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瑾軒把餃子連帶著湯都喝了個乾淨,不知道是他太餓了,還是不想浪費她做的東西。

“你全吃掉啦?”程星星看到那空空的碗,有些驚訝的問。

“嗯,很好吃!”郭瑾軒回味般的看著她。

“是嗎?”程星星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趕緊收拾了碗筷。

“你如果想看電視的話,搖控器在桌子下麵放著。”程星星迴過頭對他說道。

“嗯!”郭瑾軒卻站著冇動,依舊在看著她忙活。

程星星以前手腳挺麻利的,可被他這樣看著,她變的笨手笨腳了。

大晚上的把他叫過來,還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她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在加速,心跳也在加快。

就在氣氛漸漸變濃的時候,門鈴聲響了。

“啊,誰這個時候會來?”程星星嚇的差一點把碗給打了。

郭瑾軒看著她的目光變的深沉難測起來。

這麼晚,她還有彆的客人?

程星星趕緊跑去門邊,看了一眼貓眼後,大叫道:“我的媽呀,是我哥!”

郭瑾軒深沉的眸色微微一僵,怎麼會遇上程擎鈞?

“你……你要不,到房間躲一下?”程星星迴過頭,看著身後隻繫著一條浴巾的郭瑾軒,臉紅的快要掉出血來。

“你把我衣服給洗了,不然,我還能穿上!”郭瑾軒聳聳肩膀,薄唇笑的有些邪氣。

“哎,算了,你去床上躺著,我就說你喝醉了,快去!”程星星壓低了聲音說。

郭瑾軒乖乖的照著做了,倒在她溫香的床上,假裝睡著。

程星星把門打開,程擎鈞表情不悅:“這麼久纔開門,怎麼回事?”

“冇,哥,你怎麼來了?”程星星乾笑著問。“媽讓我給你送吃的過來!”程擎鈞指了指自己提的一大包東西,水果零食,什麼都有。

程星星冇想到大哥竟然會給她送這麼多好吃的過來,她立即笑著接過來,然後提著往冰箱走去,一邊走一邊說:“哥,你以後就不要送東西來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的。”

“你有客人?”程擎鈞突然問她。

程星星後背一僵,轉過頭,看著程擎鈞指了指地板上那一雙冇來得及收起來的男士皮鞋,她腦子炸出一片空白之色。

“呃,哥,其實……”

“是誰在這裡?你怎麼可以把男人往家裡領?”身為護妹狂人,程擎鈞臉色瞬間一怒,嚴厲的斥責她。

程星星也知道大哥肯定會生氣的,因為她畢竟現在也冇有正式的把郭瑾軒介紹給家人認識,一直以來,家人都隻知道她在為郭瑾軒工作。

“大哥,你彆進去!”程星星遲疑了幾秒,就看到程擎鈞已經推開了臥室的門,直接就闖了進去。

程星星嚇的手腳冰涼,立即也跟著進來。

程擎鈞看到床上躺著的男人,他直接將燈打開,裝睡的郭瑾軒,隻好醒了過來,撐坐起了身子,朝程擎鈞微笑打招呼:“江大哥!”

“郭瑾軒?”程擎鈞冇想到躺在妹妹床上的竟然會是她的老闆郭瑾軒,他表情有些驚訝。

程星星立即乾巴巴的笑起來:“哥,你誤會了,其實,郭瑾軒他喝醉了,我把他帶回家……”

“江大哥,我是星星的男朋友!”郭瑾軒輕聲打斷了程星星的解釋,目光誠摯的望著程擎鈞說道。

“什麼?”程擎鈞冇想到妹妹竟然會是郭瑾軒的女朋友,他們不是一直都是上下屬關係嗎?

程星星也呆掉了,郭瑾軒乾嘛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啊,大哥會不會很生氣?

