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星星眉兒一抽,想將他的手推開,突然,她看到了郭瑾軒微微掀開的雙眸。

“我在做夢嗎?”郭瑾軒喃喃的說著,伸手揉了一下眼睛。

程星星把相冊往他懷裡一扔,氣哼道:“這些照片你什麼時候偷拍的?有冇有經過我的同意你就洗出來觀賞,知不知道侵犯了我的肖像權?小心我告你!”

郭瑾軒迅速的坐地上站了起來,看著眼前這張惱羞成怒的小臉,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了。

“星星,你總算願意來找我了!”郭瑾軒臉上閃過開心之色。

“我是來看你笑話的!”程星星氣呼呼的說。

郭瑾軒聽到程星星的話,幽沉的眸子一片茫然,他一動不動的僵坐在地上,嗓音也低啞了起來:“你現在看到了?我現在比你想像中的要可笑不是嗎?”

程星星氣不過,為什麼看到他露出這種委屈可憐的表情,她的心底就忍不住的想要同情他呢?

“郭瑾軒,你知道你現在有多少黑料被人暴出來了嗎?你不害怕嗎?”程星星蹲了下來,目光緊盯著他問。

“我風頭太盛了,得罪的人也多,他們趁我頹廢的時候狠力踩我,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怕!”郭瑾軒聲音依舊低落,一副放棄治療的樣子。

程星星氣死了,她還真不知道郭瑾軒可以這麼痛快的放棄自己所擁有的這一切名和利,當初他那麼努力才讓自己站在頂峰的,現在跌落的速度,顯然要比她想像中的快多了。

“起來!”程星星猛的伸手拽住他的一隻手臂:“郭瑾軒,你給我站起來,彆再這裡消沉下去了,又不是世界末日!”

“你不理我,對我來說,就是世界末日!”郭瑾軒說完之後,猛的伸手將程星星往他身上一扯。

程星星毫無預兆的趴在他的懷裡,男人收攏了手臂,將她緊緊的抱住,痛苦的在她耳邊低喃:“星星,你不理我,纔是我最害怕的事情,你彆生我的氣了好嗎?我發誓,我真的冇有睡那個女人!”

程星星伏在他的懷裡,聽著他心口狂跳的聲音,她的呼吸也顯的急促不穩,她氣呼呼的伸手捶打了他一拳:“我為什麼還要相信你?郭瑾軒,你就是一個騙子!”

“是,我是騙子,我一直在騙你,我明明那麼深愛著你,卻還要假裝不在乎,我每天還想著怎麼逗弄你,星星,你知道嗎?那就是我愛你的一種方式,我自卑,懦弱,我怕你嫌棄我是個私生子,我不敢理直氣壯的說我喜歡你,我怕你嫌棄我!”郭瑾軒此刻一股腦兒的把心裡話都抖出來了,他再也偽裝不了堅強和淡定。

程星星聽完他的話後,渾身緊繃著,許久,她氣道:“你是私生子的事情,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哪裡嫌棄過你了?”

“我知道你不嫌棄,是我冇底氣向你表白,是我的錯!”郭瑾軒將她抱的更緊了,聲音都中著顫意:“星星,對不起,不要離開我好嗎?”

“真冇看出來,你竟然還會求人!”程星星氣笑了一聲。

此刻不管程星星怎麼打擊他,郭瑾軒都像一個乖乖聽話的好孩子似的,緊閉雙眼,緊抱不放,彷彿一鬆手,她又要離自己而去,再也握不住。

“好了,你鬆開,我快喘不過氣來了!”程星星在他懷裡待了一會兒,發現他越抱越緊,實在吃不消,趕緊要求他。

“不放,除非你答應不離開我了!”郭瑾軒耍起了孩子脾氣。

程星星哼聲道:“那得看你老不老實了,如果再敢讓彆的女人送你回家,我們這輩子就彆再見麵了!”

“不會了,以後都不會了,我不喝酒了!”郭瑾軒急急的保證。

程星星噗哧一聲笑了起來,看到他如此聽話的一麵,她覺的有些值了。

“好吧,我再相信你一次,但這是最後一次!”程星星總算是答應了他。

“謝謝你,星星!”郭瑾軒眸底泛起喜色,這才小心翼翼的鬆開了手。

程星星蹲在他的麵前,伸手捏住他的下巴,仔細的盯著他打量了一會兒。

“現在去把鬍子刮乾淨,洗個澡,頭髮也打理一下,挑一件好看的衣服,跟我去公司吧!”程星星一臉嚴肅的要求道。

“好!”郭瑾軒現在就是一個彆人家的好孩子模樣了,程星星說什麼,是什麼,唉,彆提有多乖。

程星星也他被這聽話的樣子給驚呆了,莫名的就使壞捉弄他一下。

“等一下,讓我看看你脖子上的吻痕消失了冇有?”程星星還真的忍不住要使壞了。

郭瑾軒立即站到她的麵前,微微的彎了腰,讓她檢視。

下一秒,程星星撲過去,張嘴就在他的脖子上猛咬一口。

“嗯!”疼痛感傳遍了郭瑾軒的全身,健軀緊繃成一條直線,忍受著女人的發瘋。

“好了,以後這裡隻有我能咬!”程星星總算是心滿意足了,她剛纔是發了狠心去咬的,鬆了嘴才發現,咬出一圈的血紅牙印。

郭瑾軒怔怔,隨後,他點頭:“好,隻給你一個人咬!”

程星星聽到咬這個字,莫名的羞紅了臉,隨後,她突然伸手,扯了一下他身上睡袍的帶子:“之前你一直不讓我欣賞你的身材,現在,給我看看唄!”

郭瑾軒莫名的低笑一聲,大大方方的將係在腰間的帶子一扯,下一秒,他直接把身上的睡袍給滑了下來,暴露在空氣中的是男性成熟健拔的身軀,簡直要叫人噴血了。

程星星倒吸了一口氣,雖然說她曾經多次的偷看過,可此刻,如此正大光明的看,她還是有些消受不了,隻感覺血液沸騰,有些難於把持住。

最後,還是她自己羞紅了臉,快速的轉過身去:“你趕緊去洗澡吧,記住,一定要把鬍子刮乾淨,我不喜歡你這頹廢樣子!”

“好,一定刮的很乾淨!”郭瑾軒看到她臉紅的轉身,薄唇勾起一抹笑意。

程星星幾乎算是逃出門外的,一出來,她就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天啊,自己太壞了,簡直壞透了。

竟然覺的郭瑾軒好欺負,就這樣理直氣壯的欺負了人家。

捂臉!

他以後會不會報複她啊?

不管了,反正這次錯不在她,郭瑾軒最好記住這個教訓。

程星星在樓下大廳裡等待著,十多分鐘後,男人沉穩的腳步聲自旋轉的白玉樓梯走了下來。

果然刮乾淨鬍子的郭瑾軒,魅力十足,年輕俊帥的叫人驚歎。

郭瑾軒挑了一件深藍色的休閒西裝,一條時尚感十足的領帶,短髮利落乾淨,麵容俊帥絕倫。

程星星的呼吸又變的急促起來,她最受不了就是郭瑾軒這樣一副禍國秧民的樣子出場了。

“唔,還行吧!”程星星明明滿意的要開花了,嘴上卻嘟嚷一句還行。

雖然程星星一句還行,郭瑾軒俊臉上卻浮起一抹笑容,隻要她會理自己,真的不管他要乾什麼都開心了,哪怕是以身相許。

呃,他可能想的有點太多了,程星星現在指不定如何的嫌棄他呢,哪裡還會給他以身相許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