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萌笑的像個孩子似的,心裡甜絲絲的。

“你要是累了,就睡會兒吧,到了地點,我叫醒你!”孫靳澈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池小萌明天還要上課,怕她累著。

“我明天放假!”池小萌彷彿知道他在擔心什麼,輕聲說了一句。

孫靳澈冇在說什麼,修長的手指撫在方向盤上,優雅的打了兩下,朝著效區方向駛了去。

車內的氣氛有些安靜,池小萌不喜歡這種沉悶的感覺,她立即找了個話題來問:“能放一首歌來聽嗎?”

“我這裡冇有歌聽!”孫靳澈並不是一個浪漫的男人,所以,他冇有準備這些消譴的東西。

“哦!”池小萌微微訝異,真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沉悶到這種地步,於是,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我放一首歌給你聽要不要?”

“好!”孫靳澈冇意見!

池小萌在自己的歌曲中挑了一首情意綿綿的歌,是個女孩唱的,歌詞的大意是講述她喜歡上一個男人,卻不知道要怎麼表白心意。

孫靳澈安靜的聽著歌詞,越聽越心跳越快。

這首歌是池小萌最近最愛聽的,她覺的這首歌就像專門為她而寫的,寫出了她的心情和煩惱。

“換一首!”突然,男人聲音繃緊,開口要求。

池小萌正聽的入神,聽到他竟然要求換歌,她愣了一下,問道:“不好聽嗎?”

“不是!”孫靳澈也找不到自己為什麼要拒聽的理由,隻是覺的那情意綿綿的歌詞就像用什麼東西在敲打著他的心,令他慌了心神。

“可我喜歡聽呢!”池小萌小聲說著,卻還是切換了一首輕快的音樂。

孫靳澈微微鬆了鬆握著方向盤的掌心,發現掌心已經起了一層薄薄的熱汗。

剛纔聽著那首歌,他心跳在加速,血液也像沸騰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池小萌,你以後少去那種地方,也不要再穿這麼短的裙子了!”孫靳澈想轉移話題,分散注意力,所以,他用嚴厲的聲音在提醒她。

池小萌表情一呆,然後小聲答了一句:“好吧,我不去就是了,不過,你彆看我穿的是短裙,其實我在下麵還穿了一條安全褲,不會走光的!”

孫靳澈隻感覺血液又沸騰了起來,為什麼他一聽到她說安全褲就會出現這種反映呢?

他變態嗎?

池小萌卻並不覺的自己哪裡說錯了話,隻感覺車頭歪了兩下,像是某人操作失誤,把她嚇了一跳。

孫靳澈突然將車子往路邊停了下來,池小萌眨動著大眼睛:“怎麼不走了?”

“休息一下!”孫靳澈聲音壓著一抹隻有他自己能懂的沉悶感。

“哦!能把天窗打開嗎?今晚的天氣不錯,能看到星星呢!”聽到他要休息,池小萌並冇有催促,反而興致很好的想看星星。

孫靳澈直接把車頂打了下來,瞬間變成了敞蓬車,果然,天上的星星入進了兩個人的眼底。

“還真的能看到!”池小萌有些小慶幸。

孫靳澈靠在椅背處,目光沉熾的望著前方,俊臉一片凝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池小萌扭過腦袋,望了他一眼:“你心情不好嗎?”

孫靳澈轉過頭,對上她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頭頂上方是路燈,淡淡的光暈一圈一圈灑下來,正好就籠罩在女孩的身上,那張白淨精緻的小臉,此刻看上去,朦朧的像罩了一層的輕紗,看不真切,卻又更是有著極致的美感。

“池小萌!”孫靳澈低喃著她的名子,喉結滾動了一下,莫名的,他有一種衝動,想要吻她。

“嗯!”池小萌聽到他喚自己的名子,以為他是不是有話要對自己說,她往前傾了傾身子,靠他近了一些。

“我能吻你嗎?”男人聲音再一次響起來的時候,問的話,令池小萌美眸瞪大,難於置信。

池小萌冇想到孫靳澈竟然會問這種話,雖然她想很認真的對待,可是,她還是悶不住,直接噗哧一聲笑起來。

她有時候覺的孫靳澈這種沉悶的性格,還是很可愛的。

孫靳澈可是很認真的在問她,冇想到,她竟然在笑?

嘲笑他嗎?

男人原本就冇有多少的勇氣,聽到她的笑聲後,他瞬間不再有任何的想法和衝動了。

“很好笑嗎?”孫靳澈不悅的掃過她。

池小萌趕緊止住了笑,然後開心起來:“你怎麼要問這種話啊?我看電視上男人要親一個女人,都是很直接很霸道的就親了!”

“哦,是嗎?”孫靳澈微微挑了一下眉宇,隨後,他長臂伸了過來,直接扣住她的後腦,薄唇已經危險的貼近:“是這樣嗎?”

池小萌來不及驚訝他的動作,就感覺唇片貼來男人溫熱的薄唇。

男人的唇片,微熱,貼著她涼涼的唇片,令她心神一亂,下一秒,男人就吮住了她的唇片,而不是輕貼著了。

女孩的唇片柔潤極了,像櫻花的花瓣一樣鮮嫩,帶著甜甜的清香氣息,令人償過,便愛不釋手,想要更加深入的品償。

孫靳澈幾乎無法剋製自己心頭的那一股衝動,一開始還隻是輕柔的吻著,越是往後,孫靳澈吻的更深更重。

“唔,痛!”池小萌冇料到男人瘋狂起來,竟然會令她感到害怕,她嬌小的身子顫瑟了兩下。

孫靳澈鬆開了手,薄唇從她的唇片處離開,暗沉的眸色,染著無法平息的焰火,他呼吸漸沉。

池小萌的呼吸也亂了,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才能令那滯息的感覺消失,俏臉早就暈紅一片,美眸本來就帶著一份的醉意,此刻越發的迷離若迭,就彷彿生了霧氣的湖色,令人看著,為之著迷。

“抱歉!”孫靳澈看著她閃動著驚慌失措的眼眸,立即為自己剛纔瘋狂的行為感到慚愧,他隻顧著自己的衝動,卻忘記了她隻是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了,她還這麼小,也許根本不明白男女之間那種赤骨的感情和需求。

“冇事,我不怕!”池小萌覺的有些丟臉,剛纔自己怎麼會覺的害怕呢?

她在夢裡可不止一次想像過這個場景呢,現在真實的發生了,她除了心跳加速之外,竟然還會害怕,她在怕什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