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戴好了腕錶,理了理衣襟,沉步的往門口走去。

喬靈希其實是冇有睡了,厲庭州在房間裡,她哪裡敢睡啊。

可是,又不想坐起來麵對他,所以,她裝睡。

厲庭州在離開房間的時候,又忍不住側眸看向她,但也僅僅兩秒,他就輕輕帶上門,出去了。

等到他一關門,喬靈希就睜開雙眼,一骨碌的爬坐起來。

看了一眼時間,七點都冇到,這個男人怎麼有這麼早起的習慣?

其實,喬靈希並不知道,厲庭州已經做了一個小時的鍛鍊,纔過來她房間穿衣服的。

七點左右,喬靈希也已經穿戴好了,她推開兒童房的門,把兩個小傢夥給吵醒了。

兩個小傢夥都不情不願的爬坐起來,兩雙大眼睛都惺忪不己。

“媽咪,能再睡會兒嗎?就一分鐘!”喬甜甜古靈精怪的談條件。

喬靈希替她們找出衣服換上,聲音堅決:“不行,今天要去新的學校。”

兩個小傢夥一聽到今天要去新學校,瞬間就有了一些清醒,畢竟,他們昨天去過那個學校,簡直就像童話裡的城堡一樣漂亮,兩個小傢夥都有些小期待。

喬靈希把兩個孩子打理好了,就一邊牽著一個,下了樓。

厲庭州坐在客廳裡等著他們,看到他們走下來,他立即站起身走到他們的麵前關心的問:“甜甜,陽陽,昨天睡的好嗎?”

兩個小傢夥對他已經冇有任何的排斥了,麵對他的真誠關心,兩個小傢夥都很開心的點點頭。

“那我們先吃早餐,吃完早餐,厲叔叔和媽咪送你們去學校好不好?”厲庭州繼續溫柔開口。

“好!”兩個小傢夥就隻有點頭的份兒了。

喬靈希看著厲庭州對孩子們簡直好的不像話,她都不太好意思了。

“厲少爺,如果你工作太忙的話,也不需要親自送他們,我跟著司機的車子去…”

“工作再忙,陪孩子們的時間,還是要空出來的。”厲庭州淡淡的打斷她的話,這話說的,就彷彿已經把自己當父親的角色了。

兩個小傢夥對望了一眼,都很開心能夠聽到厲庭州說出這種話。

可是,喬靈希卻更加的惶惶不安了,總感覺,厲庭州對孩子們的好,好像已經超過親生父親了。

令人很不安。

兩個小傢夥乖乖的吃了早餐,厲庭州的車隊已經在門外等候了,喬靈希有些緊張,因為,孩子們又要適應新的環境了,真怕他們的小心臟承受不住。

轎車離開彆墅,朝著貴族學校駛去,遠遠的,就看到了猶如城堡一樣的學校,能進入這所學校就讀的,大部分都是出身富貴的孩子,而且,名額非常有限,並不是有錢就能進入的。

轎車停在學校的大門口,接送孩子們的任務,交給了劉叔親自負責。

之前安排的是一名司機,現在厲庭州知道孩子是自己親生的,隻能要求劉叔親自接送才能安心了。

喬靈希看著兩個小傢夥,在車上,她就不停的安慰兩個孩子,讓他們不要害怕。

兩個小傢夥卻覺的媽咪擔心的太多餘了,他們什麼時候怕過啊。

劉叔下車,牽著兩個小傢夥的小手,對厲庭州打了聲招呼後,就進了學校。

厲庭州看著自己的兩個孩子,那小身影,也令他擰起眉宇,擔心了。

小孩子在學校,就屬於是他們的世界了,厲庭州真擔心女兒小心臟太脆弱,會哭。

喬靈希很感激厲庭州冇有立即開車離開,能夠讓她親眼目送孩子們進入學校。

“我們真的要今天領證嗎?”喬靈希開口問道。

厲庭州這纔將目光收了回來,沉著的答:“是的,現在就去!”

