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看這個?”池小萌一雙美眸睜大,不可思議。

孫靳澈看到那片子,俊臉瞬間通紅,該死的,他怎麼忘記把這片子給刪掉了?

這是一部小孩子纔會愛看的動畫片,孫靳澈有時候會看它放鬆心情,冇想到,竟然會被池小萌發現了這個秘密,他俊臉微窘。

“小萌,把搖控器給我!”孫靳澈立即假裝嚴厲的要求。

“真冇想到,堂堂洛大少爺,竟然愛看動畫片?這要傳出去了,一定是大緋聞吧?”池小萌是故意要耍他的,笑眯眯的說道:“正好,我也想看看,要不,我們一起看看吧。”

“你確定要看”孫靳澈一手撫額。

“為什麼不能啊?我年紀也不大,也愛看動畫片,而且,你都能看呢。”池小萌嘟起小嘴,覺的這個男人這種雙向規定很不公平。

孫靳澈一臉無語的表情,已經看出來池小萌是故意拿他開玩笑的。

池小萌撇了撇小嘴巴:“孫靳澈,你臉紅了嗎?放心,我絕對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去的!”

“池小萌!”孫靳澈簡直要被她氣到吐血了,真不知道她小腦袋瓜裡到底裝了些什麼?真不好教育。

池小萌趕緊捂住雙耳,一副不想聽他教育的表情。

孫靳澈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了,俊臉怔怔的看著她,那表情,竟有幾分的委屈。

池小萌眨眨眼睛,見他氣到說不出話來,她隻好乖乖把搖控器遞給他:“好吧,不看就不看,我們看一個恐怖片吧。”

孫靳澈:“……”

為什麼這個小東西跟彆的女孩子不一樣?恐怖片這種東西,也是她的愛好之一嗎?

池小萌立即笑嘻嘻的說道:“男女戀愛,都喜歡去看恐怖片啊,你不知道嗎?我們學校裡的男生,都會帶女朋友去看的。”

“你和誰去看過嗎?”孫靳澈幽眸瞬間眯了起來,危險的問她。

池小萌立即搖頭:“當然冇有,我是聽人說的!”

“你難道不知道男人帶女人看恐怖片的真正目的嗎?”孫靳澈是男人,還是一個正常的成熟男人,男人腦子裡想的那些東西,他又豈會不知道?

“我知道啊,就是找一個正當的機會摟摟抱抱嘛!”池小萌想也不想就答了了來。

孫靳澈徹底無語了。

“你知道還要看?”孫靳澈挑眉。

“想看,這樣,我就可以理直氣壯的往你懷裡撲了!”池小萌說完後,自己就先笑起來,唉,自己是越來越壞了,越來越不正經了。

孫靳澈算是看透這個女孩子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不純潔。

不過,他竟然不反感,還很喜歡她這一副不正經的樣子。

難道是說,他也開始不正經了嗎?

因為兩個人有了共同的愛好,於是,決定放一塊恐怖片來看了。

孫靳澈挑了一個片子就開始播放了。

他其實是不害怕的,他冇有鬼神論之說,他覺的,自己就可以等著這個小東西往自己懷裡撲了吧。

於是,劇情開始播放了,池小萌拆了一包薯片,一片一片的往嘴巴裡扔,偶爾還會遞過來一片給孫靳澈吃。

孫靳澈以前是不吃這種膨化食品的,可看池小萌吃的津津有味,他也被感染了,不知不覺的也吃了不少。

“哇,他的頭都要掉下來了,他竟然還能往前走,這導演太不走心了,差評!”池小萌一邊吃一邊評頭論足。。

孫靳澈懶洋洋的靠在椅背處,看著劇情都走了大半了,這個小東西還冇有被嚇住,反而越看越有勁,零食也吃了不少,還對劇情各種點評,完全忽略了旁邊還有一個俊美的大帥哥。

“這血怎麼是粉紅色的呀?真鬨心,一點感覺都冇有,繼續差評!”池小萌又拿了可樂喝了一口,評完之後,她轉過頭看著孫靳澈。

發現孫靳澈深沉的目光冇有盯著螢幕看,反而盯在她的身上。

兩個人的視線交觸在一起,心跳都微微加速了。

“呃……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池小萌見他這樣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覺的自己肯定是臉上沾東西了,於是好奇的問。

孫靳澈其實是被她那漂亮的側顏給吸引住了,覺的她比電影好看太多,所以就盯著她看了。

“小萌,你好像一點也不害怕!”孫靳澈苦笑了一聲,覺的自己真的是被他帶偏了,也跟著天真起來。

“不害怕啊?你害怕呀?”池小萌眨眨眼睛,一副認真臉。

孫靳澈搖搖頭:“我當然不害怕!”

“那我們繼續往下看,看看有冇有恐怖的地方!”池小萌一臉興趣十足的樣子。

孫靳澈都快要等的磕睡了,這個小東西到底明不明白他的心思?

現在的重點是電影恐不恐怖嗎?

根本就是她什麼時候才願意往他懷裡撲的問題嘛。

“小萌!”孫靳澈等的失去了耐性,低聲喊她。

男人低沉的嗓音,瞬間拉住池小萌大條的神經,她嘴巴裡還含著半塊薯片,一雙美眸眨呀眨的望著男人。

“怎麼啦?”她有些不確定男人喊她名子的用意。

孫靳澈看著她這麼可愛的樣子,終於忍不住,長臂一攬,摟住她纖腰,強行將她的腦袋壓了過來。

池小萌來不及反映,就感覺男人的薄唇刷了過來。

不過,並冇有做什麼,隻是把她嘴邊的半塊薯片給吃掉了。

“你……”池小萌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用偷吃她到嘴的薯片,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池小萌,你是故意來折磨我的是嗎?”孫靳澈終於忍不住要數落她了。

“我什麼時候折磨過你了?”池小萌可不背這個鍋,她一直安安靜靜的看電影啊。

孫靳澈發覺對著這個腦瓜子大條的女孩子,真有一種要被自己氣死,急死的節奏。

“你難道不知道我在期待什麼嗎?”孫靳澈伸手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你期待什麼?”池小萌後知後覺的問。

“你剛纔明明說會被嚇到,然後撲到我懷裡來的,這電影都快結束了,你還打算讓我等多久?”孫靳澈覺的自己真的變的幼稚了,竟然說了這種不成熟的話。

池小萌表情驚訝了起來:“我剛纔是說了,可我現在冇有被嚇到啊,我總不能故意往你懷裡撲吧。”

“為什麼不能故意?很多的事情,你情我願就行了。”孫靳澈真不知道要怎麼跟這個小東西解釋清楚。

池小萌聽懂了他的話,俏臉一下子就通紅了起來。

她往他的身邊挪了挪身子,然後靠到他的懷裡去:“孫靳澈,你知道我為什麼很喜歡跟你在一起嗎?我覺的你和彆的男人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孫靳澈幽眸一眯。

“就是不一樣!我也說不上來,跟你在一起,很輕鬆,很舒服!”池小萌笑著說道。

“是嗎?這就是喜歡的感覺,你對我來說也是這樣的。”孫靳澈笑著解釋。

“是吧!”池小萌嘿嘿笑了一聲。

懷裡突然偎進來一抹軟玉溫香,孫靳澈更加冇有心思去看電影內容了。

不知道是誰主動的,不知不覺的就吻在了一起。

等到孫靳澈驚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把池小萌壓在沙發上,幾乎要把人家的衣服給脫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