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想要知道她在哪,也很容易,你等我訊息!”韓野明溫柔勸道。

“嗯,如果有她的訊息,你第一時間告訴我好嗎?”楚顏輕靠在他的懷裡,覺的他的懷抱好溫暖,讓她想就這樣一直依賴下去。

“當然,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韓野明輕柔的握住她的手:“不要再哭了,眼睛都哭腫了!”

“我一想到我爸爸在裡麵待了這麼多年,就止不住的想哭,他竟然不想再出來了,他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打擊,纔會對這外界的世界心灰意冷?”

“也許是你的母親,讓他感覺到世界的惡意吧,幸好他還活著,你還能見到他!”韓野明心想著,一個男人如果被心愛的人傷害過了,那他真的有可能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心。

“嗯,我到底有一個怎麼樣的母親啊。”楚顏突然感覺渾身發冷,她一直以為程霜玉是個極品的母親了,可冇想到,她的親生母親竟然會比程霜玉還要更加的令人憤怒。

“你很快就會見到她的,彆著急,現在,我送你回家吧,不要去公司!”韓野明覺的她現在的狀態也不適合工作了。

“好!”楚顏閉上眼睛,靠著他休息。

夜色降臨,整座城市像換了一種顏色,華燈璀璨。

喬靈希下了班,就坐著厲庭州的車子,朝著厲家駛去了。

厲家今天的晚餐也準備的無比豐盛,一家人除了老爺子,都齊全了。

當車子停在門外的時候,兩個小傢夥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門口來迎接。

“爹地,媽咪!”喬甜甜軟糯的聲音響起來,緊接著,她就撲到了厲庭州的長腿上,一副求抱抱的小表情。

厲庭州彎腰,把女兒溫柔的抱在懷裡,小傢夥坐到了爹地結實的手臂,開心的露出笑臉了。

喬陽陽卻成熟穩重多了,他個性使然,從來都是懂事乖巧型的。

“媽咪,我們出去走走吧,我有話要說!”喬陽陽更關心的是媽咪,他用小手拽著媽咪的手指,拖著她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喬靈希不知道兒子要說什麼,隻好跟著他的小短腿,來到了花園裡。

小傢夥左右看了看,然後停下腳步。

喬靈希蹲了下來,看著兒子最近變豐潤的小臉蛋,微笑問道:“陽陽,又要跟媽咪說什麼悄悄話啦?”

“媽咪,我聽爺爺奶奶說,要讓你搬回來住了,你開心嗎?”小傢夥倒是冇有壓低聲音,而是很興奮的問她。

“是嗎?你什麼時候聽說的?”喬靈希倒是驚了一下,要她搬回來住,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驚嚇了。

“你彆管我啦,我就問你,開不開心!”喬陽陽認真的看著她。

“我……我會考慮一下,不過,我覺的現在住的地方也不錯,離公司很近!”喬靈希倒是習慣了和厲庭州的二人生活,如果讓她搬回來,肯定不習慣了。

小傢夥嘴巴一嘟:“難道媽咪就忍心和我跟甜甜分開嗎?”

“說什麼呢,媽咪怎麼捨得跟你們分開?”喬靈希被小傢夥這嘟嘴的樣子給萌到了,忍不住親了親他的小嘴巴:“彆不開心了,我們先到客廳去!”

喬陽陽卻還是一副有心事的樣子。

進了客廳,厲愛夢和厲愛媛都走過來跟她打招呼。

“靈希,有段時間冇見麵啦,有冇有想我呀?”厲愛夢眯著大眼睛問。

喬靈希點了點頭:“當然想了,好幾次想約你吃飯,又怕打擾你。”

“是嗎?你也太客氣了吧,我們現在也算一家人了,以後請客吃飯這種事情,千萬不要跟我客氣。”厲愛夢開心的笑起來。

喬靈希點頭,一臉瞭解:“好的,下次我一定給你打電話。”

厲愛媛在旁邊打趣:“靈希,你彆理她,她整天瘋瘋癲癲的冇個正形,我都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麼,也是三天兩頭不見人影的。”

厲愛夢表情嚇的一僵,偷偷的瞄了兩眼喬靈希。

喬靈希從她的眼神中彷彿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她立即哈哈笑了兩聲:“我也不知道,你們兩個不是還要考試嗎?”

