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為什麼要拍這段視頻?她跟你有仇?”厲庭州微眯。

“可能是吧,但她已經承認錯誤了,我就不跟她計較這麼多。”喬靈希淡淡的說。

“冇看出來,你還這麼仁慈!”這事要換作厲庭州來處理,隻怕可冇這麼輕易算數。

喬靈希無奈的側過臉來,粉嫩的唇片在他的側臉親了親:“你覺的我處理的不好嗎?”

厲庭州手指輕勾著她的下巴,不讓她的小嘴離去,薄唇加深了這個吻。

隨後,放開她,啞著嗓音說道:“不會,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底線,所以,處理事情的方式也會不同,隻是,落到我手裡,我可能就不會讓她好過,你就是我的底線,得罪或者傷害你,我都不能忍容!”

喬靈希心底淌過甜蜜,嘴角上揚:“所以,你今天纔會怒氣騰騰的過來找我算帳?你以為我真的揹著你去見譚景林了?”

“不然呢?如果不是因為擔心這個,我怎麼可能連形象都不顧的來找你?”厲庭州微挑著劍眉,這個女人明知道他心眼小,還不知悔改,欠揍。

喬靈希神色瞬間就認真了幾分:“你放心吧,我不會再主動去見他的,我也希望他能對我徹底的死心,不希望他因為我過的不開心!”

“你這是在關心他?還是心疼他?”厲庭州俊臉罩了一層寒霜。

喬靈希嚇的俏臉一白,急聲道:“你彆亂說好不好!”

厲庭州當然知道她不是因為喜歡對方纔說出這種關心的話,薄唇又惡狠狠的逮住她的小嘴一頓吻。

喬靈希剛纔還有心思工作的,此刻,早就腦子一片空白,隻剩下男人那強勢迫人的氣息了。

“很晚了,不要再工作,等我出來!”厲庭州聲線已經暗啞不己。

“嗯!”喬靈希羞紅了臉,哪時還有心情工作了,腦子裡裝的隻有一個他了。

等到厲庭州洗了澡出來的時候,他渾身上下,就隻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似乎是為了更加方便乾什麼事情。

喬靈希也早就把電腦放下了,半倚在床上,拿著手機重新整理聞。

看最近的娛樂圈緋聞,喬靈希還真的替郭瑾軒和程星星捏緊了一把冷汗。

郭瑾軒是私生子的事情持續不停的發酵,已經遭到很多人的質疑。

媒體記者鬨事不怕大,都想要深挖這件事情,所以,關於郭瑾軒更多的秘密被抖了出來,比如,他嫌棄自己的母親,一年到頭也不見麵,比如他和助理程星星走的非常近,經常看到程星星在他家裡徹夜不出來。

還有一些女明星也借這個機會,想要跟郭瑾軒炒作一番。

而且,這件事情,竟然還直接炒到了楚顏的身上,因為楚顏和郭瑾軒剛合作拍了一部電影,楚顏在裡麵出演的是女一號,郭瑾軒是男主,兩個人在戲裡演技精湛,演出了男女之間的那份真愛,令人感動。

所以,記者就開始拿他們的私底下關係來炒作了。

“又在看什麼?”因為喬靈希一條接著一條刷著郭瑾軒的緋聞,這才忽略了從浴室走出來的厲庭州。

男人已經非常的不悅了,竟然敢無視他?

手機就這樣被男人直接奪走了,下一秒,他把她的手機扔到遠處的沙發上。

“哎!”喬靈希伸出手,看著手機離自己如此的遙遠。

下一秒,男人健軀就直接壓下來,把她所有的思緒全部打斷了。

喬靈希對男人的霸道表示很無語了,不過,有一個人對自己霸道的感覺還是很好的。

隻有在乎,纔會對一個人專橫。

喬靈希和厲庭州享受著美妙的夜晚,在郭瑾軒的彆墅裡,氣氛卻有些沉悶。

程星星雙手環在胸前,靠在門旁,郭瑾軒仰躺在沙發上,用一隻手臂擋在自己的眼睛上麵,兩個人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已經有一陣子了。

“郭瑾軒,你能不能起來吃點東西?”程星星是提著晚餐過來找他的,隻是,冇想到他竟然會頹廢成這個樣子,的確,一向驕傲的他,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打擊。

“你如果不答應嫁給我,我不想吃任何東西!”如果讓他的粉絲知道,堂堂伊大明星竟然鬨絕食,肯定會跌破眼鏡。

程星星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郭瑾軒在發什麼瘋,非要她答應嫁給他,各種威脅手段都用上了,程星星首次被他逼婚,也是一臉茫然的狀態。

“郭瑾軒,你怎麼還這麼孩子氣?你不吃東西,餓的又不是我的肚子!你威脅我冇用啊!”程星星帶著一抹笑意說道。

“我要是餓壞了,你肯定要心疼,要為我哭!”郭瑾軒理直氣壯的說。

程星星真是服了他,這個時候,竟然還能產生這麼豐富的想像力。

於是,程星星隻好放棄跟他對恃,直接走到沙發旁邊,蹲下身來,手指溫柔的撫過他烏黑的短髮,停留在他飽滿白晰的額頭處:“你冇生病吧!”

郭瑾軒立即伸手將她的小手推開:“我好的很,冇病,腦子冇發熱,我是認真的!”

程星星歎氣,美眸閃過一抹憂慮:“你都被負麵緋聞纏身了,怎麼還有心情想結婚的事情?你彆鬨了好嗎?你以前不是一個很冷靜的人嗎?這會兒,怎麼不能理智一點呢?”

郭瑾軒突然抬起頭來,深黑的目光,就像兩潭深泉,望著程星星,漣漪叢生。

程星星心頭狂跳了一下,明顯的感覺到這個男人在朝自己放電。

她伸手捂住了胸口,天啊,她最受不了他用這種認真又深情的目光望著她了,彷彿要把她的魂給勾走。

“星星!”郭瑾軒突然靠過來,薄唇離她很近,程星星的耳根子,都能感受到他吹來的熱氣。

“你……你要乾嘛呀!”程星星嚇的往後坐了下去,俏臉生暈,手足無措。

“你不是一直埋怨我對你不夠溫柔嗎?你不是一直嫌棄我對你不夠霸道嗎?今天,我讓你體驗個夠,我會很溫柔,也會很霸道,保證你這輩子都休想忘記我!”郭瑾軒說著,已經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高大的身軀緩慢的朝著程星星爬了過去,隨後,他雙手撐在她身子的兩側,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她受驚慌的小臉。

“郭瑾軒,你彆發神經了,趕緊下樓去吃東西!”程星星隻覺的血液在沸騰,大腦閃過片刻的空白後,她強扯了一絲的理智,這個時候,她覺的郭瑾軒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不是在這裡對她耍流氓行為。

“除了吃你,我什麼也吃不下,星星,我之前的確故意冷落了你,對不起,我現在後悔了,我該一見到你,就對你好,而不是要讓你等這麼久,謝謝你的不離不棄,才成就了現在的我,你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郭瑾軒的聲音很低沉,也很認真,滿滿的都是誠意。

程星星呆住了,這簡直不像是郭瑾軒會說的話,彷彿像是他某個情感劇的台詞。

她一直覺的郭瑾軒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很多台詞,背一遍就能一字不漏的表達出來,很多導演以及和他合作過的演員都誇讚過他的這個強項。

此刻,他是不是又在找她試他的新戲?這是他新戲的台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