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不一樣,我每次回家,就覺的家裡太沉悶了,冇有你,氣氛就不一樣。”郭瑾軒說話間,深幽的眸色凝著她。

那雙眼睛實在好看,裡麵光芒深幽,彷彿會吸人的心魂。

程星星倉惶的躲開,低著頭說道:“你最近越來越會說情話了,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又拿我磨練你的演技。”

郭瑾軒一怔,神情莫名的憂傷了起來:“你怎麼會懷疑我對你的感情,我隻是工作有些累了,想放鬆一段時間。”

“你想去哪?”程星星驀然的抬頭。“我想出國渡假,就我們兩個人去。”郭瑾軒目光充滿著期待。

程星星神色閃動著心動的感覺,她目光直直的望著郭瑾軒,郭瑾軒也正藉著喝酒的動作,偷偷的看著她,兩個人的目光相觸在一起,頓時火光四射,讓兩個人都覺的客廳空氣變的稀薄了。

“郭瑾軒,你還有很多工作呢,不能這麼任性的離開。”

程星星身為他的助理,雖然冇有越權管他的意思,但也必須儘責的提醒他。

“我不管,我現在什麼都不管了,我想帶你離開。”郭瑾軒是在害怕,他害怕一些事情,遲早會被揭開,到時候,他名聲會更惡劣,他怕程星星會嫌棄他。

“你在躲避什麼事情?”程星星對他很瞭解,所以纔會這樣問。

“我冇有躲什麼,我就是……”郭瑾軒的心思被她揭穿,他俊臉微白了一些。

程星星突然站起身,走到他的麵前,蹲下了身,目光溫柔中透著關切:“如果你不願意告訴我,那我就不問了。”

郭瑾軒斂緊了眸色,嗓音低沉:“不是我不想說,是我不敢告訴你,星星,你太美好了,我害怕你會離開我!”

“我不會的!”程星星膽子很大的在他額頭處親了親:“當初選擇跟著你,我就做了心理準備,當時我想的是萬一我們冇有結果,我該怎麼離開纔不會顯的那麼狼狽,每一次看到和你演對手戲,拍廣告的女明星,我就暗暗的羨慕她們,感覺她們要靠近你,或者跟你牽手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我……我卻做不到。”

想到自己那一段暗戀的歲月,程星星心情還是很悲傷的。

“傻瓜!”郭瑾軒突然將她往自己懷裡用力的扯了一下。

程星星就趴在他的懷裡了,她的臉,輕輕的貼著他結實的胸膛,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就像打豉一樣,節奏很快。

“你真的冇發現,我不管在做什麼,都要讓你在旁邊跟著嗎?”郭瑾軒突然笑起來,手指在她後背處輕輕的敲打著:“你那個時候天天抱怨我給你的工作量太大,可你卻不知道,我想一天到晚都看見你。”

程星星眼眶莫名的濕潤了,她抽泣了一聲:“那你不早點說,如果你早點告訴我,我那個時候就不要氣到偷偷抹眼淚了。”

“我不敢,我怕你會把我當成壞人!”郭瑾軒自嘲一笑,看似人氣頂尖的大明星,可在麵對愛情的時候,膽子卻很小。

程星星用手捶了他一拳:“是啊,你的確很壞,天天就會知道折磨我,欺負我,還把那些我出糗的照片偷拍下來,製成相冊,天天供你開心,你簡直壞透了!”

想到那些照片,程星星真的想一把火全燒光,不讓他再看到。

郭瑾軒伸手捉住了她不安份的小手,讓她的掌心緊緊的貼在自懷的胸膛處,語氣溫柔:“我以後不偷拍你了!”

“那你把那本相冊給我,我要銷燬掉。”程星星伸出手索要。

“不行,那是我的珍藏品,不能毀!”郭瑾軒聽了,俊臉一急,兩隻大掌也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懷裡的女人,一個翻身,兩個人的位置就調換了過來。

程星星腦子枕在男人的掌心裡,身上壓製著的是男人沉重的身軀。

“你……你乾嘛?”程星星感覺心跳都要停止了,俏臉瞬間轉紅,隨後,她支支唔唔道:“你現在彆亂來啊,我冇心裡準備。”

男人聽到她可愛的話語,失聲一笑:“放心,今天不亂來,閉上眼睛!”

程星星無語極了,說好不亂來,還讓她閉上眼睛?

這個男人的信用度實在太低了。

“不要!”程星星小嘴一撇,很乾脆的答。

男人見她不聽話,隻好無奈一笑,薄唇直接貼到她粉嘟嘟的唇片上去了。

溫柔似水,彷彿在吻一件很珍貴的寶貝似的,帶著拭探和小心翼翼。

程星星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對自己這麼有耐性,她眨動著水眸,很快的,就情不自禁的閉上了。

幾分鐘後,男人一個翻身站了起來,一隻大手有些狼狽的揪住了身上的浴巾,俊臉脹的通紅:“我再去一趟浴室!你去睡覺吧。”

程星星不知道他怎麼了,不過,她應該也猜到了,臉一紅。

郭瑾軒直接衝了一個冷水澡出來,把剩下的半灌酒給喝了,心情總算是平複了下來。

剛纔差一點就要刹不住車了,幸好他意誌力夠堅定,否則,放任下去,結果可想而知。

因為珍惜她,所以,郭瑾軒纔不捨得在這個時候要她。

程星星捂住滾燙的臉頰,躺在床上,久久難眠。

不得不說,剛纔男人的溫柔,令她非常的心動。

唉,瞧她都在亂想什麼呀,還是趕緊睡覺吧。

楚顏連著兩天都冇有去醫院,不過,她給楚嬌打過電話,知道夏父的手術很成功,現在隻是要醫院康複。

楚嬌對楚顏的態度已經有所轉變了,以前她動不動就會撤嬌鬨耍小性子,如現在,她卻不敢了,說話都變的小心一些了。

楚顏的心情還是有些堵悶,雖然她找到了自己不受夏家待見的原因,但她並冇有覺的開心,反而覺的沉重。

“姐!”突然,楚嬌敲了她休息間的門,笑眯眯的走了進來。

楚顏看到她,神色略顯的冷淡:“怎麼來這裡了?你不是要在醫院照顧爸爸嗎?”

“爸爸冇事了,有媽媽在呢?上次說讓我這次跟你一起拍廣告的事情,什麼時候開始試拍啊?”楚嬌過來,是為了來工作的。

她真的很害怕楚顏一氣之下,就不跟她一起拍廣告了。

“後天才正式開拍!”楚顏淡淡的說。

“姐,你現在心裡是不是很難過?爸媽一直說對你很愧疚,我以前也不懂事,給你惹了很多的麻煩,希望你不要跟我計較,我以後一定會把你當親姐姐一樣關心的!”楚嬌一臉誠意十足的說。

楚顏卻淡笑了一聲:“我是你親姐姐的時候,你對我很有脾氣,現在我不是了,你卻要把我當成親姐姐,這關係有些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