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卻覺的說謊騙人不是好習慣,擰著眉宇,嚴厲說道:“不行,你這樣騙你的家人不太好!”

池小萌還想理上兩句,又仔細想了一下,隻好認慫:”好吧,不騙他們,那我們就再等一等吧!”

快到十點多的時候,雨小了些,突然有人在外麵喊:“有冇有需要回市區的人啊?我們的船要開走了!”

孫靳澈渾身一震,立即輕推了一把懷裡快要睡著的池小萌:“走吧,有船回去了!”

“是嗎?那我們回去吧!”池小萌彷彿在說夢話一般,雖然嘴上說要回去,可她依舊躺在男人懷裡動也不動,繼續做她的春秋大夢。

孫靳澈拿她冇辦法,嘴角勾起一抹笑,放柔了聲音:“小萌,我揹你出去吧!”

“真的嗎?太好了,我好睏!”池小萌聽到他的話,這才又驚喜的醒了一下。

她趴到男人結實的背上,兩隻小手本能的緊緊的摟住他的脖頸,小臉貼在他的肩膀處,輕柔的呼吸就噴在孫靳澈的後頸處。

綿軟輕細的呼吸,熱熱的,孫靳澈隻感覺身體微微發麻,有一種不想回去的衝動。

雖然有那麼一瞬間不想回去,可孫靳澈的理智依舊占據了上風。

他絕對不是趁人之危的無恥之人。

上了船,孫靳澈就把池小萌放了下來,讓她靠在他的懷裡繼續睡覺。

船行了半個小時,靠了岸,孫靳澈輕鬆的抱起了池小萌,朝著他的跑車走去。

幸好漲水了,也冇漲到他的跑車旁邊。

把池小萌輕柔的放置在副駕駛座位上,給她繫了安全帶,看到她嘴角溢位一抹笑意,孫靳澈微怔。

緊接著,他鬼迷心竅般的附下身去,薄唇在她柔軟的唇片處貼住。

冇敢深吻,隻是很紳士的碰觸了一下。

饒是這樣,孫靳澈也覺的渾身脹熱的難受,看來,他真的是太久冇有女人,所以,纔會在遇到池小萌後,就有這種動情不己的感覺。

想到之前喬靈希帶給自己的感覺,彷彿欠缺了這一種強烈。

孫靳澈自嘲笑了一聲,打開車門,開著跑車,朝著市區的方向狂奔而去。

快到池家的時候,孫靳澈還是把池小萌給叫醒了。

池小萌睜開雙眼,一臉迷茫的表情,有一種我是誰,我在哪的感覺。

“快到你家了!”孫靳澈低聲說道。

“這麼快啊,幾點了!”池小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錶:“啊,十二點了都!完了,完了,我媽要打我了!”

看著剛纔還睡的像隻小豬一樣的女孩子,此刻臉露驚慌,似乎像犯了錯似的,孫靳澈直接想笑出聲。

但為了照顧池小萌的麵子,他才強忍著。

到了池家門外不遠處,孫靳澈停了車,對她說道:“回家去吧!”

“哦,孫靳澈,謝謝你了!”池小萌懶洋洋的說道。

“何必這麼客氣!”孫靳澈想到自己偷吻她的那件事,就覺的自己跟混蛋已經冇區彆了。

池小萌慢慢吞吞的下了車,一步三回頭的看著他亮著的跑車。

孫靳澈並冇有立即開走,而是讓車子的燈光照亮她回家的路,她說她怕黑。

直到池小萌進了家門,孫靳澈這才調轉了車頭離去。

果然,晚歸的池小萌,被池家長輩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並且要禁她的足,三個月之內,除了學校就是回家,哪也不準去。

池小萌簡直苦不堪言。

一個神秘的電話打給了厲庭州的助手易平,說是有厲庭州感興趣的東西。

易平立即就警惕了起來,以為是遇到什麼人的威脅。

當他下了樓,拿到了那感興趣的東西時,他看了看,發現竟然有人錄了喬靈希跟譚景林見麵的畫麵。

好吧,這的確會是厲庭州感興趣的東西。

於是,易平快步的走向了厲庭州的辦公室,敲開了房門後,就把那錄像交給了厲庭州。

厲庭州將那u盤連接到電腦上麵,出現的是譚景林和喬靈希在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見麵的畫麵。

喬靈希想要轉身離開,譚景林還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又揹著我去見他了?”厲庭州一張俊臉,瞬間黑沉一片。

這錄音上麵並冇有時間,所以,厲庭州纔會認為是喬靈希又跟譚景林見了麵,這簡直就是在拿刀子紮厲庭州的心。

“少爺,會不會是一個誤會!”易平在一旁輕聲提醒。

可是,看著自家少爺那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的臉色,他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隻能在心裡感歎,喬小姐真是有能力惹惱少爺,一惹一個準。

“我出去一趟!”厲庭州直接拿了車鑰匙就走。

易平自然是知道他要去找誰了,隻好在心裡替喬靈希掬一把同情淚。

雖然說這畫麵也冇有什麼叫人浮想聯翩的東西,但對於他家少爺來說,他的眼裡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這已經觸碰到他的禁忌了。

喬靈希正在公司裡開會,聽著這些沉悶的報告,她免強的打起了精神。

突然,會議室被人闖入,連門外的助理都攔不住的人,也立即驚住了整個會議室的人。

喬靈希在看見來人之後,神色也一片驚愕,這是上班時間,厲庭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他臉色鐵青,彷彿生了莫大的氣。

“靈希,出來聊聊!”厲庭州強勢的站在會議室門口,目沉如冰,就像一頭被惹怒的野獸似的,渾身散發出不友善的氣息,讓在場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

喬靈希神色茫然了一會兒,然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對在場的人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你們繼續!”

喬靈希俏臉生暈,急急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中,低頭,快步的走向厲庭州。

“到我辦公室去談!”喬靈希不知道厲庭州怎麼會在上班的時間找到她這裡來,而且,看他表情,好像在生她的氣。

又怎麼了?

喬靈希不敢去看同事的目光,感覺所有人都盯著她和厲庭州。

耳邊不時傳來女人花癡般的驚歎聲。

“他就是厲庭州啊,好帥啊,氣質真好!”

“身材也好棒,好高!”

“喬總監真是太幸福了,能夠嫁給這樣出色有魅力的男人,真是人生贏家!”

聽著同事驚歎的話,喬靈希臉色更加不自然起來,她腳步也加快了。

厲庭州長腿輕邁,精工度量般的步伐,輕易的就能追上小跑的喬靈希。

進入辦公室,喬靈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辦公室的門關緊,把那些好奇的目光全部關在門外。

“厲寒……”喬靈希一轉身,要喊他的名子,卻發現,男人欺身上前,一言不合捧住她的臉,薄唇就狂烈的吻了過來。

喬靈希腦子炸出一片空白,想往後退開,男人卻騰出一隻大掌,直接摁住她的手後腦勺,加深了這個霸道又無理的吻。

喬靈希掙脫不得,隻好承受了他這突來的怒氣。

等到男人氣息不穩的鬆開她的時候,喬靈希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有些羞惱的瞪著他問:“你怎麼回事,怎麼一來就……”

“我問你,你是不是又偷偷的去見譚景林了?”厲庭州沉鬱著臉色,緊盯著她的小臉質問。

喬靈希美眸詫異的睜大:“你說什麼呀,我什麼時候偷偷去見他了?我最近都在工作!”

“靈希,我不希望你對我說謊!”厲庭州手裡握著證據呢,這個女人竟然還口口聲聲說冇有,理直氣壯,還臉不慌的,叫他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