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正想伸手掐一把男人的手臂,以示懲罰,女兒喬甜甜立即就回過頭來望著他們,眨巴著大眼睛問:“爹地,媽咪,你們怎麼啦?”

喬靈希隻好收回使壞的手來。

“冇什麼,你媽咪偷親了我一口!”厲庭州壞壞的笑了起來,似乎心情很好。

喬靈希簡直要被這個男人的厚臉皮給驚呆了,明明就是他強吻了她,怎麼還要說是她偷親的?

“媽咪,你好壞哦!羞羞臉!”喬甜甜立即伸手在小臉蛋上颳了兩下。

喬靈希:“……”

喬陽陽正認真的看著電視,聽到爹地的話,他回頭看了一眼,不過,他並冇有喬甜甜誇張的反映,他隻是聳聳小肩膀,一副不感興趣的高冷表情。

晚餐端上來了,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享用著晚餐,回家的時候,兩個小傢夥都撐的小肚子圓滾滾的。

“媽咪,你看,那裡有噴泉,還有好聽的音樂呢,我們過去看看好不好?”回程的車上,喬甜甜眼尖的發現旁邊有個巨大的廣場,那裡人很多,很熱鬨,有噴泉可看。

喬靈希看了一眼厲庭州,用眼神詢問他的意見。

厲庭州點了點頭:“好,帶孩子們過去玩一玩,剛纔他們吃太飽了,需要運動。”

兩個小傢夥臉上都寫滿了開心。

停了車,兩個人牽著孩子們的小手,在人流如織的廣場裡散步。

這裡的燈光並不太明亮,昏黃中,帶著柔和的暖意。

厲庭州和喬靈希牽著孩子的手,走到噴泉的旁邊,聽著音樂,看著噴泉噴出來的水霧,兩個小傢夥在旁邊歡呼著,一時之間,竟令人要把時間忘記。

喬靈希溫柔的目光落在兩個小傢夥身上,卻並冇有發現,旁邊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人,也正凝望著她。

看著四周的光影都倒進她的眸底,看著溫暖極了,男人情不自禁的伸手,輕輕的摟上她的纖腰。

喬靈希渾身一顫,抬眸望著他,厲庭州趁機,在她的臉上偷親了一口。

喬靈希愣了一下,反映過來的時候,心底劃過一抹蜜意。

在廣場上散了一個小時的步,終於回家了。

喬靈希和厲庭州分工合作,在十點之前,終於把小傢夥給哄睡了。

小床上,兩個小傢夥安靜睡著的樣子,像天使一樣,讓人捨不得移開眼睛。

厲庭州滿足的輕歎,真冇想到,他竟然會在突然的某一天,化身成了奶爸,而且,他好像並不厭煩這種被小傢夥纏著的日子。

可他記得明明自己以前就發過誓,絕對不會太早要孩子的,因為,他覺的小孩子還是會很吵很鬨,占用他所有的時間和精力。

現在才發現,他想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給這兩個小傢夥。

哄睡了兩個小傢夥,厲庭州就輕聲關了兒童房門,回到了臥室。

喬靈希穿著單薄的睡衣,盤著兩條細白的腿兒,坐在床上拿著手提電腦在處理公作的事情,漂亮的小臉,神色專注。

厲庭州進來,她隻抬眸瞟了他一眼,就繼續做她手邊的事情了。

厲庭州見她竟然連個正眼都不給自己,堂堂厲少,瞬間就跟那台電腦吃上醋了。

他慵懶的走到她的身邊坐了下來,坐了兩秒,也冇見女人要理他的意思,他隻好伸手,寬厚的手掌搭在喬初可愛的俏肩上。

隔著衣料,男人掌心的熱度依舊傳了過來,喬靈希這才微怔了一下,抬眸對上他的眼睛。

“這麼晚了,是不是該休息了?用眼過度,很傷眼睛的!”厲庭州言外之意就是,把電腦給我扔開,跟我睡覺纔是正經事,其它的都不正經。

喬靈希腦子隻有一根筋,還真的覺的這個男人是真心在關切自己,她嘟嚷了一下:“我也很想睡啊,可我今天還有很多工作冇做呢。”

“讓你的手下去做,我付錢給他們,可不是讓他們在那邊玩的!”厲庭州直接霸道的搶走了她手邊的電腦,丟之一旁,長臂一摟,她纖細的身子就歪進他寬厚的懷裡去了。

喬靈希本來就有些困,被他這樣一摟,腦袋枕在他寬厚的懷裡,一時睡意上湧,還真不太想工作了。

“今天晚上,星星肯定很難過吧!”喬靈希伸手捏了捏眉心,低聲喃語。

厲庭州這纔想到她一直擔心著的事情,淡淡開口道:“郭瑾軒到底喜不喜歡程星星?如果他喜歡她,肯定不會和彆的女人亂來的,如果不喜歡,那就另當彆論了。”

“他應該是喜歡星星的,我能感覺的出來!”喬靈希肯定的說。

厲庭州眉宇微挑:“你是怎麼感覺的?當初我那麼熱烈的追求你,你不也很久才感覺得到嗎?”

喬靈希聽到他話裡那酸爽的意思,掀唇笑起來:“那可不一樣,當初你追求我的時候,我是故意裝傻的!”

“好啊,現在肯說實話了,害我那段時間患得患失,你現在倒是得意了!”厲庭州突然將她往床上猛的壓住,薄唇附在她的耳邊,控訴著她的罪名。

喬靈希被他壓置著動彈不得,嘴裡卻還大言不慚的笑起來:“真冇想到你還會患得患失,你不是一直很自信的嗎?”

“我也是人,你不喜歡我,我也會害怕!”厲庭州雖然一直自信滿滿,可遇到喬靈希之後,他就不敢那麼自信了,原來,他也並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喬靈希笑的更加開心起來,莫名的就喜歡聽他這帶著委屈的語調。

“那你就對我好點,如果你哪天對我不好了,我想喜歡你都難!”喬靈希趁機提出要求,有點開心過頭了。

“好,如你所願!”厲庭州突然動手,直接把她的小褲扯了下來。

喬靈希美眸睜大,驚慌失措的低呼:“喂,你乾嘛呀!”

“你不是讓我對你好點嗎?我現在言出必行,說到做到!”男人邪氣十足的在她的耳邊咬著牙。

喬靈希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很快的,她就切身感受到男人對她的疼愛了。

厲庭州很剋製,因為,他看得出懷裡的女人今天有些累,所以,隻要了一次,可一次,也讓喬靈希累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