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庭州已經伸出大掌,輕輕的握住了她的一側手臂,掌心溫度灼灼,輕輕的遊移了兩下:“可以嗎?”

喬靈希覺的自己可能又醉了,因為她覺的身體又軟棉棉的,一雙美眸迷醉的望著男人,下意識的又點了點頭。

厲庭州隻當她是答應了,薄唇勾起了滿意的微笑。

其實,剛纔喬靈希真的是不知情的情況下,含糊的點了兩下頭的。

等到男人灼灼的氣息從他的薄唇處傳到她的小嘴裡時,她腦子再一次轟的一聲,全部空白一片。

接下來,男人的攻擊已經不是她所能承受的了。

一個小時後!

喬靈希擁著被子,迷糊的閉緊了雙眼,睡著了。

不知道是酒精作怪,還是累的,渾身雪白的肌膚也泛著一層粉色的豔麗光彩,長髮亂亂的披散在她的肩背處,給人一種盛開的花朵一般。

浴室的門,茲啦一聲,推開。

已經得到釋放的男人,滿足無比的走了出來,看到女人那軟棉棉的樣子,嘴角不由的往下扯了一抹溫柔疼溺的笑。

看樣子,今晚要麼就在這裡住下,要麼就得晚一點再回去了。

宴會結束後,池楚暮和孫靳澈從宴會廳走出來,兩個俊帥非凡的男人站在一起,總是非常的養眼的,因為,從氣質到顏值,都絕對出挑。

“哇哦,他們好像我想像中男男在一起的畫麵哦。”

“你覺的誰是攻誰是受啊?兩個人氣質都很好!”

“我覺的那位穿深色西裝的是攻!”她們指的是孫靳澈。

孫靳澈和池楚暮從她們的身邊經過,而且,那兩個女孩子聲音又冇刻意的壓低,兩個男人表情皆是一僵。

可是,他們總不可能跟兩個看上去才十多歲的女孩子計較這個。

於是,兩個人再次對眼的時候,都無比的尷尬,隻看一眼,都迅速的轉向彆處去了。

“現在這小姑娘,實在是太厲害了,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哪有那麼多男人和男人的戀愛故事。”池楚暮表示無語透了,他可是非常正常的直男啊。

“就是啊,你哪裡也看不出有做受的潛質!”孫靳澈拿他開玩笑。

“喂,孫靳澈,適可而止啊!”池楚暮瞬間高調的糾正他的錯誤。

孫靳澈隻好聳聳肩膀,表示不再說下去。

池楚暮氣恨的咬了咬牙:“要是我妹妹也這樣胡思亂想,看我要不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聽到他提池小萌,孫靳澈俊眸微微一僵,下一秒,神色略不自然起來。

“我相信你妹妹肯定三觀正確的。”他忍不住想要為池小萌說幾句好話。

“那丫頭最近也不來找我玩了,神神密密的,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我打了電話給他老師問過,說她最近學校比以前用功了,她算是開竅了吧。”池楚暮心情突然就變好了一些,因為他這個妹妹最近正在變優秀。

孫靳澈微微訝異:“是嗎?難道她以前學習不好?”

“也不是不好,隻是很一般吧,我爸說了,如果她大二成績還一般,就直接送她出國去讀了,好歹也算深造過,以後回來也能博點好名聲。”池楚暮一臉開玩笑的說道。

“是嗎?”孫靳澈眉宇輕輕的擰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不早了!”說話之間,兩個人已經站在了各自的車子旁邊,兩個人都喝了酒,帶了司機過來。

“好,再見!”道了彆,孫靳澈就打開了車門坐進去。

兩個人的車子,一前一後的駛離。

孫靳澈靠在椅背處,回想剛纔池楚暮說的話,池小萌在認真學習了?

她為什麼變了?是因為他嗎?

孫靳澈薄唇輕扯了一下,有些自以為是,可又怕,是自己想太多了。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半了,不知道池小萌這會兒在乾什麼。

喝了酒,腦子放空了,總是會格外想念一個人,孫靳澈此刻就有點想見那個可愛的女孩子了,想聽到她那天真的胡說八道。

不過,最終,孫靳澈還是忍住了這份衝動。

池小萌要努力學習,他當然不能去打擾她。

而坐在另一輛車上的池楚暮,此刻卻正拿出手機,拔了厲愛媛的電話。

在得到了厲庭州的肯定後,池楚暮膽子越來越大了,開始可以名正言嚴的約會她了。

厲愛媛接了電話,淡淡的問他:“這麼晚了,有事嗎?”

“有啊,我想你了!小媛,你在乾什麼?”池楚暮微醉的聲音聽上去,像美酒一樣的迷人。

厲梓定一聽就知道了:“你喝酒了吧!”

“嗯,喝了一點,要不要出來吹吹風?”池楚暮語氣中帶著一抹期待。

厲愛媛輕描淡寫的答了他一句:“好啊,來接我!”

這個驚喜的回答,讓池楚暮開心的酒都醒了一半,他立即對司機說道:“去厲家!”

二十多分鐘後,厲愛媛已經穿著一套休閒的衣服,揹著一個小揹包,雙手環在胸前,後背抵著牆壁站在等他了。

池楚暮看到她後,叫司機停了車,高大的身軀快步的朝她走了過去。

厲愛媛抬眸看了一眼:“你跟我約會,還要帶上你家司機大哥啊?”

“呃,我喝酒了,不能開車!”池楚暮略有些委屈的說。

“那你去跟他說一聲,讓他先回去,我去開我的車!”厲愛媛說完,就轉身去開她的小跑車了。

等到她的跑車出現在池楚暮身邊時,司機大哥已經離開了。

池楚暮看著這輛酷酷的寶藍色跑車,薄唇勾了一下,很適合她的氣質。

厲愛媛不像大部分二十出頭的女孩子那麼的嬌氣,她的性格偏向中性,有時候比男孩子還要帥氣冷冽,但大部分的時候,都改變不了她骨子裡透出來的那一抹天真俏媚。

這就是吸引池楚暮最大的特點,總覺的她美的像精靈一樣,靈氣逼人,讓人想抓緊,卻發現,越是抓的牢,她越是離的遠,牽動著他心跳的節奏,每一次都有新的發現,像在冒險。

“我們去哪?”方向盤在她手上,池楚暮彷彿失了主動權,他略有些無奈,低笑著問。

“不知道,你有什麼地方可以介紹嗎?”厲愛媛淡淡的挑了一下眉兒。

“要不,我們去附近的那個俱樂部吧,他後麵那有塊大草地,這個點,應該還會對我開放!”池楚暮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隻能待一會兒就回來。

“好!”厲愛媛一腳油門踩下去,打開的車窗外,風颳在池楚暮的耳邊。

池楚暮隻感覺胃部一翻湧,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你車技如何?”男人強行鎮定的問。

“一般吧!”嘴上說一般,厲愛媛卻還在往下踩油門,那種要與風賽跑的架勢,直接讓男人緊張的拿起了安全帶扣上。

旁邊突然傳來女孩子的笑聲,池楚暮這才發現,自己有被玩弄的嫌疑。

“你故意的?嚇我?”池楚暮發現她速度減了下來,立即氣青了一張俊臉。

“我就是想看看,你膽子大不大嘛!”厲愛媛撇了撇小嘴,不否認。

“反正冇有你大!”池楚暮冇好氣的說。

厲愛媛這才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最好了,你比我膽小一些,以後我更好欺負你。”

欺負兩個字,讓男人眸色微微一眯,他聲線驀然變沉了下去:“你確定能欺負得了我?隻要我不樂意,任你辦法三千,也休想欺負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