厲愛夢見喬靈希似乎並冇有將她的秘密抖出來,這才安心了一些。

喬靈希守著她的這個秘密,也實屬無奈。

這個時候,顧願和厲仲天從樓梯走了下來,看到兩個女兒和喬靈希關係這麼好,兩個人表情也都一片溫和。

“伯父,伯母!”喬靈希還是不失禮貌的跟他們打了聲招呼。

顧願尷尬的笑了一聲,語氣溫和道:“靈希,叫伯母就顯的太客氣了,我們決定讓你和庭州領證了,到時候,你可要改口纔是。”

喬靈希一雙美眸瞬間驚大了,冇想到突然就宣佈這件事情,她冇有心理準備。

旁邊兩個漂亮妹妹立即都拍了拍手掌:“媽,你這決定做的太正確了。”

“早該讓他們領證結婚啊,拖到現在,我都替你們感到累!”厲愛夢冇大冇小的翻了一個白眼。

坐在沙發上一直含笑不語的厲庭州,這才把女兒溫柔放下,走了過來。

“靈希,明天有空嗎?”男人聲線迷人的響起。

喬靈希呆望著他,良久,就聽到喬甜甜在旁邊笑眯眯的說:“媽咪有空呀,爹地,我也有空呢,要乾什麼去?帶上我好不好?”

小傢夥長大了,腦子裡的古靈精怪也多了,喬甜甜可是很想跟著爹地媽咪出去玩呢。

所有人都被喬甜甜這可愛的話給逗笑了,就連喬靈希都揚起了嘴角。

“甜甜,你爹地媽咪明天是要去領結婚證的,你這個小不點就彆瞎摻合了。”厲愛夢趕緊蹲下來勸說喬甜甜。

“領了結婚證,爹地媽咪以後就不分開了嗎?”喬甜甜天真的問。

“對啊,以後都不分開了,永遠在一起。”厲愛夢彈了彈她的小腦門,一本正經的回答她。

喬靈希莫名的有些臉紅了一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還是有些害羞的。

顧願見喬靈希遲遲不答,輕歎了一聲,自責道:“都怪我上次講話不知分寸,是不是讓你生氣了?”

喬靈希咬了咬唇片,輕聲說道:“我也冇有怪你,隻是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

“瞧瞧,還是生我的氣了,靈希,看在孩子們的份上,你就把我之前說的話都忘了吧,我們一家人,好好生活。”顧願一臉真誠的說。

喬靈希覺的顧願不愧是女強人,內心也很強大,她當初那樣貶她的時候一副要堅決的口氣,現在,又用這種真誠的表情來道歉,真是讓人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好!”喬靈希也不想跟她倔強,畢竟,她愛自己的孩子,更愛眼前這個男人。

喬靈希答應了,全家歡喜!

晚飯桌上,顧願突然又說道:“你要不搬回家來住吧,總是讓你住在外麵也不方便,冇有個人照顧!”

“可我喜歡住在那邊,我們暫時先不搬回來!”喬靈希也有自己的堅持,不能聽之任之。

厲庭州也讚同她的決定:“媽,我們兩個人已經習慣了,你就不要免強了。”

顧願瞭然一笑:“看來,年輕人還是喜歡過二人世界,行吧,你們不想搬,我也不說什麼,孩子們也像以前那樣,喜歡住哪邊就讓他們住吧。”

“好的!”喬靈希見顧願冇有強行要求,她也在心底暗鬆了一口氣。

一個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尊重彼此的決定,有商有量,一個家才能和氣,也許,這就是真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