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嬌臉色瞬間脹成了豬肝色,感覺自己巴結的太過明顯了。

“你不需要這樣,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相處吧!”楚顏淡淡的說道。

楚顏的冷淡,楚嬌敏感的察覺出來了,她心頭一驚,看來,果然被媽媽說中了,楚顏不可能對她們冇有怨言的。

楚顏現在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麵對夏家的人,所以,她淡淡道:“你回去照顧爸爸吧,如果錢不夠的話,給我打電話!”

楚嬌聽到她這幾句話,心裡很不是滋味,以前,她問楚顏開口要錢,都是一半耍賴一半威脅著給的,現在,楚顏說主動要給錢,她竟然有一種不敢要的膽怯感。

“不……不用了,現在爸爸那邊錢很夠的。”楚嬌一臉尷尬的表情。

楚顏點了點頭:“好!”

楚嬌覺的自己站著有些僵硬,隻好主動說道:“那我先走了,等拍廣告的時間,媽,你給我打電話。”

“會的!”楚顏再一次點頭。

楚嬌走出了工作室,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心裡憋悶極了。

從小到大,她哪裡受到過這種委屈,一時心口煩燥,她忍不住暗暗咬牙,她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不要再像乞討者一樣的來求楚顏幫忙。

楚嬌的內心,在這一刻也有了另一種變化,她冇有去想為什麼楚顏此刻態度如此冷淡,她想的,都是楚顏忘恩義意的字眼。

就算父母對她不好,但好歹養育她長大了,冇有把她扔在街頭餓死,難道這不算恩情嗎?

楚嬌氣恨恨的離開了。

楚顏站起來,拿著水杯喝了一口水,以前她和楚嬌見麵,總會有一種姐姐必有的包容感,要包容楚嬌的所有任性和脾氣。

可現在,不需要考慮她的感受,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隨著心情而定的感覺,真的有些痛快,也少了負擔感。

楚顏決定了,以後她會不定時的給夏家一筆錢,讓他們好好生活,但是,她會減少跟他們見麵的機會了。

喬靈希自從醉酒後,第二天醒來,整個人還暈暈沉沉的。

幸好已經是雙休日了,她不需要去公司。

“我想帶孩子們去國外看看我爺爺,你要一起去嗎?”大清早,厲庭州就端了一杯溫水坐到床邊,低沉著聲音問她。

喬靈希惺鬆的表情瞬間就驚醒了,她急聲道:“你為什麼不早點吵醒我?”

“不捨得!”男人薄唇輕揚,伸手理了理她慵懶隨性的長髮:“你要一起嗎?”

“當然,你爺爺對我那麼照顧,我也想過去給他請個安。”喬靈希一邊說,一邊急急的下了床,跑進了浴室,再出來,已經洗漱完畢了。

男人將手裡的溫水遞過去,她很自然的接了仰頭喝了幾口:“等我一會兒,我換件衣服。”

厲庭州看著她匆匆忙忙的樣子,俊美的臉上笑意加深。

當兩個人準備好來到了厲家大宅的時候,顧願也把兩個小傢夥給打扮好了。

喬陽陽一件格子小襯衫,一條酷酷的牛仔褲,反著戴了一個灰色的鴨舌帽,略淩亂的劉海下麵,一雙烏黑漂亮的大眼睛,眨動著腹黑精銳的光芒,簡直就是厲庭州的縮小版。

喬甜甜最近有兩個姑姑陪著玩,兩個姑姑對她喜愛的不得了,非常喜歡給她買小公主的裙子什麼的,把她打扮的非常可愛,一件粉嫩色的裙子,一件針織小外套,一個可愛的針織小帽子蓋在頭上,將一張小臉全部露了出來,白潔的小額頭,嫩嘟嘟的小臉蛋,簡直就是畫裡走出來的二次元小糰子似的。

“爹地,媽咪!”看到兩個人從車上走下來,小傢夥都跑了過來。

喬靈希彎腰抱住了兒子,喬甜甜則第一時間霸占了爹地結實寬厚的懷抱,兩隻小手占有性的摟著他的脖子,小臉貼在他的肩膀處,彆提有多粘人了。

顧願走了出來,喬靈希立即朝她禮貌道:“伯母!”

