傢夥怎麼回事啊,怎麼突然提要妹妹的事情了?”

厲庭州卻開心的笑了起來:“這很正常啊,我們上次也答應過她,要給她生個妹妹的。”

“我現在可不想再生了。”喬靈希冇忘記生育的痛苦,再說了,她也冇有精力再去照顧一個剛出生的孩子了,這兩個孩子就足夠她操心的。

“好,不想就不要再想了,想著明天去領證的事情就行了。”厲庭州不想逼迫她,現在,他隻想讓她安心生活就行。

“嗯!”想到明天就要領證,她就是他合法的妻子了,這種感覺還真的有些不一樣。

靠在他的懷裡,一路到家。

迷迷糊糊中,感覺男人摟在腰間的大掌收緊了,她醒了過來,就感覺車子停了下來。

“累了嗎?我抱你上去吧!”厲庭州原本也是這樣打算的。

喬靈希立即搖頭:“不用了,我自己走!”

當著司機大哥的麵,她也不好意思亂秀恩愛。

回到家,喬靈希總算了輕鬆了不少,剛纔在厲家,她一直繃著一口氣,說話,做事,總也放不開。

“靈希,後天我要在一艘遊輪上麵舉辦一場宴會,到時候,你要一起來!”厲庭州這纔將這個好訊息告訴她。

“你為什麼要舉辦宴會?”

喬靈希一臉好奇的問。

“公司這個季度的利潤額較之去年翻了三倍,這是一場答謝宴,我會邀請我所有重要的客戶過來參宴,你就是我當之無愧的女主角,那天晚上,你肯定會是最閃亮的女人!”厲庭州彷彿已經能想像到那種場麵了,她美麗優雅的站在他的身邊。

喬靈希美眸微微睜大,閃亮著光芒,替他開心道:“真的嗎?那我要不要恭喜你一下?”

“好啊?任何的方式都行,但我還是最喜歡這個!”厲庭州長臂將她往懷裡一摟,薄唇已經迫不及待的襲上她嬌嫩的唇片。

剛纔在路上,他忍了一路了。

香甜的滋味,令男人愛不釋手,手臂也慢慢的收緊了一些。

喬靈希腦子一片暈眩,沉浸在男人霸道又溫柔的疼愛之中。

古天行接到了邀請涵,他看到上麵印著的燙金大字,還有厲庭州三個字,臉色瞬間變的猙獰惱恨起來。

“厲庭州,你竟然把我女兒害成這個樣子,還有臉叫我參加你的慶功宴?簡直欺人太甚了!”古天行惡狠狠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古玉兒走了過來,伸手拿了他手裡的邀請涵看了一眼:“厲家要舉辦慶功宴?好啊,我一定會到場!”

“女兒,你狀態好些了嗎?如果你不想麵對他,這次,你就不要去了,我去會會他!”古天行真的不想讓女兒再受打擊了。

古玉兒卻冷笑一聲:“爹地,他都邀請我了,我為什麼不去?我不僅要去,我還要給他一份驚喜!”

古玉兒說完之後,臉上笑意變的陰沉起來。

“女兒,你要給他一份什麼驚喜?”古天行不由的好奇。

“爹地,你現在彆問,到時候就知道了,厲庭州這樣對我,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古玉兒說完,轉身就上樓去了。

她拿出手機,拔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之後,她開口問道:“我讓你幫我查的事情,你有什麼眉目了嗎?”

“這太久遠的事情了,現在想要查,真的有些困難!”

“是我錢給的太少嗎?還是你能力太差勁了?不過是讓你拿一份資料而於,你竟然連這個都辦不到,那行,我再換一個人!”古玉兒語氣瞬間就不滿了起來。

“哎,你彆換人,隻要你再給我加二十萬,我保證馬上就把影印件給你,還會再給你幾張照片!”

“真的?你可彆耍我!”古玉兒恨恨的咬牙,感覺這種為了錢什麼都敢做的人,真的就像吸血鬼一樣。

“不會,我的大小姐!”對方調趣一笑。

古玉兒掛了電話後,又拔了一個電話,她讓自己的助理又轉了二十萬出去。

果然,她手機的簡訊就接二連三的響了起來。

她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翻看,其中最醒目的就是幾張照片。

照片裡的厲庭州,被捆著手腳躺在一張床上,他俊美的五官因為痛苦而微微扭曲著,可見是在忍受著一種不能忍的痛苦。

還有一張是厲庭州在砸東西的照片,看上去心灰意冷。

“厲庭州,如果讓人知道你曾經是一名吸毒人員,彆人會怎麼看?”古玉兒似乎很滿意這幾張照片,正好是她現在最想要的東西。

“你母親把我給毀了,我也要把你的名聲全部毀掉!”古玉兒恨恨的咬著牙根,等不及要看厲庭州的表情了,相信顧願肯定也會非常痛心吧。

得罪她,休想有好結果。

清晨,陽光明媚,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

踏著清晨的微風,喬靈希和厲庭州下了樓,坐上了車內。

“走吧,民政局那邊已經安排好了,我們去拍個照片!”厲庭州溫柔的說道。喬靈希點了點頭,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揚起。

民政局的照像館內,喬靈希理了理自己的長髮,看著身邊男人氣定神閒的樣子,她有些緊張的問:“我這樣可以嗎?”

厲庭州輕笑了一聲:“你是對自己的外表冇自信嗎?”

“那當然!”喬靈希回答的很乾脆:“至少冇有達到完美的地步!”

“你已經很好看了,真的,至少在我眼中,你很漂亮。”厲庭州安慰她。

喬靈希剛纔還緊張不安的心情,此刻竟然一下子就平靜了。

是啊,她瞎擔心什麼?厲庭州不嫌棄她就行了。

“你這樣讚我,可冇什麼好處給你!”喬靈希打趣道。

“你身上的好處,我早就品償過了,我們來日方長,不急!”厲庭州突然附到她的耳邊,悄然說道。

喬靈希被他這猝不及防的話給逗了一個大紅臉,嬌嫩白晰的肌膚,倒是真的豔麗了不少。

“厲先生,喬小姐,請看鏡頭!”旁邊照相師微笑的說道。

“靠近一點!”

“喬小姐,你可以往他肩膀處再斜一下頭。”

喬靈希儘量的應著照相師的要求,突然,她感覺男人手臂將她往他身側一摟,她整個人略僵。

“這樣很好!”照相師一臉滿意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