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望著他,輕聲問道:“孩子們睡著啦?”

“嗯!”男人溫柔的笑了一聲。

“我真好奇你在跟他們講什麼故事,竟然能夠讓他們這麼快就睡著。”喬靈希支著下巴,饒有興趣的望著他問。

厲庭州走到床邊坐下,發現喬靈希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頭櫃上,他直接拿過來就喝,一邊喝一邊說道:“我在給她們講我們小時候的事情。”

“啊?”喬靈希有一種想暈倒的感覺:“我們小時候又冇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你怎麼能講得出來?”

“編一下,不就能講了嗎?”厲庭州卻一臉的不以為然,甚至,他染著笑意的眸子閃過一抹邪氣:“我講的是我們從出生就訂婚的事情,兩個小傢夥都很感興趣,不停的問這問那的!”

喬靈希簡直要被他的話給羞紅了臉,伸手捂住了臉,一副冇臉再見人的樣子。

“你真無聊,乾嘛要拿我們訂娃娃親的事情講給他們聽?”

厲庭州大手伸了過來,強行把她遮擋在臉上的小手給拿了下來,聲線低沉迷人:“我隻是想讓孩子們知道我們是如何一步步相愛到結婚的,讓他們知道又不丟臉。”

喬靈希仔細的想了一下,點點頭:“好吧,但你下次還是儘量講點童話故事吧。”

“好,我明天開始,我翻翻故事書。”厲庭州溫柔的答應了她,隨後,他長臂一摟,直接將喬靈希摟到了自己的懷裡:“孩子們,我也哄睡了,接下來,是不是該輪到你了?”

“我?我又不需要聽故事才入睡!”喬靈希眨動著一雙烏黑靈氣的大眼睛,明明已經清楚他話中的意思了,可喬靈希卻故意裝傻,要知道,被他折騰的滋味,還真不是那麼好玩的。

“我可以用彆的方式幫助你入睡,聽說,運動過後,會更好睡覺!”男人薄唇抵在她的耳畔,聲線迷人極了,就像最美的酒似的,喬靈希聽著,就已經迷醉了。

“不要,今晚不要!”喬靈希強扯了一縷理智。

厲庭州卻伸手,托起了她雪白下巧的下巴,薄唇已經迫不及待的吻了上來。

“你知道嗎?女人往往都是口是心非,嘴上說不要的時候,往往心裡想要的很!”厲庭州故意曲解她的話意。

喬靈希腦子震出一片的空白,她簡直太佩服厲庭州了,似乎什麼話跑到他的嘴裡去,都聽著讓人覺的不正經。

“我纔不是呢,我冇有!”喬靈希懊惱極了,覺的這個男人還真是太壞了,用這種辦法來激她。

厲庭州看著她生氣了,那白晰的俏臉上暈出一片豔麗的色澤,越發的迷人若迭。

“好了,不逗你了,睡吧!”

厲庭州知道好現在工作比較忙,而且,下了班,又忙了一桌的晚飯,肯定是很累了,隻是,想要逗玩她的心,真的停不下來,誰讓這個小女人的脾氣,一點就著呢?

喬靈希美眸一喜:“真的?”

“怎麼?被我要,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嗎?”厲庭州見她竟然一臉驚喜的表情,瞬間不滿,沉了臉色。

“不不不,很愉快,真的!”喬靈希可不敢再惹怒他了,要知道,惹了他的後果,絕對是她承受不起的。

這一夜,喬靈希窩在男人的懷裡,睡的很沉,而且,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從夢境中醒過來,喬靈希莫名的有一些罪惡感。

她竟然夢見了自己的高中時代,夢見自己又孤單的一個人在校園裡閒逛,然後夢到了那家圖書館,以及陪著自己一起等雨停的譚景林。

天啊,她怎麼會做這種夢?

難道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

喬靈希有些心虛的瞟了一眼浴室,聽到裡麵有水聲,她相信應該是厲庭州起床了。

幸好,他並不知道自己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

厲庭州走了浴室,看到喬靈希剛起床,他低聲道:“我送孩子們去學校,你自己開車去上班了。”

“現在幾點了?這麼晚了?那孩子們的早餐……”

“不必擔心,我讓楚延帶了早餐過來的,一會兒讓孩子們到車上解決了。”厲庭州輕笑起來。

喬靈希有些自責道:“都怪我,睡的太晚了。”

“你一會兒自己做點早餐吃吧,不要餓著肚子去上班。”厲庭州交代完之後,就開門出去了。不一會兒,門口探進來兩顆小腦袋,喬靈希更加的無地自容了,原來兩個小傢夥都起床了,厲庭州已經替他們把衣服都換好了。

喬甜甜的頭髮也紮成了一個馬尾,喬靈希看著,真心覺的太為難厲庭州了,

竟然連女兒的頭髮都會打理了。

“媽咪,我們要去上學嘍!”喬甜甜朝喬靈希揮動著小手,調皮又可愛。

喬靈希隻好叮囑道:“你們兩個好好聽老師的話。”

“媽咪放心,我們不會闖禍啦!”喬陽陽立即回了一句。

喬靈希開著她那輛很拉風的限量款跑車去了公司,今天依舊有不少的工作等著她,中午十一點多,喬靈希忙的暈頭轉向,突然看到小助理推門進來,手裡拿了一束花:“喬總監,有人送過來給你的,我代你簽收了!”

喬靈希抬眸看了一眼,發現竟然是一束很漂亮的鬱金香,喬靈希愣了一下,第一個感覺,這花應該不是厲庭州送來的,他前天才送來一大束玫瑰花呢。

“喬總監,你……你怎麼這樣盯著我啊?是不是我不應該替你簽收這花?”小助理見喬靈希盯著她發呆,把她給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做了什麼惹她生氣的事情。

喬靈希趕緊搖了搖頭:“不是,拿過來給我看看,誰送的?”

“這上麵有一封信,裡麵應該會寫清楚的,你看看!”小助理趕緊把信件放在她的麵前,然後又問:“這花我替你拿個玻璃瓶養起來吧。”

喬靈希正焦急的想要拆開看看那信件裡裝的是什麼,小助理的問話,她也冇有認真聽,隻習慣性的點了點頭。

小助理立即就轉身去找玻璃瓶子了。

喬靈希打開了信件,發現裡麵竟然放著一張邀請卡,是一張畫展的邀請卡。

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響,果然,她猜的冇錯,是譚景林送過來的。

卡片的後麵寫了一行字。

“消失六年,難道不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喬靈希看著這段話,再聯想了一番昨天譚景林臉上那一閃而過的憂鬱,她用力的拍了一把腦門。

真傻!

她到現在才反映過來,可是,真的太意外了,難道譚景林在高中的時候是喜歡自己的嗎?

這怎麼可能呢?他們並無交集啊。

喬靈希看了一眼那邀請卡上的時間,竟然就是今天晚上六點半。

她要去嗎?

喬靈希真的很為難,她其實是不想去,也不敢去的。

可是,如果不去跟他把話說清楚的話,真擔心他會一直誤會下去,越陷越深,到時候,就真的傷害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