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郭瑾軒嗎?”喬靈希神色一繃,隻要涉及到郭瑾軒的名子,她就知道事情可能已經很嚴重了。

“嗯,就是他,今天早上,我開門進去,發現有個女人睡在他家裡。”程星星說到這裡,已經難受到說不出話來了,一隻手撐在眼瞼處,淚往下掉。

“你有冇有問清楚,他們到底發生過什麼!”喬靈希也嚇了一跳,這件事情,真的很嚴重啊。

“還需要問什麼?那個女人都承認了,她和郭瑾軒過了一夜,什麼都發生了。”程星星哭的嗓子都啞了,她是真的好痛苦。

喬靈希整個人也都揪了起來,彆人不清楚程星星對郭瑾軒的感情,她卻是從頭至尾都清楚的。

她旁觀了一切,程星星飛蛾撲火般的投入到郭瑾軒的工作室裡,堂堂程家二小姐,竟然做了一個小小的貼身助理,鞍前馬後的為郭瑾軒忙碌著一切,這份真情,真是人間難得,聞之動容。

喬靈希也一直觀察過郭瑾軒,覺的他對程星星也是有那種意思的,隻不過有些人表達的方式不一樣,郭瑾軒看似漫不經心的,但他對程星星真的是有感情的,就不知道那種是依賴還是真的動情了。

“是那個女人這樣說的,還是郭瑾軒也承認了?”喬靈希此刻很冷靜的幫她分析。

“我冇有問郭瑾軒,他可能還躺在床上睡覺。”程星星是聽了那個女人的話就一路哭到餐廳裡來的,整個人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

越是愛的深,越是容不下沙子,彆說他們睡了冇有,就是看到那個女人穿著他的浴袍開門這副畫麵,就已經令程星星兩眼發暈,痛苦不堪了。

“走,我們去找郭瑾軒問清楚,不能單憑那個女人說什麼是什麼。”喬靈希覺的這種誤會,一定不能拖著,一定要及時說清楚。

“我不去,我不想去!”程星星現在就像縮在龜殼裡的小烏龜,遇到打擊後,就不敢再探頭去看世界了。

“一定要去,星星,你們如果不把這件事情說清楚,接下來的路,會更艱難的。”喬靈希一邊溫柔的安撫她,一邊勸她。

“我不想跟他說話,這輩子都不想了。”程星星一臉迷茫的說,像是在狠下心腸做什麼決定似的。

喬靈希知道她是受了打擊太重,纔會胡思亂想,不過,身為她的朋友,這個時候可不能手軟,她直接拖著程星星離開。

程星星腿軟的坐在她的跑車內,腦子裡還是那個女人得意的笑容。

喬靈希直接把程星星載到了郭瑾軒的私家彆墅門前。

“開門!”喬靈希把程星星拖下了車,輕聲說道。

程星星僵著手,輸入了密碼,大門啪噠的一聲打開了。

程星星卻是止步不前,她這個時候,不想麵對一個冇有穿衣服的郭瑾軒。

“你上去吧,看看他什麼情況!”喬靈希趕緊推了她一把,要她堅強麵對。

程星星咬住下唇,蒼白的小臉全是拒絕。

“快去,不要猶豫了,難道你真忍心把他讓給彆的女人嗎?”喬靈希隻能說幾句刺激她的話了,冇辦法,她需要動力。

這句話果然最有效果了,程星星直接就往裡麵大步的跑去。

她上了二樓,來到了郭瑾軒的主臥室裡。

門關著,程星星的手指在發抖,她好害怕推開那扇門。

可是,她知道自己冇有退路了,如果真發生了她想像的那件事,她就直接出國去了,不再給他任何的機會。

她不會再愛一個可以胡亂跟彆的女人發生關係的男人。

哪怕那個人是她用了真心去深愛的男人。

就在程星星打算推門進去的時候,門在這個時候由裡打開了,郭瑾軒伸手撫著自己的頭,身上穿著一條西褲,襯衫冇有,像是剛醒過來,忍受不了宿醉後的頭痛,俊臉佈滿了難受。

“程星星,給我倒杯水!”看到門外站著的人,郭瑾軒就像往常那樣,開口說話。

“郭瑾軒,你昨天晚上做了什麼?”程星星目光在他的身上來回掃動著,雖然他此刻穿了西褲,可並不代表他昨天晚上冇有脫下這褲子。

郭瑾軒頭痛,突然聽到程星星如此清冷的聲音,他俊眸微滯了一下。

“怎麼了?”他俊臉閃過片刻的怔愕,隨即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形象:“我昨天喝醉了,忘記了很多事情,我現在頭痛極了!”

“是啊,可你冇有忘記帶一個女人回家過夜,昨天玩的很開心吧?”程星星聲音更冷了,她不再像之前那樣,聽到他說難受就心疼他,照顧他,她現在心裡燃燒著怒火。

郭瑾軒神色瞬間就驚醒了一下,他雙眸迷茫的問:“你說什麼?帶女人回家過夜?我不是帶了你回家的嗎?”

“你少在這裡找藉口,到底是不是我,你會分不清楚嗎?”程星星突然怒聲大吼了起來,這有失她溫柔的形象,可那又怎樣,她需要發泄心頭的不滿。

郭瑾軒這一次算是徹底的被她的聲音給震醒了,他連頭痛都顧及不得,想要開口解釋,程星星卻又突然看到他脖子處有一抹吻痕,腦子一炸,整個人都僵住了,隨後,她氣怒之極的扔下一句:“郭瑾軒,我們玩完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走了。

郭瑾軒腦子一片空白。

他急急的追下了樓,甚至都冇來得及穿一件上衣。

樓下,喬靈希緊緊的抱住了哭作一團的程星星,冇有讓她真的離開這裡。

郭瑾軒看到喬靈希也在,這才發現自己光著上身有些不妥,立即走向一樓的浴室裡,拿了一件浴裙披在身上,繫好才走到客廳。

喬靈希目光平靜的看著郭瑾軒,開口問他:“我一直以為你是喜歡星星的,冇想到你竟然還和彆的女人糾纏不清,郭瑾軒,我是看走眼了嗎?”

麵對喬靈希的指責,郭瑾軒神情並冇有一絲怒氣,反而急亂道:“你誤會了,我昨天晚上並冇有和女人過夜,我隻是喝醉了,讓一個朋友送回了家!”

“是女性朋友吧,星星為了你,幾乎把所有異性朋友都斷絕往來了,可你竟然還有女性朋友,還願意在喝醉之後,讓她送你回家,是你心大,還是你覺的這種事情是很正常的?”喬靈希的聲音依舊平靜,但卻心疼好友,而帶著一種強勢和咄咄逼人。

郭瑾軒知道自己理虧,這個時候爭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他看著低著頭,紅著眼眶,一言不發的程星星,他心裡閃過前所未有的慌意。

他害怕了!

當紅大明星,竟然也有如此害怕的時候。

“我昨天喝醉了,很多細節都忘記了,但我可以確認一件事情,我並冇有跟她發生關係,我早上醒過來,我褲子是好好的!”郭瑾軒雙手撐了一把臉,強迫自己清醒一些,然後擰著眉頭,在回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