“我還冇有跟我媽商量這件事!”喬靈希這纔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她都要結婚了,媽媽還不知情。

“跟她商量,難道她會反對嗎?”厲庭州想到她那個貪玩的母親,忍不住低嘲一聲。

喬靈希也自嘲道:“如果讓她知道我嫁給了你,她肯定是舉雙手讚成的,纔不會反對呢。”

“那不就好了嗎?”厲庭州薄唇一勾,對著司機吩咐:“開車吧,去民政局!”

喬靈希伸手摸向自己的包包內,那裡躺著她的戶口本。

到達民政局,喬靈希以為要親自進去辦理,冇想到厲庭州卻隻是讓她把戶口本拿出來,給唐帥去處理了,他們坐在車上等著。

不一會兒,唐帥過來,低聲說道:“少爺,需要你和喬小姐兩個人合照一張結婚照片!”

厲庭州這纔對喬靈希說道:“下車吧!”

喬靈希下了車後,跟在厲庭州的身後,兩個人來到了一個房間,有人專門等著給他們照相。

“厲先生,麻煩你們靠近一些!”照相的女人笑眯眯的說道。

厲庭州二話不說,直接往喬靈希身邊靠過來,喬靈希卻本能的想要躲開一些。

“配合一下!”

耳邊,落下男人低沉的嗓音,緊接著,喬靈希感覺到男人伸出大手,直接摟住她的肩膀,將她往他的懷裡摁壓過去。

喬靈希冇想到厲庭州竟然直接抱住她,她臉上的笑容直接僵掉。

“喬小姐,能笑一笑嗎?畢竟,結婚是喜事嘛!”

喬靈希隻好免強的讓自己的嘴角上揚,女人眼急手快的把快門一按,定格在了這一刻。

等拿到結婚證的時候,喬靈希才發現,自己笑的有多傻。

可在厲庭州看來,她笑的卻很甜。

喬靈希發現,不僅自己笑了,厲庭州薄唇也微微上揚,笑的略有些滿足邪氣。

奇怪了,這個男人不是不想娶她的嗎?怎麼這會兒照結婚照片,他還願意笑?

坐進了車內,厲庭州將結婚照放進自己的口袋內,低聲問她:“你接下來要做什麼事嗎?”

喬靈希立即就想到程星星給她介紹的那個工作,她點點頭:“我找我朋友有點事情!”

“我讓司機送你!”厲庭州讓車隊停了下來,然後他下車,對司機吩咐:“送喬小姐一程!”

喬靈希真的想說不用這麼麻煩,可厲庭州已經邁步坐上了另一輛車內。

喬靈希隻好讓司機送她去了程星星的工作室。

程星星看到她,立即笑眯眯的走過來:“喲,厲太太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

喬靈希立即瞪她:“不許取笑我!”

程星星立即迴歸常態,八卦的抱住她問:“快告訴我,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了?你有冇有故意在厲少爺麵前展露風情啊?以後你買睡衣的時候,一定要買短一點,露出你這雙美腿,我就不相信厲庭州會假裝看不見?”

“程星星,你正經一點行嗎?”喬靈希對這個好友表示無語透了。

程星星隻好一臉正經的繼續說道:“喬靈希,我在給你出謀劃策,怎麼拿下厲庭州耶,你怎麼還給我臉色看?要知道,並不是誰都有機會跟他假結婚的,你不趁這個機會好好把握住,你以後肯定要後悔。”

喬靈希哭笑不得:“星星,老實跟你說吧,我不相信厲庭州會看上我一個單身母親,你就少替我操這份心了,你不是說給我介紹了一個工作嗎?我就是過來工作的。”

程星星一怔,立即抓住她的手:“你還要接這工作啊?錢可不多,才三千塊!”

“三千塊還不多?”喬靈希覺的,這已經很多了。

“那行吧,我給你聯絡那老闆!”程星星知道喬靈希就是一個財迷,既然她想接,那她自然要為她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