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晨!

一輛黑色的跑車風一樣的刮過了大街,行人很少,跑車的速度很快,在幾個冇有人的紅綠燈處,他闖了一個紅燈,繼續加速。

在一座高檔的小區樓下,黑色跑車駛了進去,停在一棟居民樓下。

車門推開,下來一抹高大欣長的身影,初秋的天,男人一件薄外套,戴著兜帽,遮了他上半部分的臉,光影照出下半部分的臉,卻是俊美無鑄,肌膚屬於那種健康的白淨,像冠玉似的。

高挺鼻梁下,抿著一雙緋色的薄唇,氣息清冷乾淨,正是最近風頭很盛的大明星郭瑾軒。

以往出行,他身邊總跟著一大群人,他天生就有少爺的壞脾氣,喜歡被人隨身跟著侍候,這個壞習慣還是程星星幫他慣出來的。

如今天,他隻有一個人,神情冇有往日的閒懶,反而是很緊張。

郭瑾軒第一次緊張成這個樣子,唇抿的很緊,目光盯著電梯的數字。

終於,電梯停了下來,他快步的進去,按了程星星所在的樓層。

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突然進來一對母女,郭瑾軒像做賊似的,趕緊背過身去,麵對著電梯牆,並不去直麵那對母女。

當電梯快到一個樓層的時候,他聽見那個小女孩發慌的問她的媽媽:“媽媽,他是不是壞人!”

郭瑾軒後背僵了僵。

電梯門一開,他快步的往個外走去。

如果是以前聽到有人這樣罵他是壞人,他鐵定是要當麵理論一番的。

可現在,他冇這個心情了,他不就是壞人嗎?至少在程星星眼中,他是一個花心大蘿蔔。

郭瑾軒站在程星星的家門外,抬起手,想要按門鈴,可又在遲疑。

從一開始,都是程星星一點一點的靠近他,用她那樂觀開朗的笑臉,一點一點將他內心的冰冷清除,讓他漸漸的變的有了一點人情味。

他從來都不知道主動去找一個女孩子意味著什麼,因為,他真的冇有主動過。

此刻,郭瑾軒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似的,手腳無措,心神發慌。

他明明可以在鏡頭下演出所有的感情戲的,為什麼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他卻發現,並冇有演戲那麼容易呢?

郭瑾軒薄唇輕咬了一下,心想著,不管了,還是要見到她再說。

他按了門鈴。

響了兩次,門都冇有打開。

郭瑾軒心頭一咯噔,難道程星星今晚冇回家?

郭瑾軒立即拿出手機來拔打,手機竟然顯示是關機狀態。

“該死的,為什麼關機?真的那麼恨我嗎?”郭瑾軒俊美的臉上閃動著迷茫之色。

他聯絡不上程星星,很害怕,也很擔心。

就在郭瑾軒打算放棄,決定回去找助理翻翻喬靈希的電話號碼時,身後的門啪的一聲打開了。

郭瑾軒心頭一喜,猛的伸手將開了一線的房門推開,就看到程星星兩眼無神的站在旁邊,眼眶還是紅的,神情憔悴不堪,看著就叫人心疼。

“星星!”突然看見她,郭瑾軒有些緊張,趕緊將帽子取下,露出了他整張俊逸的臉,一直都打理的款型十足的烏黑短髮,此刻也顯的淩亂無比,幸好他顏值一直在線,此刻這樣淩亂的短髮倒令他顯出一些大男孩的青春氣息。

程星星不理他,轉身,朝自己的臥室走去。

今天她算是哭夠了,眼淚都流不出來了,她好累,心也好累,需要休息。

郭瑾軒直接跟著她進了臥室,看到程星星直接躺倒在床上,還拽了薄被,將自己給蓋住了。

“星星,你彆不理我,好嗎?”郭瑾軒像可憐的小狗似的,再冇有他那少爺的脾氣和威風了,他此刻就像一個剛失了奶孃的小孩子,又驚又怕,這種感覺,也許旁人會覺的可笑。

“我知道這一次的事情傷害了你,你也不原諒我了,但我還是要過來跟你解釋一下,我今天找了我認識的醫生檢驗過,我昨天晚上絕對冇有跟女人發生過關係,真的,我以我的性命做保證!”郭瑾軒說出的話,再一次讓程星星驚住了,她猛的將被子掀開,怒瞪著他。

郭瑾軒被她這個動作給嚇了一跳,一雙俊眸也睜大。

“給你做檢查的不會也是個女的吧!”程星星氣恨的咬牙。

郭瑾軒怔了怔,趕緊說道:“怎麼可能,當然是男的。”

“男的也不行!”程星星像是故意找不痛快,聲音低吼。

郭瑾軒這一次像是徹底的呆掉了,良久,他小聲問:“為什麼男的不行啊?我也是男的啊。”

程星星這才覺的自己好像是故意在為難他,她再一次躺了下去:“就算冇做,還冇摸過嗎?哼,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做冇做,郭瑾軒已經證明瞭清白,摸冇摸過,這一點,他是不敢保證的。

他直接坐到她的床邊,雙手捂住了臉,一副冇臉再見人的樣子,聲音悶悶的響起:“對不起,星星,我下次再不喝酒了!”

“你少來這一套,走開,不要坐我的床!”程星星窩了一肚子的火冇處發,此刻看到他賴在這裡不走,總是說一些令她心煩意亂的話,她伸腿就要踹他,冇想到男人直接伸手過來,捉住她踢過來的一隻小腿。

男人的掌心很熱,程星星被他這樣握緊,隻感覺一股電流竄過全身,她腦子嗡的一下,有片刻的空白。

“放開我!”程星星氣惱極了,都這個時候了,郭瑾軒還想耍流氓不成?

郭瑾軒還真的聽話鬆手了,站了起來,目光帶著一點委屈望著程星星:“星星,你真的要跟我分手嗎?”

程星星冷哼:“我們好像也冇有熱戀過,我覺的分不分也不重要了!”

郭瑾軒:“……”

程星星拿被子繼續蓋住自己的臉和眼,悶聲道:“你走吧,我要睡覺了!”

“那你明天還會過來公司嗎?我很多的事情都是你一手打理的,你要不來,會亂套!”郭瑾軒聲音放的很輕,像是在懇求她。

“不去,以後都不去了,靈希說的對,我也該有尊嚴,我也該過過我自己的生活了,如果我不離開你,我怎麼去發現整個世界?這天底下,又不是隻有你一個人長的帥。”

程星星雖然悶在被子裡,但說話條理清晰,語態認真,讓人覺的她真有一種想要重新洗臉做人的味道。

郭瑾軒直接驚住了,俊臉血色抽退,他上前一步,直接將她被子掀開,目光緊緊的盯著程星星:“你這話的意思,是要找彆的男人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