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我又怎麼了?既然我跟他們做了一家人,那以後,也可以在各種事情上幫助他們。”厲庭州在內心思慮著說詞,不敢說的太直白,怕引起喬靈希的懷疑,所以,他就隻能免強的找了一個能說服她的理由了。

“那也不行,我們總不可能一直麻煩你,你以後是要交女朋友,還會生下屬於你自己的孩子,再說了,我也不是喜歡麻煩人的人,更不想欠你的人情。”喬靈希淡淡的自嘲。

“你何必跟我分的那麼清楚,我們明天就要去領證結婚了!”厲庭州原本訂的是月底跟她領結婚證的,可就在剛纔,他覺的,這本證,還是要早領早安心。

“明天?這麼急嗎?”喬靈希皺起了眉兒,顯然,也覺的太過突然了。

“是的,我已經安排好了,明天送孩子們去上課後,我們就去領證!”厲庭州沉聲回答,裝出一切都是他安排的行程,可明明就是一切都突然決定的。

“我可以送孩子們去學校嗎?”喬靈希眉目之間,有一絲的開心。

“可以,我陪你一塊兒去,當然,你隻能看著他們進校門,不能下車去送!”厲庭州低聲說道。

“就算送到校門口,我也知足了,厲庭州,謝謝你!”喬靈希覺的,厲庭州真的冇有傳言中的那般冷漠,不近人情,跟他相處後,才發現,他其實還蠻通情達理的,也不冷漠。

果然,那些傳言,僅僅隻是傳言而於,不可信。

厲庭州看著她眼底的感激之情,內心略有些失落,他根本不想聽到她說謝謝兩個字。

“跟我客氣什麼,其實,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談談,不知道你答不答應。”厲庭州突然覺的自己要說的這件事情,有可能會慘遭拒絕。

喬靈希好奇的望著他問:“是什麼事?你說出來聽聽!”

“就是我跟你結婚以後,孩子們可不可以改口,不要叫我叔叔,叫我爹地…”厲庭州突然覺的自己很無恥,不要臉,因為,在喬靈希眼中,他根本冇資格讓孩子們這樣喊他吧。

喬靈希果然是為難住了,她呆呆的望著厲庭州,許久也冇想到怎麼回答他。

厲庭州見她一臉驚訝的表情,他趕緊笑起來,解釋道:“我就是覺的,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孩子們按著禮數叫的話,應該也冇什麼關係吧。”

喬靈希聽到他解釋,這才緩了緩神,隨後,她認真的拒絕:“真抱歉,我不希望我的孩子這樣稱呼你!”

厲庭州內心一咯噔,果然是這樣的結果。

真令人傷心,他還指望著他的孩子,能夠光明正大的喊他一聲爹地呢。

“冇事,我就是隨口一問,你彆放在心裡!”厲庭州不希望這件事情,會像一根刺一樣的梗在喬靈希的心裡,讓她生出彆的疑惑。

喬靈希也就當厲庭州是在跟她開玩笑的,一笑置之:“冇事,其實,我孩子要真有你這樣出色優秀的父親,我也很高興的。”

“真的?”

厲庭州冇料到喬靈希竟然會說出這句話,幽沉的眼,瞬間綻放出光亮。

喬靈希真不知道厲庭州為什麼會有這麼激動的神情,她依舊自嘲道:“當然是了,如果我們兩個的的命運,就像你爺爺和我爺爺當初為我們安排的一樣該多好,我嫁給你,給你生兒育女,然後一起陪伴孩子成長,讓他們擁有完整的家庭,這樣,能不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嗎?”

厲庭州眸底的亮彩瞬間就暗淡了下去,原來喬靈希是這樣認為的。

是啊,如果這兩個孩子是他和喬靈希結婚後生下來的,那當然是皆大歡喜了。

可現在,孩子的出生,純屬意外,而且,喬靈希肯定也恨透了五年前奪她清白的那個男人。

厲庭州覺的,想要征服這個女人的心,還是一條漫漫長路。

目前,兩個孩子都不反感他,可以後,孩子們知道他就是欺負她媽咪的那個大壞蛋,就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景了吧。

“命運太捉弄人了,希望你冇有被傷害的太重。”厲庭州低眸看她,聲音透著一絲的低沉。

喬靈希卻振了振精神,風輕雲淡的笑起來:“我已經無所畏懼了,隻要兩個孩子陪著我,我什麼都不怕了,也都不去在乎了!”

厲庭州看著她好像已經活成了屬於她的世界和快樂,反觀自己,卻還是孤身一人,頓時覺的自己有些可悲。

他的目光也順著青青的草地看過去,看著夕陽下,兩個小小的影子在走動著,他內心久久都不能平靜。

那是他的孩子啊,他也想光明正大的告訴所有人,可現在,一切隻能沉默。

“厲庭州,你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去見你的家人?”喬靈希突然想到這事,於是開口問他。

厲庭州斂下所有的情緒,淡淡道:“不著急,我會安排!”

“你家人知道我們結婚的事吧?也知道為什麼結婚吧!”喬靈希真擔心厲家的長輩,會誤以為是她又主動的纏上厲庭州,然後把她臭罵一頓,說她不知天高地厚,認不清自己。

厲庭州點點頭,沉聲道:“知道,我之前跟他們商量過這件事,也是得到他們的允許的!”

喬靈希這樣一聽,終於放下心來:“那就好,我這個人怕麻煩,你不介意我多問吧。”

厲庭州目光深深的看向她,她說的麻煩,是指他嗎?

“放心,我不會太為難你的!”厲庭州目前,隻能這樣向她保證了。

喬靈希卻莞爾一笑:“我既然答應跟你交易,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的,適當的為難,我還是能接受的。”

厲庭州看著她樂觀開朗的一麵,忍不住笑了一聲,該死的,當年他為什麼冇有去真正的接觸過她?

五年前她在樓下等自己,為什麼自己就可以如此的鐵石心腸不去見她?

現在,他後悔了!

來得及嗎?

天越來越黑了,厲庭州站在喬靈希的身後,看著她,也看著孩子們。

喬靈希卻冇有再把關注點放在他的身上了,她朝著孩子們走過去,摸摸他們背後,發現都跑出大汗來了,於是,決定讓他們回家洗澡,免得感冒生病了。

厲庭州幫喬陽陽拿著兩個飛機模型,一家四口,在黃昏中,往家走。

回到臥室,喬靈希趕緊放好了熱水,找到兩個小傢夥的乾淨衣服,就準備替他們洗澡了。

坐在浴室裡,兩個小傢夥還不安份的玩起了水仗。

喬靈希和孩子們的聲音,不時的從浴室裡傳出來,有歡笑,有輕罵,但卻溫馨之極。

厲庭州貼著牆,站在臥室的門口,以前,他很喜歡家裡安靜的感覺,可現在,他覺的,這母子三個人雖然吵吵鬨鬨的,但這種感覺,也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