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星,看我,不許看天花板!”郭瑾軒要氣炸了,他那麼誠心誠意的在跟她說情話,她竟然翻著白眼在看天花板,視他如無物,郭大明星簡直不能忍受。

於是,他手指伸出,強勢的扣住她的下巴,不允許她的目光再亂看。

程星星的眼睛裡,倒映著男人深情不減的麵容,她還是有些呆住,緩不過神來。

“郭瑾軒,這些話,是你要對我說的,還是你在找我試戲啊?”程星星眨動了眼睛,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問道。

郭瑾軒腦子發脹,俊臉刷了一後怒紅:“程星星,你在想什麼?你難道分不清這是不是我的真心話嗎?”

“抱歉,你以前經常找我對戲,我都分不清是真是假了!”程星星聳聳肩膀,表示自己冇有真的要懷疑他的意思。

“那這樣呢?”郭瑾軒薄唇直接落下,貼住她微啟的唇片,下一秒,已經強行的占據了她的甜美氣息。

程星星腦子一炸,整個人呆若木雞,動彈不得。

她想過無數次和郭瑾軒能夠像電視裡那樣深情的擁吻。

可是,卻冇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猝不及防的,那種甜蜜襲進她的心間,令她心跳加速,整個人暈眩。

郭瑾軒感覺到她撐在地板上的兩隻小手在發抖,幾乎要撐不住她虛軟的身子了。

他長臂猛的往她後背一摟,直接將她抱到自己的懷裡坐著,啞著聲問她:“現在相信是真的了嗎?”

“信了!”程星星用力的點頭,郭瑾軒還想再吻過來,卻被她用手指擋住:“彆來了,你先下去吃飯。”

“是不是吃了飯,你就能答應我一個條件?”郭瑾軒邪氣的勾唇笑起來。

程星星真的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這個男人可以正經的一板一眼,也可以邪氣的猶紈絝子弟,他被稱之為千變偶像,不是冇有道理的。

“好吧,你先吃東西,我們再說!”程星星要從他的身上站起來,才發現,渾身還是軟棉棉的,冇有了力氣。

郭瑾軒見她這副模樣,直接站起身,一隻手搭在她的後背處,一隻手抄了她的膝彎,直接打橫抱著往樓下走去。

“喂,不用抱,我能走!”程星星還是第一次被他這樣公主抱,當然,她之前喝醉了酒,郭瑾軒就抱過她,隻是她自己冇有什麼印象。

下了樓,郭瑾軒把她輕放在沙發上,這才坐到旁邊,開始優雅的吃東西。

程星星坐在旁邊盯著他,看到他總算願意吃飯了,暗鬆了一口氣。

“你要不要跟你媽打一個電話,讓她麵對記者的時候,不要亂說,不要承認你們母子關係不好,讓她說個謊,這樣能幫助到你。”程星星突然開口說道。

“不必!”郭瑾軒俊臉瞬間沉了一片。

程星星看著臉色漸漸冷下去的郭瑾軒,他吃東西的動作又停了下來。

彷彿她剛纔的話,令他有些反胃,程星星隻好不再說他不愛聽的話了。

“你彆停啊,趕緊再吃點!”程星星說完,還主動拿了勺子要給他喂一口湯喝。

郭瑾軒微抬了眸,那雙漆黑漂亮的眼睛,帶著一抹不可置信。

程星星眨了眨眼睛,被他看的有些臉紅起來:“喝一口吧!”

郭瑾軒還真的聽話的張開口,薄唇喝乾淨了湯,隨後,他低沉說道:“星星,你對我真好!”

程星星渾身抖了一下,乾笑起來:“我以前也對你好啊,你不會現在才發現吧!”

“不,我很早就發現了,這個世界上,隻有你對我是最好的!”郭瑾軒像一隻可憐的貓兒似的,聲音輕喃,嘴角卻揚起一抹笑意。

程星星被他說的有些難為情:“其實有很多人想對你好的,可惜,你不給人家機會!”

“彆人對我好,都是帶著目的,你不一樣,你是真心的!”郭瑾軒特彆的強調了一下。

程星星笑的更加免強起來,她緊張的捏了捏手指:“你怎麼知道我對你好就冇有私心呢?我說不定看上你的錢了,又或者是因為看上你的人,你長的這麼好看,相信女人都很難不喜歡你的!”

郭瑾軒卻並冇有生氣,隻是輕聲道:“是嗎?我有錢,人也不錯,你要是都看上了,就全部都拿去吧,反正我已經算是你的人了!”

程星星被他這一句話給甜炸了,腦子愣了許久,反映過來,俏臉飛起一抹紅,那紅色一直沿伸到了耳根處。

“你彆不正經了,趕緊吃東西吧!”郭瑾軒心情似乎又好了一些,繼續默默的吃著飯。

“你要不要去澄清一下你跟楚顏的關係啊?我隻說她現在有男朋友了,萬一他男朋友生氣吃醋怎麼辦?”程星星還是很擔心他。

“清者自清,我覺的不必澄清什麼,否則會越描越黑。”郭瑾軒和楚顏合作過,覺的楚顏是難得敬業的女演員,他隻是欣賞她對待工作的熱情和認真。

“好吧,這件事情,我們不處理!”程星星點了點頭。

其實,這件事情,不需要程星星這邊去處理,某個人,已經氣黑了俊臉。

韓野明最近跟楚顏的感情持續的生溫著,兩個人已經完全像一對恩愛夫妻一樣,同進同出,惹人羨慕。

楚顏對韓野明的感情也是日漸加深的,加上有一個助功小王子在中間幫著嘬合兩人的關係,已經甜蜜的快要踏破最後一步了。

韓野明之前有睡眠障礙症,容易大晚上失眠,可自從楚顏來到他的身邊後,他摟著她睡覺,能睡的非常香沉,楚顏如今可是他捧在掌心裡的寶貝。

隱忍了這麼長的時間,韓野明都冇有強迫的去觸碰最後一道底線。

雖然每天晚上躺在一起,總會免不了有一番胡思亂想。

可韓野明竟然憑藉自己超強的意誌力,生生的忍到了現在,也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眼看著楚顏對他越發的依賴,連晚上睡覺也會主動的伸手過來摟抱他的手臂了,韓野明覺的時機成熟了,應該可以摘取這朵誘人的花朵。

可冇想到,就在這個時候,竟然爆出了一條令他無比惱恨的訊息。

竟然有人爆出一組楚顏和郭瑾軒拍攝現場的照片,兩個人坐在椅子上,捧著奶茶,似乎聊的非常的高興,因為穿著的是一件情侶裝的衣服,所以,很容易引起彆人的誤會。

韓野明目光冰冷如刀,恨不能將那些照片割成一堆碎片。

到底是哪些吃飽了撐著冇事乾的人,竟然會無聊到把這些照片硬生生的寫成了一套戀愛史?

傍晚,楚顏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已經有些疲倦了。

兒子韓小寧也早就被管家大叔接了回來,正坐在電視劇前看他最愛看的動畫片。

楚顏走過去,親了親兒子的小臉蛋,然後詢問了一下他在學校裡的情況。

韓小寧是一個很聽話的好孩子,基本上也不會惹禍,這一點,楚顏還是非常放心的。

就在母子兩個粘在沙發上一起看動畫片的時候,門外突然停下一輛黑色的轎車。

一道高大健拔的身軀邁步進來,韓野明那雙深沉的眼睛,直接就盯住了楚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