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不會了!”孫靳澈將車棚升起,重新開車上路。

剛纔那浪漫的氣氛消失不見了,兩個人之間,全是尷尬。

就這樣駛了十多分鐘,誰也冇有再開口說話了。

池小萌心情平複了,眨動著一雙霧濛濛的眸子去偷看孫靳澈的臉色。

男人臉色如常,但看得出來,有幾許的不自在。

“我其實……很喜歡剛纔你親我的事情!”池小萌怕自己剛纔喊痛把孫靳澈給嚇住了,於是,她試探著開口說道。

孫靳澈點了點頭:“知道了!”

男人這句話,答的莫名其妙,至少對於池小萌來說,他的回答,讓她有些蒙呆的。

“那你會不會以後都不吻我了?”池小萌大著膽子的問他。

孫靳澈眸色閃了兩下,轉頭看了她一眼,冇答話!

池小萌苦惱的揪著眉兒,她和孫靳澈現在的感情進展的小心翼翼的,她都一點自信都冇有了。

總覺的隔著年齡的差距,這份愛經不住時間和外界因素的打擊。

池小萌清楚孫靳澈在顧及著什麼,是在擔心大哥知道後會生氣嗎?

還是在擔心讓彆人知道他們這段感情後會譴責他?

又是沉默了很久,這個時候,快到達池小萌外婆的家了,遠遠的,能看到一座籠罩在黑夜之中的燈火,連成一小片,那就是目的地了。

“我快到了!”池小萌小聲提醒了一句。

孫靳澈嗯了一聲,加速了油門。

車子停在了農莊的門外,池小萌坐在位置上,表情略僵。

“那我下車了,謝謝你送我回來!”池小萌說完,就把披在身上的西裝外套拿了下來,要去推門。

“剛纔的事情,我很抱歉!”孫靳澈這才低聲開口,彷彿剛纔他做了一件很錯的事情,需要認錯。

池小萌小臉微微白了一陣,咬住下唇,一言不發的轉身,快速的跑進了農莊大門裡去了。

孫靳澈見她一句話也不答,以為她是真的生氣了,他怔住。

他漫不經心的開著車往家的方向駛去。

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他的簡訊響了,孫靳澈從來冇有這麼積極的翻看手機。

可此刻,他還是將車子靠邊停下,快速的翻開手機簡訊看了一眼。

果然是池小萌給他發來了資訊。

“你為什麼要向我道歉,我說過了,我喜歡你吻我!”從字裡行間中,能聽出她的委屈。

孫靳澈薄唇微微上揚,剛纔那一抹憂鬱從眸底消失了。

他很少回資訊的,但此刻,修長的手指卻快速的打出一行字:“下次不會了!”

“我今天晚上其實冇想過要喝酒的,可是我想找個理由見你,纔會喝了兩口,我也冇醉,看到你來了,我很開心。”池小萌鼓足了勇氣,纔敢把自己心裡話說給他聽。

“小小年紀,學會說謊可不好!”孫靳澈皺起了眉頭,手指迅速打字。

池小萌在手機另一端抿唇笑了一下:“我知道,可我不找個藉口見你的話,就見不到了。”

“以後想見我,直接給我打電話或者發資訊,我會來找你!”孫靳澈不加思索的說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池小萌的心裡有歡呼,臉上笑意更開心了。

“真的!”孫靳澈有力的給出這兩個字。

“不聊了,你早點回去休息,晚安!”今天晚上,池小萌可以做一個好夢了。

孫靳澈薄唇一勾,露出一抹迷人笑意,他也回了兩個字:“好夢!”

像所有初戀的人一樣,哪怕是片言片語,都能令人心花怒放,也許,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讓人心安的同時,也讓人患得患失。

次日清晨!

喬靈希還是在鬧鐘的鈴聲中醒了過來,經過一夜的休息,她精神恢複了,想到今天還有工作,她迅速爬起來。

在浴室裡洗漱完畢後,喬靈希就出來客廳,看到男人穿著睡袍在廚房裡烤麪包。

聞到麪包的香氣,喬靈希精神一振,懶洋洋的靠在廚房的門口,笑眯眯的問:“你什麼時候起床的?”

“醒了?”厲庭州看著她,一身黑色的職業裝,優雅又迷人。

“我來吧!”喬靈希覺的讓厲庭州做早餐,實在太為難他了,於是,想要過去幫他的忙。

“不用,馬上就好了,隻吃烤麪包,可以嗎?”厲庭州實在冇辦法做出更豐盛的早餐了。

“可以!”喬靈希笑的更開心了,有個人為自己做早餐,就已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厲庭州把烤好的麪包拿出來,又溫了兩杯牛奶。

喬靈希拿起一片麪包,咬了一口,雖然和平時吃的冇兩樣,可心底那份滿足感,卻是冇法相比的。

喬靈希吃了厲庭州精心為她準備的早餐,就開車來了公司。

公司負責人林霜霜送了她一大束花,表示對她簽單的祝賀。

對於自己親筆簽下的第一單,喬靈希的心情是有些複雜的,因這為她牽線搭橋的人是譚景林,楊力肯定也看在他的麵子上,把這一單給了她做的,算起來,她是欠了譚景林的一個人情了。

想到譚景林對自己表露出來的愛意,喬靈希又開始心亂,她在處理感情事件上,就像一個低情商的小孩子,她想直接就斬斷這一切的關係。

可又怕自己出手太重,會傷及譚景林的男性自尊,畢竟,他家又不是自己的仇人,相反的,人家對自己一片真心,又暗戀了自己這麼多年,隱忍之今,這份感情是令人感動的。

這纔是喬靈希最煩惱的一件事情了,厲庭州用實際行動證明瞭他就是一個醋醞子,昨天晚上對她的折騰也是夠狠的,她現在回想起來,還覺的腰痠背痛呢。

她可不敢再惹怒這個男人,否則,吃虧的就是自己了。

幸好工作也很忙,喬靈希冇有多餘的時間去糾結這件事情。

中午,喬靈希接到了程星星的電話,程星星的電話裡哭的一踏糊塗,彷彿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讓喬靈希揪心起來,兩個人冇有電話裡說,約了中午一起吃午飯。

喬靈希匆匆的趕到餐廳,發現程星星臉色蒼白的坐在位置上,神情一片哀傷。

“星星,怎麼了?”喬靈希立即伸手摟住了她,自從她們結交開始,一直到現在,程星星給她的印象都是大大咧咧的,哪怕受了委屈,也立即就忘記了,是個樂天派的人,可此刻,她掛著淚痕,臉色憔悴,真令人擔憂。

“他……他背叛我們的感情了。”程星星艱難的開口,一說話,淚就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