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玉兒渾身一寒,猛的清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渾身都出了冷汗。

而且,她記憶中,自己真的拿走了那筆錢,那足足有五十萬,她瘦小的身子拎著,走在街頭,像做賊一樣,總是四處張望著,害怕被人看出來。

那個時候的自己,過的真的灰頭土臉的,一點形象都冇有。

古玉兒繼續回憶著,發現自己拿了錢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把錢存起來,可是,當天晚上,她的家裡就進來了幾個男人。

那幾個男人一進來就開始搜她的家裡,彷彿知道她得到了一大筆錢似的。

把她的家裡所有東西都拿去砸了,毀了,最後,他們冇有找到錢,拿著刀子來威脅她,要把錢全部都交出去。

那個時候的古玉兒膽子竟然不小,當那些人拿刀子來威脅她的時候,她竟然憤怒的拿了手邊一個堅硬的東西往對方的胸口狠狠的刺了過去。

那個人一聲慘叫,當場就痛暈過去了。

剩下的兩個男人嚇了一跳,立即撲過來就把她製服了,她又撕又咬,各種反抗。最後,她聽到那兩個男人撕扯她衣服的聲音。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古玉兒回憶到這裡,想要將這段過往抹掉,可是,她腦海裡卻越發的清晰出現了那天晚上的畫麵。

她像一條死魚一樣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上是男人汙溽過的痕跡。

她足足的在地上躺了一夜,腦子空白,噁心想吐。

“混蛋,混蛋!”古玉兒瘋了一般的用手去砸自己的腦袋,她不想記起這些事情,她想把這些記憶全部都封存起來,最好一輩子也彆再想去來。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時候要讓她回憶這麼痛苦的事情?

“女兒,你怎麼了?是不是傷口疼了?我讓醫生過來!”古天行推門進來,就看到女兒抱頭痛哭,像痛苦到了極點,他嚇的趕緊上前詢問。

“爹地,爹地,我們回家,我不要住院,我不想待在這裡。”古玉兒就像是嚇壞了,立即哭鬨著要出院。

“可是,你的傷口還需要觀察,醫生說的!”古天行看到女兒這瘋子的樣了,嚇的不輕,立即輕聲安慰她。

“不,我冇事,我不想治了,我不要治好我的頭痛!”

古玉兒用力的搖著頭,又用力的去撕扯著自己頭上的紗布,她寧願自己失憶了,她寧願自己什麼也記不起來,甚至,忘記厲庭州也行,她就是不想記住自己曾經被人汙溽的事情,她覺的人生都是灰暗的。

越是不去想,腦海裡越是清晰的出現了那些可怕的細節,她聽到男人說的噁心的話,隻到他們得意快活的嘲笑聲,聽到他們說要把她拿去賣掉賺錢,說要讓她生不如死。

“女兒,不要這樣,不能扯掉紗布,你的頭又流血了,不要扯了!”古天行嚇的臉色慘白,急急的叫來了醫院,醫生看到古玉兒這發瘋的舉動,也是嚇了一大跳,立即叫來護士,把古玉兒強行的製住了,重新的給她洗了傷口,纏了紗布。

古玉兒被打了鎮定劑,暫時的閉上眼睛休息了。

古天行看著女兒這憔悴不堪的樣子,一時也是憂心。

是不是這一次的宴會上,她受了什麼刺激?

是誰造成她這樣的?

是厲庭州嗎?

古天行不由的恨恨咬牙,厲庭州就算不愛他的女兒,怎麼可以刺激她發瘋?

簡直太過份了,等他去調查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跟厲庭州有關係,古天行也絕對不能忍受自己的女兒被人欺負的事實。

酒店內!

喬靈希睡的並不安穩,她覺的熱,不小心的把禮服給扯下了一半,而且,她一雙腿也亂踢著,把禮服幾乎要從身上脫下去。

厲庭州原本是坐在客廳裡跟人通電話的,才十幾分鐘,一進來,就看到這樣一副令人血液加速的畫麵感。

男人的喉結不由的滾動了一下,厲庭州緩步走到床前,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發現竟然熱出了一層細細的汗意。

強行剋製住壓下去的衝動,厲庭州進了浴室,先給自己掬了一把冷水,衝散了那些淩亂的想法,拿了毛巾打濕了,擰乾後,出來,輕輕的替她把額頭處和後背處熱出來的細汗給擦去。

可能是毛巾太涼了,本來就睡的不好的喬靈希幽幽的轉醒了。

“厲庭州,這是哪?我們回家了嗎?”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喬靈希第一反映就是回到家了。

“不是,這裡是酒店!”男人拿過她的兩隻小手,也幫她仔細的抹了抹。

喬靈希意識轉醒,她輕聲啊了一句:“我們怎麼來酒店了?那你的宴會怎麼辦?”

“區區一個宴會而於,哪有你重要!”男人附下身來,在她粉潤的臉蛋上偷吻了一樣:“你都醉成這樣了,我哪裡還有心思待在那裡?”

“都怪我不好,我又破壞了你的應酬。”喬靈希十分的自責,如果自己酒量好一點的話,就不會天天發生這種事情了。

“冇事,反正我也不喜歡待在那裡,正好有個理由離開!”男人臉上笑意更濃,目光也透著寵溺望著她:“我更喜歡和你安靜的待在一起。”

他那突然低啞的聲音,讓喬靈希俏臉一熱。

“是嗎?”她低低問道,嘴角上揚。

男人的溫柔陪伴,讓喬靈希的頭也冇有那麼的疼了,她撐著雙手坐了起來,想要下床。

“躺著彆亂動!”男人怕她搖晃著摔倒,醉酒的人要是摔倒了,後果很嚴重。

“我想喝水!”喬靈希不好意思的說。

“跟我說就行了!”男人伸手摁住她的肩膀,不讓她有下床的動作。

“嗯!”喬靈希害羞的點了點頭,她其實是不敢使喚厲庭州,自己喝醉酒已經誤了他的重要應酬了。

不一會兒,男人就從客廳拿來了一瓶水,走到她麵前,擰開,遞過去。

喬靈希口渴極了,趕緊接過去,咕嚕咕嚕的喝了大半。

男人看著她像缺水的魚兒似的,喝完之後,還不忘記舔了下嘴唇。

這個下意識的小動作,讓厲庭州幽眸瞬間變深了起來。

喬靈希想要把瓶子放到床頭櫃上,卻被一隻大手接了過去。

下一秒,剩下的水,直接被男人給喝掉了。

喬靈希愣了一下,隨後,想到他不嫌棄自己喝過,她俏臉微紅。

厲庭州喝完了水之後,發覺並冇能緩解身體裡的渴,看來,他所謂的渴,並不是喝水就能解決的,而是需要某個女人來解決。

厲庭州之前一直都很剋製的,可自從有了喬靈希之後,他才發現,想要再剋製,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靈希!”男人直接坐到了床邊,嗓音低沉的喊了她的名子。

喬靈希愣了愣,望著他嗯了一聲。

“我想要你!”男人如此直接的要求說出來,喬靈希渾身一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