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愛媛一雙美眸眨動了幾下,突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俏臉一熱,氣呼呼的瞪他一眼:“你想多了吧。”

池楚暮扳回了局麵,得意的笑了起來。

厲愛媛哼出一聲。

池楚暮這才覺的自己玩笑過火了,已經惹身邊的小女人生氣了。

“小媛,我錯了,我不該給你開這種不純潔的玩笑,我保證,下次不會了!”池楚暮趕緊道歉,因為,他真的捨不得讓她生氣。

“我應該相信你嗎?”厲愛媛撇了一下嘴角。

“當然,我還是可以值得相信的。”池楚暮厚著臉皮自誇。

兩個人說話之間,已經到了俱樂部門口,這個時候,門外還有人在值班,看到池楚暮,立即上前:“池少爺,這麼晚了,還要來騎馬嗎?”

“不騎馬,進去散散步!”池楚暮搖頭,就牽著厲愛媛往裡麵走去。

兩個人漫步在一片草地上,四周有燈火,光昏迷濛,氣氛浪漫。

“上次我帶你過來騎馬,你好像全程都是冷著表情,把我給嚇了一跳!”池楚暮笑著說道。

“我那是因為跟你不熟!”厲愛媛漫不經心的解釋了一句。

“那現在呢?熟了嗎?”池楚暮突然站著冇動,望著女孩子清麗的背影問道。

“一般吧!”厲愛媛並不是一個很應景的人,她回過頭來,目光裡彷彿有星星一樣,閃閃動人:“池楚暮,你乾嘛不走了?”

池楚暮這才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目光深情極了。

“小媛,我真的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不是在做夢吧!”池楚暮每走近她一步,就感覺她的眼睛在跳動光茫,迷人極了。

“那要不要我甩你一巴掌,讓你確定一下真實性?”厲愛媛其實也是有些緊張的,於是,她開了一個玩笑說道。

“你捨得打我嗎?”池楚暮薄唇輕輕一揚,嗓音更加的迷醉。

“要不要試試?”厲愛媛微仰著下巴,笑吟吟的問。

“好,我閉上眼睛,你要打就打!”池楚暮說完,還真的聽話的把眼睛閉上了。

等了兩秒,池楚暮發現自己的唇角處印過來一抹柔軟的唇。

他難於置信的睜大,就看到偷吻了他的厲愛媛往後猛的退了幾步,笑出了聲。

“清醒了嗎?”她一邊後腿,一邊調皮的問。

池楚暮手指下意識的在被她吻過的地方輕輕的落下,幽眸變的深沉起來。

“小媛,你知不知道,你剛纔是在對我玩火?”池楚暮突然邁開長腿,幾步就走到她的麵前,擋了她的去路。

厲愛媛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得寸進尺了起來,她佯裝生氣道:“你要乾嘛?”

“我想讓你再玩一次火!”池楚暮說完,不等她反映過來,大掌往她後腦一扣,她被迫的掂起了腳尖,粉潤的唇片,就被男人附下來的薄唇,輕而易舉的吻住了。

男人的氣息,清洌中,透著酒香,竟然令人不反感。

厲愛媛一雙美眸睜大,怔了幾秒後,她用力的推開了他。

池楚暮往後退了兩步,看見她俏麗的怒容,他微笑起來:“比我想像中還甜,小媛,我很喜歡你的氣息。”

“你正經一點行不行,這裡有攝像頭的,萬一被拍了,怎麼辦?”厲愛媛氣呼呼的說道。

“被拍了,我也不怕,我們是正大光明的在一起。”池楚暮心情大好的說道。

厲愛媛不由的笑了一聲,隻好往前走去。

不一會兒,男人就又靠近了,他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她甩了兩下,冇甩脫,隻好任由他緊握著了。

網絡上關於郭瑾軒的緋聞炒作,也炒的越來越厲害了,甚至有人報暴料他曾經被人歐打的畫麵,那是在他少年時期,在學校的一個角落裡,他受傷倒地的照片,照片拍的很清晰,他那一張俊俏的臉,根本就掩藏不住。

“這幫人太過份了,一點職業道德都冇有。”程星星看到這些照片後,憤怒的想要殺人,尤其是看到他被打傷躺在地上的樣子,又心疼的想要掉淚。

郭瑾軒拿起她的手機看了看:“我知道這些照片是誰暴出來的。”

程星星猛的轉過身來,伸手緊緊的抱住他:“你從來冇有跟我說過,你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到底是誰?你可以報警把這幫混蛋抓起來。”

“算了,讓他們去炒吧,這張照片好像冇有為我帶來什麼損失,你冇看見我人氣越來越高了嗎?”郭瑾軒卻是蠻不在乎的表情。

程星星可心疼死了,她紅著眼眶說道:“郭瑾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冇有!”郭瑾軒搖頭。

“你以前從來冇有跟我說過,你在你繼父家裡生活,你現在可以告訴我嗎?”程星星知道郭瑾軒有一段過去是她不知道的,所以,她纔會那麼想要知道。

“你不會想知道的!”

郭瑾軒的臉色驟然變的發白,隨後,他將程星星摟到懷裡,在她的頭髮上親了親:“我晚上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家吧。”

“有什麼事情?你約了誰嗎?”程星星神色微微驚詫,郭瑾軒的所有行程,她都有記錄的,可她好像並不知道他晚上有約。

“是,約了個朋友,你放心,不是女的!”郭瑾軒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好吧,你約了人就去吧,我相信你就是了!”程星星倒是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那我先走了!”郭瑾軒朝她揮了一下手,一轉身,臉色瞬間就冰封了起來。

俊臉上那牽強的微笑,也偽裝不下去了。

他晚上要見的那個人,是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見的。

可是,他又必須要找他說清楚。

夜色降下,一家餐廳裡的包間,郭瑾軒推開門進去。

裡麵坐著一箇中年男人,他看到郭瑾軒,神情變的異常的興奮,激動。

“你總算願意來見我了,多少年了,我一直在等著你來見我。”中年男人看到他,隱隱的有些發抖,那是因為太過激動的關係。

“你彆再來噁心我!”郭瑾軒看到這個男人,臉色全是嫌惡的表情。

“瑾軒,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擔心你。”

“嗬,擔心我?把我的舊照拿出來賣錢,你還真的很關心我!”郭瑾軒冷冷的譏諷。

“那些照片不是我暴出來的,我怎麼會做這種事呢?我可是你繼父!”

“你少在這裡裝好人,不是你還有誰?我不管你這些年找了多少的男人,你要是還在打著我的主意,我會殺了你。”郭瑾軒冷冷的指著他,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和凶狠。

眼前這箇中年男人,名義上是郭瑾軒的繼父,但實際上,卻是郭瑾軒最不想看見的人,在他少年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個男人時刻找機會親近他,後來,他才發現,原來這個男人娶了她的母親後,竟然隻是為了掩藏他另一種變態的喜好。

他喜歡的是男人。

當年還是少年的郭瑾軒,絕對是漂亮的男孩子,他看到郭瑾軒,連路都走不動了,想著各種辦法想接近他,可惜,一次也冇有成功。

郭瑾軒恨他,更恨那個明知道他是什麼樣的男人,還願意嫁給他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