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玉兒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間,她對著鏡子裡那個年輕又美麗的女人感歎:“這麼美,這麼年輕豐滿的身體,卻冇有男人,我真可憐!”

如果冇有一個動心的對象,古玉兒也許還活在她的自我陶醉之中,會認為這世界上冇有哪個男人能值得她去征服,能夠擁有她。

可現在,她已經對厲庭州動心了,日子越長,越是覺的難熬,也就越是孤單。

孤單太久了,內心的不甘也在滋生著,古玉兒真想用下流無恥的手段得到那個男人,哪怕是一次,一次也足夠了。

古玉兒就是這樣極端的女人,她想要的東西,包括男人,如果冇有得到,她的心就會癢滋滋的,總也不能痛快。

“厲庭州,我已經回國了,離你那麼近,你不可能總是躲開我的。”古玉兒得意的笑了起來,她相信,很快,她就要跟厲庭州見麵了。

上流社會,總是不缺宴席,古玉兒知道厲庭州晚上會去一個公司老總那裡參加他的上市慶功宴,古玉兒像一隻慵懶的貓兒似的,張開手指,對著鏡子裡的女人做了一個抓握的動作,彷彿,她可以憑藉今天晚上,把這個男人抓在掌心裡不放。

下午,厲庭州給喬靈希打了電話,邀請她晚上陪他去一個地方。

喬靈希當然是答應了,兩個小傢夥正巧要回厲家吃飯,她晚飯也冇著落,隻好跟著厲庭州去混吃了。

厲庭州來接她,然後去了一家高定禮服店挑選禮服,喬靈希挑了一件黑色的修身長裙,後背露出一半,被厲庭州直接否定了。

“穿這件吧!”厲庭州伸手取下一件,這是一件白色,略顯保守的禮服,唯一的特色就濁一字領,正好可以露出喬靈希那漂亮的鎖骨。

“季先生的眼光真好,這件可是我們的新品,目前市場上隻有一件!”旁邊跟著來的導購員立即應聲讚道。

厲庭州看上這件禮服,隻是因為它不暴露,在他眼中,喬靈希穿哪一件都好看,可是,那些露前露後的,隻能在家裡穿給他一個人看,絕對不允許讓彆的男人一起欣賞。

喬靈希彷彿看穿了厲庭州的用心,抿嘴笑起來,倒是不抗議,乖乖的去把那件禮服給穿了起來。

果然,皮膚白的人,才最適合白色的衣服,喬靈希整個人白的發光了。男人眸色瞬間深了幾許。

小手被男人緊緊的握住,喬靈希就這樣跟著他去了宴會廳。

這是一位企業家的慶功宴,現場非常的喜慶熱鬨,往來的賓客都著裝精緻優雅,男人也個個都西裝革履,非常正式的一個場合。

喬靈希對這種場合不陌生,所以,她自然也是怯場。

厲庭州一進去,就有不少人過來跟他打招呼,可見他地位非同小可。

“厲總大駕光臨,真是榮幸之極,快請!”召天這次宴會的商家老總,立即就過來歡迎,厲庭州客氣的朝他含首,就往裡麵走去了。

喬靈希站在他的身側,臉上也掛著場麵式的笑臉,因為,她不想讓人抓到她的把柄,如果她不跟著笑一笑,隻怕又有很多人懷疑她和厲庭州關係不太好了。

厲庭州腳步微微一頓,喬靈希毫無預兆的撞在他的手臂處,男人周到的伸手過來,輕輕扶了一把她的後背,隨後,他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孫靳澈來了!”

喬靈希聽到這個名子,眸色微微一訝,厲庭州乾嘛要這樣提醒她?

難道還在懷疑她和孫靳澈有什麼貓膩嗎?

“來了就打個招呼唄!”喬靈希白了他一眼。

厲庭州見她如此俏皮的表情,眸底笑意加深。

正在這個時候,孫靳澈已經站在他們的麵前了,手裡端著一杯酒,目光平靜的看著厲庭州和喬靈希:“你們結婚那天,我冇有好好的祝福你們,今天說一聲恭喜,不知道會不會太遲了!”

喬靈希微微愣了一下,厲庭州卻從旁邊侍者的手裡接了一杯酒過來:“朋友的祝福,不管多久,都不算遲,謝了!”

兩個男人碰了杯,都一仰而儘,隨後,厲庭州手指在喬靈希白晰的削肩處敲了兩下,笑道:“她酒量不好,就不喝了!”

孫靳澈點點頭:“酒量不好,的確該少喝,靈希,你不會覺的尷尬吧!”

喬靈希立即笑了起來:“當然不會,我們一直都是朋友嘛!”

“做朋友挺好的!”孫靳澈點頭應了一句。

氣氛還真的一下子就化解了,孫靳澈識趣的指了指另一邊:“我過去找個朋友!”

“請!”厲庭州做了一個優勢的手勢。

孫靳澈離開後,喬靈希暗暗鬆了一口氣,剛纔雖然氣氛不僵,但她還是有些緊張。

“孫靳澈已經徹底的放下了,你呢?”男人聽到她那一聲吐氣,幽眸瞬間暗沉了幾許,附在她的耳邊,有點咬牙切齒的意味。

喬靈希眨了眨美麗的眸子,光澤漣漣:“我早就放下了啊!”

“最好是這樣!”男人說完之後,不忘記在她耳根處輕咬了一下。

喬靈希嚇的趕緊往旁邊一挪,天啊,這個男人能不能正經一點,這種公共場合,彆人要以為她在秀恩愛了吧。

就算喬靈希冇想秀,但無奈男人對她情不自禁,剛纔他咬她耳朵的畫麵,還是被不遠處一直盯著他們的古玉兒看見了。

古玉兒今天穿著非常的迷人,一襲明藍色的紗裙,裙裾處刺繡著手工的花紋,繁複又貴氣,一頭長髮攏至一側,露出了猶如天鵝般白晰修長的頸項,收緊的腰腹,令男人臆想連連,深v的領口,更是風光無限。

如果說喬靈希是保寶的大家閨秀著裝,那古玉兒絕對就是暗夜裡的妖精化身,隨著她每走一步,都吸引著所有男人的目光,強烈的,直接的,發著狼性光芒的,也有不少是隱晦的,但幾乎可以肯定,今天的古玉兒,迷倒了一大堆男人,成功的搶走了所有女人的風頭。

古玉兒剛纔還沉浸在自己是焦點的歡喜中,現在,她臉色一變,就像吹來一團陰雲,將她所有的明豔奪目都給掩蓋住了,隻剩下眼睛裡那快要溢位來的怨氣。

古玉兒身邊的兩個小姐妹,都清楚古玉兒的心思,此刻,自然要跟她同仇敵愾了。

“那個就是大名鼎鼎的落破千金喬靈希啊,長的很一般嘛!”

“就是,身材也不如你豐滿,臉蛋也不如你精緻,那氣質嘛……就更加不能比了!”

古玉兒見兩個人有意討好她,踩著喬靈希來誇她,可是,她卻並不開心。

因為,處處不如她的喬靈希,卻嫁給了厲庭州為妻,更顯的她淒涼可憐了。

“你們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個女人吃點苦頭?”古玉兒雙手環在胸前,冷笑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