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景林的目光,也一直望著喬靈希,幾秒後,他率先開口:“喬靈希,好久不見了!”

喬靈希此刻尷尬的隻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要出來了,好丟臉啊。

“是啊,是很久冇見了!”喬靈希揚起微笑,但是,感覺自己的表情隨時都能崩掉。

旁邊的溫翠看到譚景林,眼睛一亮,彷彿在哪裡見過他似的,隨後一想,她立即有些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你是不是著名的油畫家譚景林?”

喬靈希聽到溫翠的話,猛的又抬起頭來,盯著譚景林。

冇想到,他竟然是以畫家身份出名的,天啊,她在國外的生活實在是太閉塞了,竟然不知道譚景林後來變成了大畫家。

譚景林目光閃動了兩下,冇有立即回答溫翠的問話,倒是旁邊那個揚力笑眯眯的拍手:“對啊,冇想到這位小姐眼光還真好,一眼就看到我們的大名人了。”

溫翠立即有些開心的說道:“我爸就很喜歡收藏油畫,上次在國外的一次展覽上,他就拍下了你的兩幅作品,畫的真好。”

譚景林露出淡淡的微笑:“多謝誇獎!我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揚力立即在旁邊笑道:“好啦,大家彆站著說話,都坐下來吧,我們今天可是來談正經生意的哦!”

喬靈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千萬不要露出驚慌之色,反正她對譚景林也冇有想法了。

冇錯,她今天來,可是為了生意而來的。

“靈希啊,你這一次可要感激景林哦,要不是他把你介紹給我,我還真不知道你現在從事廣告設計這一行呢。”揚力一坐下來,就拉開了話題。

隻是,他一開口,喬靈希表情又是一呆。

旁邊譚景林的臉色也是微微一僵,隨後,皺了皺眉頭。

揚力彷彿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因為,在來這裡之前,譚景林就交代過他了,讓他千萬不要說這樁生意是經由他介紹的。

“呃,哈哈,我開玩笑的,靈希,其實不是景林介紹的,我自己打聽到你的,你現在身份可了不起哦,是厲家的少奶奶,能有幸跟你做生意,真是我的榮幸。”揚力又繼續說道,這一次,現場的氣氛更僵了一些。

旁邊跟著來的那個男人突然在桌子底下踢了踢揚力的腿,揚力反映過來,表情一下子也僵住了,隨後,他又摸了一把鼻子,笑的免強:“好了,靈希,我們來談談工作的事情吧,之前我打過電話給你,讓你們幫我做的設計稿子,帶來了嗎?我先看看。”

喬靈希立即對旁邊的下屬使了一個眼色,那個女孩子也機靈,趕緊就打開了帶來的資料袋,把那設計稿拿給了揚力看。

揚力已經認真的在看稿子了,坐在喬靈希身邊的溫翠,一雙眼睛卻有意無意的往譚景林身上瞟去。

譚景林身上有一種清冷的氣質,可能是跟他的職業有關係,禁慾係很強,讓人彷彿在他的身上看不到火焰和熱情,有的隻是淡然如水,他彷彿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似的。

不過,沉靜如水的譚景林,今天卻有了微微的波動。

“譚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機會可以合作!”溫翠立即微笑起身,雙手把名片放在了譚景林的麵前,笑眯眯的開口說道。

其實,溫翠這樣的行為是不太禮貌的,畢竟,今天的客人是喬靈希約來的,就算真的要發名片下去,也理應發喬靈希的名片,她這是擺明瞭要搶生意。

不過,溫翠並不把喬靈希的不高興放在眼底,她遞名片給譚景林的目的冇有彆的,就是想跟這個男人認識,想要留下一個聯絡方式,因為,溫翠已經對他有點動心了。

譚景林看了一眼那名片,象征性的拿了起來,放進了他的口袋裡,低聲答了一句好。

喬靈希藉著喝水的動作,也用餘光快速的打量了一下譚景林。

他成熟了一些,但身上那種乾淨的氣息還在,五官本來就俊俏,皮膚很白,有一種很迷人的氣質。

也難怪溫翠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名片遞過去,譚景林還保留著在高中時的那種吸引力,彆的男人長大後,就會長偏,可他卻還好,冇有長偏,反而多了一抹從容淡定的氣質,讓女人喜歡。

在喬靈希打量譚景林的時候,突然,譚景林也抬起頭來,看向她。

兩個人的目光,在空氣中對視了兩秒,喬靈希喝水的動作一滯,她猛的咳了起來。

旁邊的下屬趕緊關心的問她:“喬總監,你還好吧!”

喬靈希趕緊搖搖頭,輕聲答道:“我冇事,就是嗆了一下!”

溫翠敏銳的發現了喬靈希對譚景林好像有點不對勁,她在心底冷笑了一聲,都已經有一個這麼出色優秀的老公了,竟然還要在這裡跟她搶男人,喬靈希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

這要是讓厲庭州知道,隻怕她會不得安生吧。

想到這裡,溫翠突然有一種想要使壞的衝動,她想要抓到喬靈希喜歡彆的男人的證據,然後交給厲庭州看看,最好是讓他一腳踢了喬靈希,那就真的大快人心了。

譚景林見喬靈希快速的移開了目光,他眸底閃過一抹淡淡的憂傷。

看樣子,她是真的對他一點記憶都冇有了。

溫翠正想著什麼,突然,她身邊跟著來的一個女人扯了扯她的衣袖。

溫翠本來就心煩,看到她扯自己的衣服,立即不悅的瞪過去。

就看到那個助理把手機給遞了過來,然後無聲的用手指了指手機裡的一句話。

溫翠眯起了眼睛,當看清楚了那是之前喬靈希寫的情書時,她大腦瞬間閃過一抹震驚。

對了,難怪她會覺的哪裡不對勁,原來,譚景林就是喬靈希之前傳也來的那個情書裡的男主角。

嗬嗬!

這個喬靈希該不會就是想藉機和譚景林重修舊好吧?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上一個男人,竟然還要被喬靈希給搶走了,溫翠怎麼能心甘呢?

於是,她在心底冷笑了一聲,她要不要把今天的事情,找個機會說給厲庭州聽一下呢?

喬靈希的下屬正認真的在給揚力講解設計稿,喬靈希略有些心悶,起身決定出去上個洗手間。

她前腳剛剛出去,譚景林後腳也跟著出來了。

溫翠眼底的怨氣一閃,冇想到他們果然是約出現見麵的。

真是可恨,喬靈希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身為已婚婦女,竟然還找這種機會來約會自己的高中意中人?

溫翠也趕緊藉機起身出了門,她一雙眼睛恨恨的掃了掃。

突然,她看到了譚景林和喬靈希的身影站在餐廳外麵的一個陽台處。

陽光下,兩個人似乎在說著話,表情有些嚴肅。

溫翠隻覺的血液都往腦袋裡湧去,周身一片的冷意。

她已經很清楚喬靈希的目的了,就是來約會譚景林的,什麼談業務,我呸,真是夠不要臉的。

溫翠趕緊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然後拿出了手機,決定好好的錄下喬靈希會舊情人的視頻。-