“嗯,他爺爺一直唸叨著你,你們一起過去陪陪他也好,照顧好兩個孩子。”顧願說完,就讓傭人把兩個小傢夥的行旅箱拿上了車。

喬靈希看著那兩個很大的箱子,微微怔住。

以前她帶孩子出遊,都是給他們準備兩個小箱子的,看來,顧願對這兩個孩子真的很上心,隻怕這一次出行,為他們都準備了不少的東西。

“媽,我們先走了!”厲庭州低聲說了一句,就抱著女兒上車。

喬靈希也牽著兒子坐上了車,顧願站在門口,神情緩和了不少。

喬靈希看到顧願,卻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心中痛楚了一陣。

雖然說母親的離去,是因為她身體的病因造成的,可是,那時顧願的冷酷無情,還是讓喬靈希有了一些陰影。

厲庭州感覺出來喬靈希彷彿突然多了很多的心事。

厲庭州本是心思敏捷的人,加上他對喬靈希的很多事情都瞭解了,剛纔她臉上一閃而過的悲痛,他就知道她肯定因為看見媽媽就想到了她剛離世不久的母親了吧。

心頭微微一震,厲庭州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不然,如果因為媽媽的關係,讓喬靈希對她母親去逝的事情耿耿於懷,那未來又將會是一件讓他為難的事情。

在飛機上度過了將近十個小時,總算到了厲老爺子的療養彆墅。

厲老爺子的身體比之前更好了一些,可能是心情好了的緣故。

他已經可以坐著輪椅出來活動了。

“靈希,庭州,你們帶著小傢夥來看望我,我真的很開心。”老爺子坐在客廳裡,慈祥的笑道。

喬靈希感激道:“我還要謝謝爺爺的成全,讓我們一家四口有機會團聚。”

老爺子卻搖搖手:“謝我乾什麼呀,是你跟庭州太有緣份了,要不然,你們怎麼會五年前就認識並相愛了呢?”

喬靈希一雙美眸眨了眨,隨後,偷偷的瞟了一眼旁邊依然鎮定從容的男人。

“爺爺,你身體好了不少,我們真的很開心!”厲庭州由忠的說道。

兩個小傢夥坐在沙發上,眨著大眼睛打量著這個鬍子花白的老爺爺,其實,按照輩份,他們應該叫一聲曾祖父。老爺子一臉歡喜激動的打量身邊這乖巧的孩子,越看越滿意。

和老爺子聊了很久的天,兩個小傢夥跑到外麵去跟小狗玩在一起了,老爺子聊的有些累了,需要休息,厲庭州和喬靈希就沿著門外的花園小道散步去了。

異國的景色,給人一種陌生和新鮮感,走在其中,讓人心情也跟著平靜下來。

男人的大掌,不知何時悄悄的伸過來,緊扣住了她的小手。

喬靈希心底趟過一抹甜蜜,突然想到什麼,她輕輕的掙開他的手:“你到底跟你爺爺怎麼描述我們關係的。”

厲庭州就知道她肯定要問這事,俊臉閃過一抹窘。

“上次帶你過來,我為了不讓我爺爺擔心我們的關係,就編了一個謊,說我們五年前就認識並且關係不錯,我爺爺也相信了。”厲庭州大概的解釋了幾句。

喬靈希其實也能理解他說謊,隻好不再追究:“好吧,我不計較這事了。”

男人這才繼續溫柔的摟住了她,薄唇在她臉頰處親了一下:“我就知道你善解人意。”

“你少在這裡抬舉我,如果你對我犯的是原則上的錯誤,你看我會不會善解人意。”喬靈希微揚了下巴,語氣認真的說。

“原則上的錯?是指哪些?”厲庭州俊眸微僵了一下,他必須問清楚一些,免得以前真的踩到她的雷區,那可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