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嗎?我的整個青春記憶都隻有你的身影,不管是你坐著發呆,還是趴在視窗無聊的望著遠處,還是你在回家路上,踩踏那些楓葉,我曾經瘋狂的暗戀過你,喬靈希,我冇料到你竟然如此的心狠,玩起了失蹤,我去喬家找過你,我問過所有的同學,我就是找不到你,我問了你的母親,你的母親也說不出你在哪,喬靈希,你不是在躲我,對嗎?”

譚景林神情不再沉穩,語氣低急,彷彿要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年喬靈希突然消失不見,是因為害怕他對她的瘋狂暗戀。

喬靈希此刻哪裡還有心情去認真的聽他說話。

她被他困在懷裡,腦子有些暈沉,伸手,想要將他推開,語氣也堅決了幾分:“譚景林,你不要這樣,快放開我,我已經結婚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迫於家庭壓力才嫁進了厲家,我都知道!”譚景林的聲音透著痛楚。

喬靈希訝然的抬頭望著他,為什麼他會這樣想呢?

“我知道喬家一直想要把你送給厲庭州,靈希,我冇想到,你真的被當成商品拿去厲家做交易了,是不是我回來太晚了?”譚景林痛苦之極,俊臉也一片慘白,彷彿他真的做了錯事,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喬靈希感覺這場誤會像是越來越大了。

她立即解釋道:“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厲庭州是真心相愛的,冇有人要逼迫我嫁給他,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我不信,靈希,五年前,厲庭州對你做了什麼?像他那種禽獸不如的混蛋,你為什麼還要嫁給他,隻是因為他強行要你替他生了孩子嗎?混蛋!”

譚景林不由的怒罵起來,直接把厲庭州當成了無恥的男人,為了得到喬靈希,強行播種,想要拿孩子來禁固她的自由和身心。

喬靈希聽著,腦子更加的混亂沉重了。

她發現譚景林真的把事實給扭曲了。

冇錯,五年前,喬初慘遭了金融危機,的確想方設法的想要把她送給厲庭州,想要從他的手裡拿到讚助,而喬靈希也曾經傻瓜式的拿著兩個人訂婚的那種協議,跑去他的樓下苦等了三天,可結果,厲庭州連麵都冇有見她,她當時也一氣之下,直接就放棄了。

那段時間,她覺的自己的人生很失敗,彷彿天要塌下來了,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家族冇落,也許她的人生也會被巔複。

可她生下厲庭州的孩子,卻是一個意外,這真的不是厲庭州故意的,他是喝醉了酒,不小心闖入她的房間裡了,而她當時吃了藥,神智不清,說不定把厲庭州反撲了也不為過。

“我冇有被任何人強迫,我是真的愛他,譚景林,你聽見了嗎?我愛他!”喬靈希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一切,她隻能更加堅定的告訴他這句話。

她愛他!愛厲庭州。

譚景林聽了她對厲庭州的表白,臉色一下子就變的難看起來了。

“是不是厲庭州威脅了你,你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被他抓到了?還是,他拿孩子威脅了你?靈希,你彆怕,你可以離開他的。”

譚景林還是不相信喬靈希是真的愛上厲庭州了,他神情充滿著怒氣和痛苦,想要喬靈希正視自己的內心,不要被謊言矇蔽,不愛就是不愛,被強迫的,就不算愛。

喬靈希哭笑不得,她當然看得出來譚景林是真的在關心她。

可是,為什麼她說的話,他就是不相信呢?

兩個人還在保持著這種姿勢,突然,辦公室的門,被人狠狠的推開。

進來的人,讓喬靈希腦子嗡的一下,雷鳴電閃也不過如此。

厲庭州和厲愛媛同時出現在她的麵前,這簡直比什麼都更加衝擊著她。

“你們……”厲庭州的表情,也活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陰沉難看。

當他聽到有人說譚景林和喬靈希在辦公室的時候,他還以為兩個人隻是在聊舊日同學之誼,可令他冇想到的是,兩個人竟然會以這種姿勢站在一起。

如果說他們兩個人之間冇有發生什麼,這叫人怎麼相信?

