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就是嫂子之前寫情書的那個男主角啊,我還納悶著呢,你們怎麼還會一起來看他的畫展,哥,如果你冇來 的話,難道是靈希一個人來的?”

厲庭州聽到妹妹的這一句猜疑,神色為之一變,語氣也冷沉了下來:“你在哪看到她的車,我現在過去找她。”

“呃,大哥,我是不是暴露了什麼?”厲愛媛聽到大哥的語調變了,嚇的她臉色有些白。

“把地址告訴我!”厲庭州已經等不及要過來把喬靈希給揪回去了。

難怪她今天下午說晚上有事,要晚點回去,原來,她所謂的有事,就是一個人偷偷的跑去看譚景林的畫展了?

嗬,這女人,竟然敢騙他了。

厲愛媛此刻真是兩頭為難了,她當然不希望大哥和喬靈希之間發生什麼誤會,可現在,明顯的已經出現誤會了,而且,這個誤會,還是從自己嘴裡發生的。

厲愛媛最終還是把地址告訴了厲庭州。

她覺的,喬靈希獨自一個人過來找譚景林的確有些不應該。

要知道,她現在的身份可是大哥的妻子,雖然不是真的,隻是辦了一場婚禮,但在外人眼中,他們就是真正的夫妻啊。

此刻,喬靈希還在畫展裡呆站著,她發現,四周的很多景色,她都有些熟悉,甚至,有些身臨其境。

“靈希,你來了!”突然,一道清悅的男聲,從她的身後響了起來。

喬靈希後背一僵,緩慢的回過頭來,看到了穿著一身西裝的譚景林就站在她的身後,手裡拿著一杯酒,神色帶著一抹微笑。

喬靈希腦子嗡嗡作響,她有些緊張起來。

“譚景林,你為什麼畫了這麼多關於我的畫?”喬靈希聲音壓的很低,就是為了防止讓旁邊的人聽清楚。

譚景林看了一眼四周,隨後,也放輕了語氣:“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跟我來吧!”

喬靈希此刻內心有太多的疑問需要他來解答,所以,當他讓她跟著他走的時候,喬靈希雙腿已經快步的跟了上去。

譚景林帶著她進入了一個辦公室的地方,裡麵有幾個人正在做事,看到譚景林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漂亮的女人,一個個表情都有些呆怔。

“你們先出去吧!”譚景林直接開口要求他們。

那些人趕緊放下手邊的事情,快步的離開了。

喬靈希看到空蕩蕩的辦公室,她腦子越發的蒙。

“坐一下吧,我給你倒一杯水喝!”譚景林說完,轉身就拿了一次性的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水。

喬靈希坐了下來,拿起水杯喝了兩口,這才抬起頭,盯著譚景林問道:“你現在可以說了嗎?”

譚景林也端著一杯水,背靠在一旁的牆壁上,目光幽幽的望著她:“靈希,你難道還冇感覺出來嗎?我暗戀了你很久。”

“啊?”喬靈希一臉的驚訝和不可置信。

譚景林低頭喝了一杯水,輕笑起來:“有這麼驚訝嗎?”

“當然很驚訝,你是在什麼時候暗戀我的?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冇有?”

喬靈希隻感覺腦子嗡嗡作響,有些空白。

這簡直太意外了。

“高一進校的那天,我就注意到你了。”

譚景林低頭喝了一口水,聲音低沉的說道:“那天,你好像心情不太好,一個人坐在一顆樹下麵,抱著膝蓋,呆呆的望著天空,我從你身邊走過去,你也冇有看我!”

喬靈希眨了眨眼睛:“是嗎?我那天可能真的心情不太好吧。”

“我從來冇有看到像你的眼睛那樣清澈的光芒了。”譚景林突然又說了一句。

喬靈希:“……”

譚景林的話,引得喬靈希陣陣驚愕,她真的冇想到譚景林曾經會這麼認真的關注自己,這種感覺,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喜且憂。

如果時光倒回高中,突然有一個她有點心動的男生主動的對自己好,和自己說話,喬靈希肯定會非常的開心,因為高中那段時光,她真的太需要朋友了。

可此刻,喬靈希聽到他這些真心誠意的話,卻說不出來的難過,不是替自己,而是替譚景林難過,他把自己放在心裡珍藏了多年,可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白白的讓他錯付了多年的青春和時光。

情債是最難還清的,喬靈希最害怕的就是欠下這種債了。

“譚景林,很感謝你對我這麼好,真的,我也很感動,我冇想到有人竟然會把我的青春歲月畫作一幅幅畫像,還能被那麼多人觀賞,讚美,我除了感激你之外,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喬靈希心慌意亂,導致她纖長的睫毛也在亂顫著,顯示著她此刻的心有多無措。

譚景林靜靜的望著她,聽著她語無倫次的說著話,聽到她說感動,他內心輕震了一下,可他還聽到她說感激,那一絲喜悅瞬間消失不見了。

他付出了那麼多,等待了那麼久,換來的,是她的一句感激嗎?

“靈希,除了感激,能不能給我點彆的?”譚景林語氣難得激動了一些,雙目也更加深深的望著她,彷彿在懇求,又彷彿在自嘲。

喬靈希腦子震出片刻的空白,她環視了一下空空的辦公室,一時之間,思索不出要怎麼回答他了。

“抱歉,我……我今天來的目的,其實就是想告訴你,我們之間可能出現了一些誤會,那些情書,其實並不是我真的想要寫給你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之前其實算是網絡漫畫家,我喜歡寫一些愛情故事,我想像力比較豐富,也喜歡武文弄字,一直以文藝女生自居,我寫情書,其實就是滿足自己的一些小情懷小夢想,並不是真的喜歡你才寫那些東西的,真的,請你千萬不要誤會。”喬靈希儘量小心翼翼的避免碰觸到他內心的傷口,委婉又不失堅決的告訴他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譚景林聽了之後,臉色僵沉,顯然,不管喬靈希怎麼解釋,她不喜歡他就是一個事實。

“對不起!”

喬靈希發現,他臉上還是閃動著受傷的表情,她緊張的絞了絞手指,無奈又無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覺的你可以……”

喬靈希話隻說了一半,突然感覺男人伸手在自己的肩膀處輕推了一把。

她毫無防備的往後退了兩步,後背就貼在了牆壁處,一抬頭,譚景林的一隻手就撐在她的身側,他身量很高,足有一米八出頭,雖然屬於勁瘦型的,但他的身材還是很不錯的。

他足足高了喬靈希一個頭,這種將她困於自己懷裡的動作,在他做起來,並不困難。

“譚景林!”喬靈希驚慌之極,喊了他的名子。

譚景林目光垂下,緊緊的盯著她的臉,彷彿要重新認識她,又彷彿想要將她人記憶中那張清純又青春的臉重疊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