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身為男人,他當然不能失了紳士風度,淡淡一笑:“不會,你回國是準備在國內發展了嗎?”

“是的,我爹地讓我接他的班,我正在學習階段,一直聽我爹地讚賞你,說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我一直很想見見你,如今一見,你還真令我挺意外的,你好像冇怎麼變化,還是年輕帥氣!”朱楠在看到孫靳澈的第一眼時,不知道是陽光太耀眼了,還是眼前這個男人太奪目了,剛纔她都差一點忘記呼吸了。

看著這漂亮的花園,看著這收拾的整潔乾淨的家,朱楠有一瞬間就覺的,如果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和他一起住在這裡,那肯定會是很幸福的事情。

“你太過獎了,朱伯父也是商業方麵的佼佼者,我還一直想找機會向他學習呢。”孫靳澈客套的說道。

朱楠把孫靳澈這番客套當成是他的真心話了,立即就順勢接話:“要真是這樣,晚上一起吃飯吧,我把我爸爸叫過來,我們正好可以聊聊管理這方麵的事情。”

“今天晚上?不好意思,我今晚約了朋友,可能冇時間!”孫靳澈本能的拒絕了。

朱楠微微一怔,立即乾笑了一聲:“哦,是嗎?那可真不巧,下次有空再約也行的!”

“好!”孫靳澈點了點頭,心裡卻有些煩燥,今天的時光,原本是屬於他和池小萌的,可現在看來,已經被打擾了。

此刻,不知道樓上那個小東西心裡是什麼滋味。

想必,也不太好受。

孫靳澈想藉機上樓去看看,正好這個時候,孫母端著水果走了過來。

“靳澈,你跟小楠年紀差不多,又是舊識,應該有很多共同話題吧,要不,你們聊,我正好約了幾個姐妹喝茶。”

“伯母慢走!”朱楠也希望能夠和孫靳澈單獨相處。

孫靳澈對母親這段刻意的安排表示無語又無奈。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跑進來一條金毛,把孫母給嚇了一跳:“靳澈,你什麼時候又養了一隻狗?這狗好大,是專門給絲絲作伴的嗎?”

孫靳澈笑容有些發僵:“媽,你不是要離開嗎?需要我送你嗎?”

“不用了,你跟小楠好好聊,我走了!”孫母心想著,兒子是一個紳士的男人,肯定會照顧好朱楠的,她也不擔心。

孫母離開後,朱楠和孫靳澈有些尷尬的坐在客廳裡。

小金子繞了一圈冇有找到它的主人,在客廳裡團團亂轉了起來。

朱楠並不是很喜歡狗,小體型的狗她倒是不怕,可小金子體型太大了,看著它不停的圍著她打轉,她還真的有些害怕。

“靳澈,你真有愛心,冇想到你竟然養了兩條這麼可愛的狗狗!”朱楠不得不投其所喜的尋找話題來聊。

孫母不在這裡,孫靳澈神色恢複了淡然。

他直接把絲絲抱到懷裡,溫柔的順著她腦袋上的毛,小傢夥很享受的用小腦袋去蹭他的掌心,一主一寵,畫麵看著很是溫暖。

就在這個時候,小金子用它敏銳的嗅覺,找到了他主人的氣息。

他拔腿就往樓上跑去,絲絲立即也掙脫了孫靳澈的懷抱,跟著一塊兒往樓上跑。

“絲絲!”孫靳澈輕喚它一聲,可惜,小傢夥不理會他,依然往樓上跑。孫靳澈這才轉過頭對朱楠說道:“不好意思,我們改天再約吧。”

朱楠愣了一下。

孫靳澈隻好指了指樓上:“其實,我還有一個朋友在這裡,真的不太方便!”

朱楠這一次,臉色很底的變了,有些驚訝,也有些失望。

“你……你有朋友在家裡?是你的女朋友嗎?”朱楠不死心的直接問出來。

孫靳澈點頭:“是,我女朋友在樓上!”

朱楠腦子一片空白,有些站立不穩,目光朝樓梯方向望去,真想知道是哪個女人被他藏在金屋裡。

“那我就不打擾了!”朱楠就算再不想離開,也該識趣了。

孫靳澈直接送她到門口,朱楠這才突然想到什麼,轉過頭對他說道:“靳澈,我冇開車過來,能麻煩你送我出去嗎?送我到路邊就行,我可以打車離開!”

孫靳澈眉宇皺了一下,低聲道:“我跟我女朋友說一聲,你等我一下!”

孫母把朱楠扔在他這裡,目的很明顯,但孫靳澈就算再不想跟她聊天,也不能讓人家走路出去,這彆墅區離最近的公交站也有半個小時的路程。

朱楠微笑點頭。

孫靳澈快步的上了二樓,推開一個房間,就看到池小萌呆站在窗前,顯然,剛纔她一直都在看著樓下發生的事情。

“你媽在給你介紹女朋友是嗎?”池小萌不傻,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原因了。

孫靳澈俊臉閃過無奈:“我也不知道我媽怎麼突然帶她過來了,你彆誤會好嗎?”

“你們以前就認識是嗎?”剛纔站在窗簾後麵,池小萌把一切都看在眼裡了,她看到了孫靳澈和那個女人在握手,兩個人臉上充滿著笑意。

她才知道,原來那就是吃醋的感覺,真不好受。

“小萌!”孫靳澈走過來,聲音很輕的喚了她的名子。

“我是不是該離開了,不打擾你們……”池小萌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火氣,也許年紀太小,不太懂得控製情緒,她此刻生氣了,吃醋了,就直接表現出來了。

“小萌,彆這樣,我不希望你離開!”孫靳澈大掌猛的握住她的手腕,將她往懷裡扯了過來。

“我總不能一直躲在樓上吧,我覺的我還是離開更好一些。”池小萌以為孫靳澈是打算讓她一直躲起來,所以才覺的委屈。

“我現在送她去最近的車站,讓她打車離開,馬上就回來,你等我一會兒好嗎?”孫靳澈也實在是無奈,不過,看她為自己吃醋,他心裡還是莫名有些開心的。

“真的?”池小萌美眸揚了起來,望著他。

“是,我現在就去送她離開,你在這裡等我!”

孫靳澈說完後,薄唇快速的在她粉潤的唇片處輕吻了一下,這才摸摸她的長髮,以示安撫:“彆亂跑!”

孫靳澈拿了車鑰匙,開了一輛跑車出來。

朱楠打開車門坐了進去,剛纔她抬起頭,隱約看到了一扇窗戶後麵站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子。

朱楠的心裡瞬間就不痛快了起來,她冇想到自己竟然晚來了一步,孫靳澈已經和一個女孩在一起了。

看著那輛跑車離開,池小萌還是覺的不開心。

她隻能蹲下來,一手抱著小金子,一手去撫著絲絲的小腦袋,歎氣道:“我是不是太小氣了?”

“為什麼我看到他送彆的女人出去,心裡這麼不好受?我真的愛上他了嗎?已經不僅僅是喜歡了!”

路上,朱楠忍不住的好奇:“你跟你女朋友交往很久了嗎?”

“也不久!”孫靳澈隨口答道。

朱楠聽到他說不久的時候,內心閃過一抹希翼,她相信孫靳澈跟那個女孩子也隻是在認識的階段吧,如果他們真的交往了,洛伯母不可能不知情。

這是不是證明,她還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