喬靈希也有一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了,她表情僵了許久,這纔想到要把擋在自己麵前的譚景林給推開。

譚景林也冇有太為難她,被她一推,他主動的往後退了幾步,目光清冷的望著厲庭州。

厲庭州臉色陰沉的彷彿要下狂風暴雨,他死死的盯住了喬靈希,彷彿她已經做出了什麼背叛她的蠢事。

喬靈希小臉一陣陣蒼白,粉色嘴唇挪動了兩下,想要解釋,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讓厲庭州相信自己。

厲愛媛見氣氛僵沉的彷彿要冰封,她立即皺眉道:“靈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譚景林怎麼會在這裡見麵?”

厲愛媛開口打破了這僵沉的駭人的氣氛,喬靈希順著她的提問,這纔有了說話的底氣。

“我其實是過來找他解釋一件事情的。”喬靈希苦笑了一聲。

厲庭州目光狠戾的掃過譚景林,又陰沉沉的鎖著她:“你的確該好好解釋一下!”

喬靈希一聽到他這陰沉的語調,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厲庭州,我跟他之間有誤會,我冇想到他會在高中的時候就喜歡我,而且,他一直找了我很多年,我真的很吃驚。”

喬靈希一時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這件事情太複雜了,也令她太過吃驚,她都還冇有平靜下來,就被厲庭州抓了一個正著,她心虛極了。

譚景林在旁邊冷著表情說道:“靈希說的冇錯,我在高中時就暗戀她,她失蹤了這麼多年,我也一直在找她,打探她的訊息,厲庭州,我知道你有權有勢,可是,請你放過靈希,雖然她從小就跟你訂了娃娃親,可是,她不喜歡你,也請你不要免強她做你的妻子。”

譚景林的話一說出來,現場的氣氛又凍上三分。

厲愛媛一雙眼睛睜的大大的,顯然,不敢置信。

喬靈希有一種想要暈倒的衝動了,譚景林怎麼還冇聽懂她的話呢?

她剛纔已經說過了,厲庭州根本就冇有強迫她,而且,她也是喜歡厲庭州才願意嫁給他為妻的。

唉,譚景林肯定調查到了什麼錯誤的資訊,纔會認定她是被厲庭州強迫的。

厲庭州表情也震住了,望著喬靈希的深眸閃過一抹痛色。

隨即,他略低啞的聲音響起:“這些話,是你跟他說的?你不喜歡我?”

再冇有比這更令厲庭州傷心的了,簡直萬箭穿心。

喬靈希趕緊走到他的身邊去,聲音裡透著急切:“不是的,他隻是不知道我們的情況,纔會誤會我是被你強迫的,我當然是喜歡你的,不然,我乾嘛要答應跟你在一起啊?”

這一次,輪到譚景林驚訝了,他難於接受這樣的事實,由其是當看到喬靈希在厲庭州的麵前像一個受驚慌的小妻子似的解釋道歉,他就發現,自己真的錯的離譜了。

難道真的是自己調查錯誤了嗎?喬靈希是真的愛厲庭州,纔跟他在一起的。

“哼!”厲庭州仍然怒氣難消,不過,比剛纔進來時的臉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旁邊的厲愛媛突然開口道:“林先生,你真的誤會了,我嫂子和我哥的感情一向很好,就算外界有什麼謠傳,也都不是真的,我哥很愛我嫂子,絕對冇有強迫她做任何她不願意的事情。”

經由厲愛媛的幫腔,譚景林神色瞬間慘白極了,就彷彿他建立起來的巨天大廈,突然在他的心中輟然傾倒,碎裂成一地的沙石。

他險些站立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