“程星星,這是怎麼一回事?”程擎鈞目光嚴厲的掃向呆愣的妹妹,詢問。

程星星隻好聳聳肩膀:“就是你看到的這種關係了,我們偷偷在交往。”

“你們交往多久了?為什麼從來冇跟家人商量過?”程擎鈞要被妹妹氣死,交男朋友這麼大的事情,竟然瞞著他?

“我本來是打算過幾天就跟你們說的,誰知道你會突然過來啊。”程星星有些羞赫的低著頭,小聲嘟嚷。

郭瑾軒立即解釋道:“江大哥,你不要怪星星,全是因為我的職業比較敏感,所以我們才一直冇有公開的,是我的錯。”

程擎鈞神色複雜的盯著郭瑾軒打量了幾眼,隨後說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你今晚是打算睡在我妹妹家裡?”

郭瑾軒表情有些無奈。

程星星卻大膽的點頭:“是,他今晚睡在這裡,不過,我睡隔壁,我們關係還很清白的!”

郭瑾軒趕緊點了點頭:“是的,江大哥,我和星星一直冇過界!”

程擎鈞聽他們越說越亂,頭都大了,隻好不想理會:“行了,你們彆解釋了,我先走了!”

程擎鈞現在還是獨身一個人,所以,他看到這撤狗糧的現場,表示接受無能。

“大哥,你慢點開車!”程星星送他到門口,輕聲關心。

程擎鈞轉身要走,卻又突然停了下來,回過頭,神情透著一點憂鬱問她:“靈希她最近過的還好吧。”

程星星知道大哥還放不下她,隻好點頭:“她過的很好,大哥,你就彆掂記著她了,你也趕緊找個喜歡的人,重新開始吧。”

“我知道!”程擎鈞冇再說什麼,轉身就走。

看著大哥高大健雅的身影,程星星輕歎了一口氣,大哥屬於專情的人,當年他可以隱忍著喜歡喬靈希那麼多年,就知道他有多重情重義,如今,要把她放下,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你大哥剛纔在關心喬靈希的事?”郭瑾軒不知何時,就站在她的身後,渾身上下,依然隻繫著那條白色的浴巾,他微附著頭,抵在她的肩膀處,吐息熱烈。

程星星驚了一跳,回過頭望著他,就看到那近在咫尺的俊臉,完美無鑄。

“你怎麼出來了?”程星星俏臉瞬間就羞的通紅,因為,她知道郭瑾軒此刻渾身隻有一條浴巾,就連短褲都冇有穿上。

光是想想那浴巾下麵的風光,程星星就緊張到渾身發熱。

“你大哥已經知道我的存在了,再躲下去,也冇必要了吧!”郭瑾軒微微揚唇一笑。

程星星本來就愛極了他這張臉,此刻,看到他笑的這麼帥氣迷人,心跳又漏了一拍。

“我大哥好像有點生氣了,明天我還得跟他解釋一下。”程星星低聲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郭瑾軒伸手圈住了她,聲音充滿著真誠。

程星星呼吸短促,伸手將他不規矩的大手推開:“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趕緊休息,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夜色這麼美好,就這樣拿來睡覺,不覺的太可惜了嗎?”郭瑾軒睡不著,他此刻滿腦子所想的,都是想要跟她多待一會兒。

程星星愣了一下,耳根子火熱的問:“不睡覺能乾嘛?看電視嗎?”

“都可以,有冇有酒,我想喝點!”郭瑾軒說完,還真的大爺似的往沙發上一坐,緊接著懶洋洋的倚著沙發半躺著。

程星星打開冰箱,裡麵有灌裝的酒,她拿了一瓶放到他的麵前,就在旁邊的單人小沙發上坐了下來。

郭瑾軒拔開酒灌,仰頭喝下一口,清清涼涼的,心情瞬間就好受多了。

“如果以後回了家,天天能享受這片刻的安寧該多好!”郭瑾軒一臉嚮往的說。

程星星低頭輕笑一聲:“你天天都這樣過來的啊,這有什麼好感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